凤凰花开 世纪流芳——从厦大捐赠文化视角探寻“嘉庚精神”百年传承

  • 2020年08月14日
  • 捐赠故事
谨以此文向近一个世纪以来热力支持厦门大学创办、建设与发展的海外华侨、社会贤达和广大校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诚挚的感谢!

8月10日,《人民网》及《人民网海外版》全文刊载我校《凤凰花开,世纪流芳——从厦大捐赠文化视角探寻嘉庚精神百年传承》一文;《人民日报海外版》也以《“嘉庚精神”传承民族品格,捐赠文化凝聚厦大力量》为题进行节选登载。

谨以此文向近一个世纪以来热力支持厦门大学创办、建设与发展的海外华侨、社会贤达和广大校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诚挚的感谢!

在中国近现代教育发展史上,有颗璀璨的明珠屹立在东南之滨。她的天然环境钟灵毓秀,她的人文情怀深沉宽广,她的文化底蕴淳朴厚重,她的创办历程波澜壮阔,她的内在精神源远流长,她——就是被誉为“南方之强”的厦门大学,中国第一所由华侨兴建的综合性大学。作为百年学府缔造者,陈嘉庚先生立校甫始便将“公、忠、毅、诚”高尚品格和“兴学报国”爱国情操融入厦门大学精神血脉,沉淀为世代流芳的人文基因。习近平总书记高度赞扬“嘉庚精神”,认为陈嘉庚先生以国家和民族为重,“深怀爱国之情,坚守报国之志”“是侨界的一代领袖和楷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陈嘉庚先生等前辈先人的毕生追求”。

受“嘉庚精神”感召,近百年来,一批批爱国华侨、社会贤达和厦大师生捐资兴学,永续接力,图振中华,书就了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一代代“厦大人”发愤图强,前赴后继,蔚然成风,谱写出壮丽恢弘的大爱华章。漫步中国最美大学校园,徘徊亭台楼宇,瞻礼名人雕塑,品读石刻碑铭,宛若徜徉于捐赠文化历史博物馆。每一片砖瓦、每一寸草木,都倾诉着感人至深的捐赠故事,见证着深沉炽热的爱国情怀。正如厦大的校花凤凰花,浓郁端庄、坚毅奔放、花开两季、热烈明艳的自然属性,天然契合了“厦大人”精神内核:赤诚报国,感恩传承,自强不息,追求至善。


一 胸怀祖国 矢愿宏图

(1921年-1937年)

16载,是历史长河的一瞬,却是厦门大学从无到有的关键年轮;16载,承载了陈嘉庚先生创办实业的全部所得,凝聚了他报效祖国的满腔情怀;16载,陈嘉庚先生以其人格魅力带动诸多南洋侨贤并肩同行,捐献爱心,共襄教育报国伟大壮举;16载,锤炼了厦大止于至善的文化筋骨,铺就了厦大自强不息的发展鸿基。

图|陈嘉庚先生

“发了财的人肯全拿出钱来办教育的,只有陈先生!”黄炎培称赞的正是陈嘉庚先生。他在国内外创办或资助学校达119所,一生投入教育事业超过1.5亿元(当时普通岗位月收入2元),是蜚声世界的著名教育家。他,1874年出生于厦门集美,少时入私塾,受过中国传统道德教育,对岳飞、文天祥、郑成功等尤为崇敬。他17岁下南洋从父经商,凭借着诚毅果敢和长袖善舞,从借款7000元起步,奋发图强,成为菠萝“苏丹”和橡胶大王,富甲一方,驰名中外。他“志怀祖国,希图报效”,深感“以四万万之民族,绝无甘居人下之理”,抱着“教育为立国之本,兴学乃国民天职”信念,于1919年在家乡慷慨认捐400万洋银创办厦大,其中,100万元作为筹办费用,300万元作为经常费用,这是其实业所积全部家财。他1921年创办厦门大学,以“研究高深学问,养成专门人才,阐扬世界文化”为宗旨,期望“能与世界各大学相颉颃”“为吾国放一异彩”。

图 | 厦门大学思明校区群贤楼群(创校时期)

受后来世界经济危机冲击,实业不振,他“宁可变卖大厦,也要支持厦大”,先后出售橡胶园、公司股本和三座豪华大厦,苦撑厦大运转;企业破产后受雇英企银行,他索要4000元月薪,维持厦大办学;1937年,迫于经费不济,无偿将厦门大学捐献给国民政府。“财自我辛苦得来,亦当由我慷慨捐出。”他以高尚人格建立起一座爱国兴教、倾资办学的巍巍丰碑,彪炳史册,光照后人。

图|厦门大学早期大礼堂(群贤楼)

受陈嘉庚先生公忠报国赤诚感召,一批爱国华侨仗义襄助,热力支持创办厦大。胞弟陈敬贤先生与家兄勠力同心,同向同行,不幸积劳成疾,英年早逝,被尊称“二校主”。学校建有“敬贤楼”“敬贤亭”,永远缅怀其为厦大创建做出的卓越贡献。黄奕住、曾江水、叶玉堆、李光前、黄廷元、陈六使、陈延谦、李俊承、殷碧霞等南洋爱国华侨及新加坡群进公司,于20世纪20年代末陆续捐赠经费20万大洋,匡助厦大建设。1936年,李光前、陈六使各捐5万大洋,陈延谦、李俊承各捐5000大洋,资助陈嘉庚先生购买400英亩树胶园,每月入息2000大洋作为厦大基金。“黄君奕住,慷慨相助有益图书,其谊可著”“曾君江水,为尊者寿,慷慨相助图书,以富范畴题署”。陈嘉庚先生在群贤楼廊厅躬题碑文,铭记侨界贤达热力捐输厦大不朽功勋。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博士林文庆先生既是陈嘉庚先生引路人,又是其忠实追随者。他放弃高官厚禄,毅然出任厦门大学校长16年,协助陈嘉庚先生建校舍,揽名师,制校规,审校训,定校歌,为厦门大学发展不遗余力。他把诊病所得、全年薪俸、以及夫人私房钱全部捐给厦大充作办学经费,并两次亲赴南洋为厦大募集善款。临终前,他更是立下遗嘱,将鼓浪屿别墅和五分之三的个人遗产捐赠厦门大学。在陈嘉庚先生创办厦大艰难时期,他们在逆境中坚守正义,彰显了人格伟大和道德高尚。如今,陈嘉庚、陈敬贤、林文庆、李光前等先贤雕像均矗立在厦门大学各大校区,成为学校开展感恩文化教育的重要载体。

图|陈嘉庚、黄奕住、曾江水、李光前、陈六使、陈延谦、李俊承、林文庆、殷碧霞等南洋侨贤

 

二 内迁闽西 烽火南强

(1937年-1945年)

8年,中华儿女熬过日寇铁幕笼罩的暗夜,迎来光明;8年,厦门大学内迁闽西,弦歌不辍。期间,陈嘉庚先生心系民族安危,全力支援祖国抗战,提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著名提案;他发动海外侨胞捐资国内超过15亿元,组织3000多名“南侨机工”回国服务;他回国慰劳,走进陕北,坚信“中国的希望在延安”;他被公认为二十世纪最伟大华侨领袖。“厦大人”铭感陈嘉庚先生无疆大爱,在山城长汀破土扎根,开枝散叶,坚忍不拔,自强办学,展现了民族存亡之际的爱国操守与救国信念。

追忆那段苦难辉煌的岁月,“厦大人”不会忘记漳州校友勇力护持,江河阻绝,关山难越,厦大龙溪同学会全力做好母校师生中转接待和物资转运,功不可没;“厦大人”不会忘记长汀人民无私帮助,捐校舍、献寝室、送米菜,与厦大师生患难与共,风雨同舟,结下深厚情谊;“厦大人”不会忘记一批学高身正的硕彦鸿儒奔赴厦大,奋发图强,共创荣光。

图|萨本栋先生

 

萨本栋先生正是典型代表。

1937年7月6日,怀着对陈嘉庚先生的仰慕与崇敬,萨本栋先生毅然道别清华大学,出任国立厦门大学第一任校长。他带领师生内迁长汀,使厦门大学成为粤汉铁路线以东最靠近战区唯一国立大学;他克己奉公,励精图治,面对“国、省库经费迄未领到”的窘境,带头按三成五支领薪俸;他改装“专车”发动机,照亮山城校园,号令厦大师生“未到‘最后一课’的时候,应加紧研究学术与培养技能”;他延揽名师,厦大时任教授51人,有47位来自清华;他推行通识教育,要求教授上基础课,开国内高校先河。烽火中的厦大师生迸发出了别样的奋斗激情,形成了勤奋、朴实、严谨、和睦的优良风气,在教育部组织的两次全国学业竞赛中蝉联桂冠,赢得了“南方之强”的美誉,被赞为“东南最高学府”、“国内最完备大学之一”。萨校长竭诚奉公,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身染重疾,1949年罹患胃癌,不幸早逝。他用钢板支撑劳累积痺的腰,更是用诚敬和智慧挺起南强学府坚强不屈的铮铮脊梁,用青春和生命谱写厦门大学“自强不息”的汤汤华歌。为缅怀萨本栋校长功德,厦门大学将其陵园永久设立在主校区,以资纪念。

图 | 萨本栋校长与陈嘉庚先生(上)、萨本栋校长与学生在长汀(下)

硝烟下的长汀岁月磨砺了厦大师生意志,淬炼出一大批品正学高的优秀学子,他们铭记陈嘉庚先生和萨本栋校长恩义,毕业多年后,始终惦念厦大,不忘回馈母校。“我一生最为欣慰的是我的名字排在教师行列里。假如有来生,我还要当个教师。”百岁高龄的1941级校友潘懋元先生,倾力襄助厦大教育事业,崇教八十五载,桃李满天下;“人在天堂,钱在厦大。我会在有生之年竭尽所能地为母校做出一份贡献。”1944级台湾校友周咏棠先生一生持续捐助厦大,2020年97岁高龄的他为献礼百年华诞再做贡献;“本来想等到母校百年校庆的时候,再捐出这笔钱为母校献礼,但是我怕等不到那一天了。”1944级校友纪华盛先生把20多年积蓄全部捐给厦大母校;“萨本栋校长的其言其行及学校员工在长汀时期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成为我后来做人做事的不竭动力。”1943级菲律宾校友邵建寅先生感念萨校长师恩,捐建萨本栋微机电研究中心大楼“亦玄馆”,捐修校友之家“怀贤楼”,还成立多项教育基金;1944级校友丁政曾、蔡悦诗伉俪为母校建成“建文楼”“颂恩楼”;1941级香港校友黄保欣、吴丽英伉俪捐建“保欣丽英楼”;香港校友黄克立先生捐建国际会议中心“克立楼”。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众多老校友还捐设奖教金、奖学金、助学金、教育发展基金,以力所能及的方式回报母校栽培,传承“嘉庚精神”。岁月蹉跎,记忆永恒,厦门大学已成为长汀时期老校友心中永远的精神家园。


三 翁婿同心 前赴后继

(1949年-1956年)

7年,新中国如东方红日冉冉升起,中华民族掀开新的历史扉页;7年,翁婿联手,践行教育报国初心,用如椽大笔为厦大擘画新姿。1949年,陈嘉庚先生应毛泽东主席邀请回国参政议政,出席开国大典,担任国家要职,后婉拒中央挽留,回归故里,接续兴学夙愿,弥补其“为善不终、贻累政府,抱歉无似”之缺憾。

图|李光前先生

身为乘龙快婿,李光前先生与岳父陈嘉庚先生同心同德,创办实业,教育报国,厦大初创便给予经费支持,困厄之际更襄助渡过难关,私立后期实为主要经济支撑。1950年11月,李光前先生划拨巨款交由陈嘉庚先生修复被敌机炸毁的厦大校舍,并予扩建。“华侨无偿捐赠之钱来之不易,要节约使用他们的捐款,处处为多盖房子、盖好房子着想,发挥投资的最大效益。”陈嘉庚先生特地成立建筑部,招收闽南各地石匠、木匠、泥水匠1000余人,先后设立510个基建工场;石料就地开凿,木材山区采购;无物可代的钢筋、水泥和小五金,方从香港进口;亲赴漳州市龙海市榜山镇平宁村产地,特别烧制带有榫卯结构橙红色瓦片,以应对台风等灾害天气,后人称之为“嘉庚瓦”。陈嘉庚先生从设计、绘图、备料至施工,事必躬亲,一丝不苟,风雨无阻。从1950年至1955年,扩建新校舍共计25幢,建筑面积59057平方米,使用面积38365平方米,使得厦大建筑总面积较之先前扩增一倍。沐浴着新中国丽日和风,一座座红砖绿瓦、白石朱顶的高楼在厦大校园崛地而起,耸立于雄伟的五老峰前、秀美的鹭江水畔,成为厦门大学独具特色的文化标识。而凝聚着陈嘉庚先生报国情怀的“嘉庚瓦”,也成为厦门大学特殊文化意象。

图 | 陈嘉庚先生视察上弦场建设工地

为纪念李光前先生功绩,陈嘉庚先生以其祖籍福建省南安县芙蓉乡的县、乡、村名及其哲嗣芳名命名新楼,永铭贤婿爱国荣乡、热心公益雅量高风。建南楼群、芙蓉楼群、南光楼群和上弦场均已成为厦门大学标志性建筑,“南光”“国光”“丰庭”“成义”“成智”“成伟”“竞丰”等楼宇均已成为厦门大学经典文化符号。厦门大学因为这对翁婿的同心协力获得了奋发进取的新基业。

图|厦门大学建南楼群(上世纪50年代)


四 比肩增华 聚爱厦大

(1979年-2005年)

26年,斗转星移,万物乾坤,改革春风吹遍中华大地,东方巨龙迎来蓄势腾飞蓬勃姿态;26年,国门大开,四海交融,众多爱国华侨、港澳同胞追寻陈嘉庚先生足迹,用一笔笔慷慨捐赠共谱心怀桑梓、爱国荣校的交响。

作为李光前先生后裔,新加坡“李氏基金”李成义、李成智、李成伟昆仲,继承先辈善德,捐资兴教,比肩增华,续助厦门大学教育事业。上世纪90年代,陆续捐赠巨资修缮建南楼群和石板路面,使其旧貌焕然一新;接续捐资建设厦大李光前医学院、陈爱礼国际护理学院,实现陈嘉庚先生心愿,完成林文庆校长未竟事业。 

图|思明校区远眺(上)、思明校区嘉庚楼群(下)

香港、新加坡、菲律宾、印尼等地华侨、校友也纷纷聚爱厦大,增光添彩。香港实业家邵逸夫先生捐建国际学术交流中心“逸夫楼”,钟宝玉姊妹捐建“钟林美广场”,钟江海昆仲捐建“钟铭选楼”,施子清先生成立“施子清中青年教师培养基金”,王少华校友捐建“王清明游泳馆”,吕振万先生捐设“厦门大学吕振万书籍出版基金”;菲律宾校友佘明培先生捐建“明培体育馆”,桂华山先生捐建电子显微镜实验楼“桂华山楼”,许自钦先生捐建学生活动中心“自钦楼”,洪文炳先生捐建“祖营楼”,蔡清洁先生捐建海外教育服务中心“蔡清洁楼”;新、马华侨李成枫后裔捐建“成枫楼”和芙蓉湖畔《陈嘉庚先生与学生们》铜雕像群;印尼华侨李文正先生捐建医学院“李文正楼”,林联兴先生捐建留学生教学大楼“联兴楼”;台湾名誉校友张子露先生捐造西村校门;日本华侨陈德仁先生捐设“陈德仁厦门大学育才基金”。此外,福耀集团捐设“福耀厦门大学教育发展基金”;厦门市26家外经贸企业捐立“厦门市外经贸厦门大学教育发展基金”,并以基金收益建成“基金楼”。厦门大学医学院基金汇聚了新加坡李氏基金、香港实业家吕振河先生、印尼实业家李尚大先生、新加坡实业家黄大梁先生、新加坡实业家杜财顺先生等慈心大爱。海内外华人华侨、各地校友会校友、企事业单位、社会爱心人士争相捐助发展基金、奖教学金和设备物资。林林总总,蔚为壮观。

图 | 厦门大学思明校区芙蓉湖

这些大爱善心与“嘉庚精神”共同凝聚成爱国荣乡、教育报国的滔滔江水,渗透于厦大每一寸土地,滋养着校园每一棵树木花草。


五 继往开来 薪火相传

(2006年以来)

曾经,嘉庚先生倾资办学,为国储才;而今,社会各界感念高义,薪火续传。伴随着新纪元的开启,厦门大学培养的时代精英迅速崛起,与众多社会爱心人士一道,追忆陈嘉庚先生雄心壮举,反哺厦大,奉献国家。积水成渊,聚沙成塔,在广大校友、社会贤达持续捐助下,厦门大学定基“思明”,牵手“漳港”,拥抱“翔安”,开拓“马来”,反哺南洋,启航“嘉庚”,形成了凤凰花开、五瓣同祥的恢弘格局。

 

图|厦门大学漳州校区

一座座楼宇倾注着浓浓大爱,一片片砖瓦镌刻着殷殷深情,一项项基金承载着款款热忱。自2006年厦门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以来,各类社会捐赠纷至沓来,不计其数。新加坡李氏基金持续资助我校医学院和护理学院建设,成为纵贯学校每个发展时期最坚定颉颃者;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先生捐建翔安校区德旺图书馆,并成立“曹德旺奖学奖教基金”; 1982级国贸系校友肖恩明先生襄助母校建成“科学艺术中心”;华厦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苏庆灿先生资助建设翔安校区“爱秋体育馆”,成立教育基金助力母校发展;正祥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富立先生大力支持翔安校区建设;旭辉集团董事长林中校友巨资支持母校建设;阳光集团董事局主席林腾蛟先生资助学校人工智能、金融、环保等学科及人才培养;社会各界的捐助犹如涓涓溪流汇爱厦园,聚成波光潋滟的“思源谷”,润泽着一代又一代厦大师生的心田。

图 | 厦门大学翔安校区(夜景)

“厦大人”对母校的这份眷恋不仅影响着一代代厦大学子,也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一个萤火虫的光是微弱的,但无数个萤火虫在一起,就能发出明亮的光,温暖这个世界。”我校1952级生物系校友林毅雄86岁遗孀徐明慧教授在家人陪同下奔波16小时,于2018年4月1日深夜来到厦门大学,用她出售自己和先生的私人房产,扣除养老院费用后的全部余款,捐设“林毅雄育人基金”。

“希望这笔捐款能让丈夫回报母校的愿望得以实现,让他对母校深切的爱得以延续。”厦门大学1945级台湾校友蔡祖枚79岁遗孀蔡王琼璎女士整理丈夫遗物时发现其珍藏着许多厦大物品,不禁潸然泪下,当即决定把丈夫全部退休金如数捐赠厦门大学,成立“校友励学金”。

1986年,佘施淑好女士与丈夫、厦大校友佘明培先生为学校建成第一所现代化综合室内体育馆“明培体育馆”。2012年,佘施淑好女士再次捐资为翔安校区建成现代化游泳馆“佘明培游泳馆”,接续丈夫对母校的一往深情。

受父亲对母校的情谊感染,陈卿卿、庄中贤伉俪于1982年以父亲陈掌锷校友名义为厦大捐建“华侨之家”,并增资扩建;又于2007捐立“陈掌谔博士奖助学金”,用儿女的善心圆满了父亲对厦大的挚爱。

1941级林言校友之子林遵瀛先生,感怀父亲对厦大眷念之情,于2017年在厦门大学设立“林言校友励学金”,报答父亲养育之恩,延续父亲对母校的深情厚谊。

2008年,年仅17岁香港中学生杨容容把从小学到中学所获全部奖学金、竞赛奖金捐赠厦门大学,奖励家境贫困优秀学子。这份善举,源于其母劳敏校友的长期影响,也源于她自幼对厦门大学和陈嘉庚先生的满怀敬仰。

图|厦门大学思明校区鸟瞰图

走进新时代,“南强学子”陆续崛起,捐助厦门大学的新生力量风起云涌,层出不穷。来自工商界、企业界、金融界等社会各界“厦大人”德业并进,百花齐放,感恩图报,络绎不绝;又有1979级国贸系全体同学、1986级“凤凰花季”、1988级校友联谊会、EMBA2013级全体校友、厦大全球金融校友联合会等以集体名义成立专项基金,奉献爱心,传承荣光,汇成爱校荣教的滚滚洪流,襄助厦大建设与发展。

一份份真情与善心,擎起一幢幢高楼和大厦,结出一片片丰硕成果。思明校区内,德贞楼、庄汉水楼、林梧桐楼等秀立芙蓉湖畔,辉映山海之间;翔安校区里,爱礼楼、文宣楼、椭圆楼、学武楼、坤銮楼、庄瑾楼、和木楼、超珍楼、希平楼、金泉楼、跃进楼、林积灿楼、曾宪梓楼、黄朝阳楼、周隆泉楼、南存钿楼等层见叠出,花团锦簇;满载着众多校友款款深情的全球顶级科考船“嘉庚”号2016年起锚入海,探秘深蓝,迎风远航,破浪前行。厦门大学正朝着陈嘉庚先生一百年前描绘的宏伟蓝图阔步迈进。

图|“嘉庚”号科考船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承载着“厦大人”的满腔赤诚,厦大马来西亚分校正式办学,这是一个世纪以来,厦门大学感恩文化的具体实践与成果,是中国公立大学走向海外办学的先行者,是践行“一带一路”战略的排头兵。其办学结余将分文不取,全部用于马来西亚分校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这是“厦大人”对陈嘉庚先生创业之地的历史性回馈,这是厦门大学对南洋侨乡的庄严承诺。“祖国的大学办到马来了,我们华人的子女再也不用漂洋过海到别处求学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华侨热泪盈眶。这一盛事赢得了东南亚侨界普遍赞誉,海外侨贤踊跃捐资,慷慨助力,郭鹤年先生捐建“百姓大楼”,李深静先生捐建“深静楼”,杨忠礼先生捐建“忠礼楼”,戴良业先生捐建“戴良业楼”,陈春华先生捐建“陈华春音乐厅”等,一座座高楼在厦大马来西亚分校拔地而起,为来自世界各地的莘莘学子撑起了读书、科研的静谧与安宁。

图 |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

各样的捐赠故事,诉说同样的情怀,同样的思源奉献,汇成一首大爱的歌。“嘉庚精神”已植根“厦大人”灵魂深处,如同火红的凤凰花,在一代代存善心、乐善行的爱国华侨、社会贤达、厦大校友及亲人身上绽放出美丽浓艳的光彩。一桩桩饱含深情的善心义举永铭厦大发展史册,为广大师生代代颂扬。


六 嘉庚精神 民族光辉

前半生兴学,后半生纾难;是一代正气,亦一代完人。陈嘉庚先生心系中华,公忠报国,为辛亥革命、民族教育、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建设做出了卓越贡献。1945年抗战胜利后,毛泽东主席称誉其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为纪念诞辰110周年,邓小平同志又为其亲笔题写“华侨旗帜,民族光辉”。他崇尚节俭,公而忘私,常言“正当之用,千金慷慨;无为之用,一文宜吝。”临终前将334万存款全部献给公益事业,没留一分钱给子孙后人。他1961年8月12日在北京病逝,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亲自执绋,灵柩运回家乡,安葬集美“鳌园”。为纪念陈嘉庚先生光辉人生,中国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第2963号行星命名为“陈嘉庚星”。“嘉庚精神”与天地并存,与日月同辉。

图|陈嘉庚先生和毛泽东主席

感恩教育是厦门大学醇厚久远的办学传统,是厦门大学独特魅力精神特质的历史彰显。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说:“‘嘉庚精神’赋予厦大鲜亮的爱国底色,是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的不朽丰碑,是全球校友共同的文化基因,传承‘嘉庚精神’是以一流的文化增强师生的认同感、归属感、荣誉感,提升校友的凝聚力、向心力、创造力,必将汇集成建设一流大学的磅礴力量。”作为感恩的节日,悠久的校庆传统贯穿百年来的每一个时期,即便是最为艰难的长汀岁月也从未间断;清明祭扫,感念先贤,为先辈树碑,为贤达立传,感怀恩泽;“嘉庚奖”“南强奖”的颁授,铭记功绩,激励后人;新生入学的第一堂课,毕业典礼的临别寄语,呼唤传承;校史馆鲜明的主题、“爱国、革命、自强、科学”四种精神的提炼、《嘉庚颂》《南强颂》《哥德巴赫猜想》《南强红笺》等文化精品的锻造,每个细节与具体实践无不记录着厦门大学对“嘉庚精神”的弘扬,浸润于厦门大学历史发展。厦门大学校长张荣说:“传承‘嘉庚精神’,让一代代‘厦大人’秉承感恩感怀之心、爱校荣校之情,用理想与信念不断汲取信心和力量,用创新与实践不断丰富其精神内涵,成为‘厦大人’不断前行,追求卓越的指引”。

图 | 陈嘉庚先生铜像

一砖一瓦筑成百年伟业,一花一木绘出绚烂春天。“嘉庚精神”是民族的,也是厦大的,是贯穿厦门大学百年历程的精神灵魂,是激励厦大师生勇往直前的强大力源。捐赠文化是“厦大人”一个世纪的习惯养成,是融进骨血的基因传承和内在品质。“嘉庚精神”与捐赠文化共同凝聚成厦门大学独特深厚的文化品格。

图|从五老峰凭眺厦门大学

木本水源,光前裕后,凤凰花开,世纪流芳。回眸历史,“厦大人”始终感怀陈嘉庚先生的初心宏愿,前仆后继,砥砺前行,形成了捐资兴学、公忠报国的优秀传统。展望未来,“厦大人”将传承历史荣光,弘扬“嘉庚精神”,传播捐赠文化,凝心聚力,踔厉奋进新百年、新征程。这份坚定执着如同火红的凤凰花,将与厦门大学春秋与共,世纪相伴。


(来源:厦门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