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他乡的日子——美洲岁月话沧桑

  • 2019年12月26日
  • 作者:苏林华
  • 浏览次数:
本文作者系1948年机电工程系校友

1927年2月我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祖籍则是古田县。因家父工作单位时常变更,也影响到我的居所及就学地点,故我常辗转于南平、永泰、永安、连城、漳州、厦门、顺昌洋口、长汀等地、处处为家,幸好都在福建省内。算到1948年为止,我在本省境内计待了21年,故中国福建是我的第一故乡!

1948年6月、我毕业于国立厦门大学机电工程系;9月份时、收到行政院资源委员会通知:分发我到台湾水泥公司。报到後、被派到其辖下之高雄水泥廠,從基层甲种实习员做起,二十年後、升到廠内一级主管工程课长职位。1969年初、调升到台泥公司辖下之竹东水泥廠为副厂长、厉三年半;繼调苏澳水泥廠为副厂长、又一年半;繼调升到台泥关系企业台湾士敏工程公司为机械部经理、出访中美洲巴拿马国,与其工商部长签订技援合约、助之兴建巴拿马国国营水泥廠。

我在台湾水泥公司工作26年後,应聘中国力霸公司为工务部经理,在宜兰县冬山乡兴建新水泥廠、历时三年又半。

1978年5月,应聘菲律宾康达水泥公司(Continental Cement Co.,Philippines),、担任其总廠长之职,为期一年。1979年之後半年,我在台北市怡岑水泥公司担任总工程师,为之策划花莲建廠事宜。

自1948年一月初到1979年12月底,这32年间,除了一年时间在菲律宾主持廠务外,其余31年时间全在台湾水泥界工作。----故台湾是我的第二故乡!

1980年一月初、我应聘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伯利恒市富乐国际公司(Fuller International Co., Bethlehem, Pennsylvania., U.S.A.)、美国移民局将我列入第三类技术移民配额内、我是以水泥专家身份应聘来美。----1980年1月8日、我自台北飞抵美国,在纽约甘乃迪机场入境,开始了我那“远在他乡的日子”。

次晨搭灰狗汽车(Greyhound Bus),路經新泽西州,抵达宾夕法尼亚州爱伦镇(Allentown,Pennsylvania)。我的台泥老前辈江定一、曹守敬两位已在汽车站等候,送我到预订之旅馆。第二天我就到富乐公司报到、开始了我在美国的第一个工作,公司聘我为“高级企划工程师(Senior Project Engineer )“,工作性质是接受海内外水泥界委托,为之筹建新水泥廠、或扩建、或更新原有水泥廠。二月中,收到移民局寄来“永久居留证”(即“綠卡“)。工作五年多後,1985年11月初,得移民局通知,嘱我到美西洛杉矶、与五千多名綠卡持有者、同时宣誓为美国公民。是年11月20日就收到移民局寄来美国公民证书(Certificate of Naturalization),开始了我新的一天!。

到富乐公司任职之第三个星期天,我搭公路车到新泽西州费城,访厦大欧阳谧学长和与其夫人刘景昭学长,长谈之际,承他俩详告其美国經验。翌年(1981)春,其双胞胎女儿之一结婚,廣邀美东厦大校友前来观礼及聚宴,我自行驾车前往参加。按:照美国婚俗,婚礼是以女方为主,故在欧阳夫妇家中大廳举行。礼毕,欧阳谧兄请来宾各自开车到费城市区之一餐馆,自点牛排大餐、後欧阳学长赶到付賬。这种美式婚宴、颇为新奇别致。

当日厦大吴厚沂老学长单人自新泽西州搭公共汽车前来参加婚礼。在校时因他是名人,我当然知他,但他不识我,相见後才相知,遂开车带他去餐馆、餐后也送他回到汽车站,自此互通音讯。----按:他是厦大1946届毕业者,我则是1948届,他只比我高上两届,但其年龄却比我大上十多岁,原因在于他高中毕业後,先在各中学教书十多年、例如在长汀时,他是厦门大学大三教育系学生,就兼在长汀中学担任教务主任;厦大1946年毕业後,则在厦门双十中学担任校长。之後、他留学英国,学成後,到香港担任教育署督学之职; 移民美国後,为其夫人陈梅卿学长之兄陈霖先生在纽约市之”金字企业集团“里、主持“金国酒公司”业务。

2014年8月时、我写成《厦大美洲校友会三十年》一文,登在《厦大美洲校友通讯》上,对创立“厦门大学美洲校友会“之吴厚沂学长有此回顾性的报导:

厦门大学美洲校友会之前身是“厦门大学旅美校友会”,1984年11月在美国新泽西州成立。第一届理事长由1946年教育系毕业之吴厚沂学长担任、欧阳谧学长为财政理事(一年后由陈承煜学长接任)、葛文勋学长为文书理事。1984年2月经俄亥俄州批准为合法社团。1987年5月开始编印《厦门大学旅美校友会校友通讯》,到1994年第21期起,改刊名为《厦门大学美洲校友会校友通讯》,至今仍沿用此名称。

吴学长担任两届理事长,厉六年(1984-11-至1988-7-,及1988-8-至1990-7-)之久,到1990年8月时,由葛文勋学长接任第3届理事长,吴学长则为名誉理事长、长达十年。吴学长手创厦大美洲校友会,积极推动会务,功劳甚大。惜他于2014年7月20日病逝,得年一百岁。

欧阳谧学长是1944年厦大机电系第一届毕业生,他先留校为助教,繼到台湾水泥公司担任发电股长,後到英国留学,得博士学位後、在英国高压研究所任职,繼应聘到美国通用电力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为经理。其夫人刘景昭,1945年时在厦大机电系毕业,任助教一年後到台湾,先在高雄女中任教,欧阳学长离台去英後,她到台泥高雄廠任职,主管设计及管理制图事宜。景昭姐往英国後,我接任其职。之後我在高雄水泥廠担任设计股长十年,後升任工程课长、任职五年;1969年一月,我调升为台泥竹东廠副廠长,才离开高雄市。

欧阳谧学兄于2015年1月8日在美东新泽西州病逝,一年後、刘景昭学姐则在2016年1月11日也病逝,两人都享年九十岁以上。我在《美洲校友通讯》2018年9月出版之第66期上、以英文写一篇“My Memory of Ching-Chao & Mid Ouyang“为之悼念。

我在宾州富乐国际公司工作一年多後,1981年4月初转到宾州北部威尔克-巴勒(Wilke –Barre)处之“火神铁机公司“(Vulcan Iron Works, Inc.)为总工程师。主要任务是为水泥界设计新廠及更新旧廠 ,为时一年。

因Wilke-Barre冬、春均处于冰天雪地之境,使我抱病频频,故转到南加州洛杉矶之”Homes & Narver, Inc.” 公司担任高二级工程师 (即较“高级工程师“ 高上一级之职位)。---这是我在美国的第三项工作,不但天气合宜,且待遇也高出许多。只是过不久、我被派往中东沙乌地阿拉伯国Jubai工业区、办理海水淡化廠事宜。该国室外气温经年都在摄氏40度以上,好在是”乾热“而不潮湿,尚可适应。。

1984年时,我应联合国纽约办事处之聘,到中国北京国务院建材总局辖下之“中国水泥中心“及“天津水泥设计研究院”驻院讲学三个月;继而南下,到福州为 ”福建水泥设计研究院“讲学一个月。

1985年起,回聘富乐国际公司,担任其海外部中国地区经理,与中国国务院直属之国家建材局互动缤繁: 富乐公司一方面技术援助中国、助其发展水泥工业;另一方面、我则助富乐公司打开中国市场。例如:新疆水泥廠是先經国家建材局招标、富乐公司得标後,为之制供一台时产80公吨之大水泥磨机。其时,我代表富乐公司经常到北京洽公,每次出差、多须待上两三个月之久。固然在北京、其时我妹苏寄漳在煤炭部为高级工程师、有宿舍(按:她是厦大化学系1953年毕业生,其系主任就是担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之卢嘉錫博士),但因我是为富乐出差,故在北京、以住西苑饭店或香格里拉大饭店等处为宜。

1989年11月底、美国感恩节期间,我的厦大1948届级友、也是我英华高中同班同学的丁政曾、与其夫人1949届的蔡悦詩,此时都是泰国侨领。(按:他俩便是厦大嘉庚广场中央21层颂恩楼、及七层建文楼之捐楼人),忽发来一通电传电报(telex)邀我到泰,因他俩受托于另一泰国侨领廖汉渲氏、要政曾推荐一位在水泥界富有丰富经验者、为他主持兴建一座最现代化之大水泥廠。由于丁政曾兄与我在英华高中及厦门大学有过六年同窗、同宿舍之谊,知我在海内外水泥界有三十多年经验,故为我力荐,我遂应邀于美国感恩节假期间飞来泰国,与廖家首脑见面、並由政曾陪我到北标府参观预定廠地,繼与泰国侨领廖汉渲氏会面、知他拟在泰国北标府(Saraburi)处兴建一座最现代化之世界级大水泥廠,相谈後、廖氏家族认为我非常合适,即口头聘我为厂长,我回美後,立即收到他们电传送来正式聘书。(按:我到任一年後,就升我为资深副总经理兼廠长职)。-----按:我在泰国此“泰石油宝麟公司”(TPI Polene Co., Inc.)服务了17年又半期间、一直在北标府廠区坐镇,工作不分日夜,水泥廠成为我的家。我每日召开晨会,主持大计,即使到夜间,仍透过中央控制室了解实况,使全廠得以运转不息。

在泰国水泥廠最初六年间、即建成三套日产(平均)各8500公顿熟料之生产系统,其水泥生产能力已居全球之冠。总之,我在此十七年半期间、艰辛地负起此水泥廠之重大责任,直到2007年2月,我足八十岁时,才自请退休,在老板及员工热情欢送声中,7月初搭机返美。

有关我在泰国之水泥生涯,可在2009年12月份《厦大美洲校友通讯》第53期内《泰美岁月之回忆》一文中看到。现附上一张照片:是1996年时之泰石油宝麟公司水泥廠中心区全景,可见到其时三套旋窑系统之规模,但其周边许多配套设备,及矿山重型设备等都未在此照片内示出。

我离泰返美前,不但水泥公司当局及厂内员工都盛大欢送。即厦大泰国校友会也邀我到曼谷夜宴;并在”校友之家“内,由校友会永远名誉主席张永青颁发纪念牌、聘我为泰国校友会荣誉主席。-----(按:四位厦大校友合照中,左起为:曾心秘书长、苏林华、张永青荣誉主席、于翔秘书)。

到2019年年底,我回美已12年又半。最初,在两个女儿及一男儿家里、轮流住上一段时间。其後我照美国通例,在老人公寓内租屋独住。之後、次女中丽随夫搬到德萨斯州去;儿子中弘则因胰腺癌于2015年11月以53岁之年过世,现只长女中慧同在在洛杉矶境内,平素互通声息,如有大事、她均来协助。此外,我雇一名钟点工处理杂事,生活还算平稳。

我經常与海内外亲友、老同学、老同事们在电脑上联系,且常投稿《厦大校友总会网站》及其相应的《厦大校友通讯》、和《厦大美洲校友通讯》。

母校八十周年、八十五周年、九十周年、九十五周年校庆大典,我都应母校邀请参加。按:八十五年校庆时,我已89岁,校方要求:凡85岁以上者,须有亲人陪同到校,我就请在德州的次女中丽飞来洛衫矶一同出发。校庆开幕式时,凡85岁以上者、全被校方请上主席台。後年(2021年)4月6日是母校一百周年盛典日子,希望届时仍能前往参加!

去年(2018)9月底,应美洲校友会之邀、飞到旧金山参加“厦门大学美洲校友会2018双年会”,我由外孙女张洛萱陪同,9月28日飞抵旧金山,住进“旧金山湾区希尔顿旅馆”,也就是次日会场之所在地。母校特请张彦党委书记来美主持美洲校友会理事会换届典礼。次晨(9月29日)他进会场时,我即迎之、并合影。

典礼开始後有授奖仪式,由美洲校友会董事会傅志东理事长为我颁发“最佳贡献奖’,並为肖潇学长颁发”最佳服务奖“。後我致辞,以我新书《走进世界》封面图照上那句“厦门大学走进世界”作为重点。---由于其随後所有步骤都已在第69期《美洲校友会2018双年会见闻录》文内说明过,故现不重复。最后、由张彦书记作一总括性之致辞。 夜宴时,我将我书《走进世界》送给张书记;到了2018年12月9日时,收到他從厦门发给我一通电邮如下:

“在旧金山飞往上海的飞机上,我认真地拜读您的大作《走进世界》,深深地被书中的故事所吸引,同时也被您对母校厦门大学的炽热情怀感动。

您及时完成《美洲校友会2018双年会见闻录》,以精炼的文字和精美照片记录了这个重要的校友会活动。不仅让我再次回忆九月末难忘的美加之行,更有一种催人奋进之感。这种感觉源自校友们对母校发展进步的期盼,更源自您长汀时期老学长的殷殷话语和“自强不息”、乐观向上的精神风采一直带给我们许多的鼓舞和激励。

学校成立了百年校庆筹备小组,相关筹划已经开始。苏学长是母校培养的杰出校友请,不仅事业成就辉煌,而且始终感念母校、关心学校的建设和发展,我们期待听到您关于校庆组织工作的宝贵建议。“

我遂即回信致谢,顺便提到我对母校百年校庆的建议,也蒙他再复,甚感!

现在又回述到我的水泥业生涯来。按:我在厦大念的是机电系,毕业后派到台湾水泥公司,自此水泥工业就成为我的“专业”,在海内外度过了我59年的水泥生涯。我曾在国内外水泥专业杂志上发表过好几篇论文,例如在英国出版的”International Cement Review” (中译为“国际水泥评论”),与“Asian Cement and Construction Materials Magazine”(译为《亚洲水泥及建筑材料杂志》);及中国出版的双语版“ Asian Cement /亚洲水泥” ,及台湾之《台泥技术年报》等。

至于一般性中文书籍、我是利用业余时间写成,计有七册:即在泰国时、出版了《苏林华文集》,《共饮长江水》与《雨雪霏霏集》三册;全退休回美後,写了《苏林华新文集》、《梦迴鹭江滨》、《杨柳依依集》及《走进世界》四册。以上除《共饮长江水》是简体字版外,其他六册都是繁体字版本。

总结:我从1980年1月8日移民美国起,算到明年2020年01月07日,便足40年! 但如扣除我在泰国工作之17年半,则我实际待在在美国的时间,仍有22年又半!

以上是我在美洲岁月里的回忆,盼亲友们惠阅及赐教,至盼至感!

----(苏林华,2019年12月、于美国洛杉矶县罗兰岗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