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我们聚会厦门——纪念数学系69届毕业五十周年再回母校

  • 2019年12月25日
  • 作者:林建东
  • 浏览次数:
作者系我校1964级数学系校友

柿子红的季节,我们再回母校——厦门大学。

2019年10月29日上午九点多,来自山东、安徽、江苏、浙江、广东和福建的一群古稀老人(平均年龄75岁以上),有男有女,相聚在厦门动车北站。他们或握手、或拥抱、或相互戏虐…相互的问候形式多样、非常热烈。他们欢笑着、大声交谈着,旁若无人,全然像一群小孩。这就是我久别的厦大同学。

大学毕业五十年、阔别五十年,今天再重逢,这是人生的盛会!

我们古稀年华,是人生的金秋!

第一批到达厦门动车站的同学

我们——共和国培养的第一代大学生(五年制本科)——幸福再重聚!领略金秋的慰藉!

秋天到了,菊花开了,有红的,有黄的,有紫的,还有白的,美丽极了! 秋天到了,果子熟了,在闽南,红通通的是柿子、火龙果……金秋的阳光温馨恬静,鹭岛的秋风和煦轻柔,蓝天白云飘逸悠扬。秋天的风是不温不火的,在秋风抚摸下,那些蓝天白云、舰船驾浪、翔鹭鸣鸥,增显南国海岛秋色。 

秋天的美是成熟的——它不像春那么羞涩,夏那么坦露,冬那么内向;秋草有情,径自凋敝;黄花无意,引领南山远眺:阡陌相交,炊烟袅袅,那是秋天里写不尽的诗情。

秋天,金子般的天地,谱写出一首美妙动人的歌曲。

我爱秋天!

爱这瓜果飘香的秋天,爱这秋高气爽的秋天,爱这诗情画意的秋天,爱这童话般的秋天!

成熟的我们再走进厦门。


第一个行程,重游集美学村。

在大巴上,远观窗外,在眼前掠过的熟悉山水中,我们急促地捕捉少年时代的痕迹。

“快看,南薰楼!”

“纪念碑!”

“鳌园!”

大巴停在龙舟池边,我们下车走向校主陈嘉庚先生故居,瞻仰先生遗留在人间的物品,品味先生的刚毅人格魅力。

同学们纷纷在肃敬中留影纪念。

我们一行人缓缓地走向鳌园。

路过南薰楼,五十年前不平凡的岁月,勾起我们无边的回忆:

我们住在南楼薰的日子,是1969年冬天,参与修建集美杏林海堤(集杏海堤)——我们完成学制后的第一件工作——等待毕业分配。想当年,文革第三年,狂热方盛,官方告诉我们,修建集杏海堤是造福千秋万代的大事,建设者将会流芳千古。于是乎,“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是我们气血方刚的口号。每两人负责一部板车,从集美学村运土填筑集杏海堤,一趟来回四五公里的路程,一路飞奔。冬季的一个多月里,尘土飞扬的工地上,赤脚、男同学有时裸露上身,是我们大多数同学的形象…几十年过去了,忽然传来消息“海堤阻断洋流,使生态受到破坏,必须拆除”。如今听说,成千上万民工、解放军还有我们这些大学生流汗而为之的海堤不在了?我们茫然了。千秋功过留与后人评说!

“南薰楼,我们住过的地方。”应该留影告诉后代,作为纪念。

我们打出横幅“厦门大学数学系69届毕业50周年聚会”,吸引众多游客停足观望与稍稍私语。也许他们羡慕我们的悠闲与潇洒。

静下心来,已逝的岁月,斑驳的影像翛然涌上眼帘:入学的前两年,我们心怀报效祖国的志愿,紧张学习,教室、图书馆、食堂、宿舍,是我们的轨迹;民兵操练,军民联防,海防站岗执勤,是我们另一个重要生活内容。文革初期,教授们成了“反动学术权威”,他们入“牛栏”,老师们被靠边站,工宣队、军宣队进校来,我们这帮学生也被运动卷入政治漩涡…一月夺权风暴…武斗…宿舍被打砸抢…我们逃回家…复课闹革命…我们接受阶级斗争教育、斗私批修,每天手持红宝书、朗读“最高指示”、举行“早请示”“晚汇报”“表忠心”…终于,我们接受工农兵再教育…走上社会,成了不三似俩的半成品…

我们何曾有错!?

五十年的坎坷,我们挺过来了。

到陈嘉庚先生陵墓前,大家不由自主停下脚步,注视着陈先生的坟冢,短时间的寂静,有同学双手合十冥告,崇敬的气氛萧然而起。

成长于郑成功抗清复明故垒的陈嘉庚一生为辛亥革命、民族教育、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的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晚年的陈嘉庚,请人在鳌园刻录“台湾省全图”,念念不忘国家统一。

“华侨旗帜,民族光辉”。(毛泽东)

“为民族解放尽最大努力,为团结抗战受无限苦辛,诽言不能伤,威武不能屈,庆安全健在,再为民请命”。(周恩来、王若飞)

“陈先生,即嘉庚,对人好,谋国忠,一言一动皆大公,闻已返旧居,远道得讯喜难名。”(冯玉祥)

邵力子发言:“陈先生的一生就是:兴实业、办教育、勤劳国事,言人之所不敢言,为人之所不敢为。”(邵力子)

“华侨爱国爱乡,热心教育事业的楷模”。(何香凝)

“陈嘉庚先生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从他的反美反蒋的言行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华侨来说,他是杰出的爱国主义者,追随革命,善始善终,这些是值得后人学习的。”(陈毅)

壮哉,陈嘉庚先生!

我们崇敬您!

中国人永远怀念您!


第二个行程,参观厦门大学翔安校区。

我们这一行不少人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厦门大学翔安校区位于厦门市翔安区新店镇,北依香山山脉、南临翔安南路、东接沙美村、西连茂林村,内涵3个天然水库,两个人工湖,校区总建筑面积115万平方米、总投资36亿元、占地总面积3645亩,比厦大本部(占地面积2600多亩)还大。距思明校区34公里。预计到2021年,将有超过3万名的厦大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在这里学习。目前共有十个学院入驻在翔安校区。它们是:生命科学学院、海洋与地球学院、环境与生态学院、医学院、药学院、公共卫生学院、能源学院、国际学院、海外教育学院、航空航天学院;其它学院全部在思明校区就读。

广阔气派的校园、现代化的宏伟建筑,我们深受鼓舞。

紧促的行程,我们只能挑选有代表性的地点参观,并在图书馆大楼留影纪念。骄傲地告诉人们“我们曾经来过!”

大巴载我们经海底隧道进入厦门岛,入驻“成功大酒店”。柯连平分发朱红色纪念T恤,每人一件;林建东赠送他的诗词新作《山涧轻鸣》,每人一册。晚饭后,大家自由活动,自由互访。聚会进入私密阶段。主持人想得真周到啊!

声音沙哑的聚会总指挥李国樑,在房间里清理账务、应对同学们的咨询、帮助同学们解决困难。李国樑强调说:“李福九慷慨解囊情义双收!”

李国樑对聚会事务的热心是这次聚会成功的主要因素,他健壮的体魄和丰富的旅游经验派上用场,使得聚会程序有条不紊。

辛苦了,李国樑同学!


第三行程回母校故园。

2019年10月30日上午九点左右,我们驱车进入厦大本部。

日新月异的校园风光让我们眼花缭乱。聊以小词抒怀:

江城子 重游厦大抒怀

阔别母校五十秋,志庸羞,汗颜惆。白发银须,徒有杏坛谋。偶逛芙蓉湖美景,铭校训,睐瑛琉。

敬贤勤业囊萤楼,育才畴,嘉庚留。华构芳名,教诲理情悠。未报梓恩谁敢老?操秃笔,记春秋。

我们在厦大校园逸夫楼附近下车,大部分同学步行到芙蓉四。

“东大沟不见了!”

“三家村变了!风雨操场变了!”

“东边社楼房这么美!”

变了,芙蓉四周边都变了,只有楼前高大的的凤凰树依然葱翠、在秋风里摇曳枝叶,欢迎远道归来的学子。

芙蓉四,我们居住六年,它陪伴我们在厦大学习、生活、活动的全程。同学们穿上朱红色纪念T恤,或召集原来的宿舍成员、或临时组合,纷纷在芙蓉四门牌下留影。

一群古稀老人,一色朱红的身影,一番风味鲜新!

哈哈!“我恋芙蓉四”不止我一人!不由想起我写的一首古风《恋芙蓉四》(曾经在“厦大漳州校友会诗词朗诵会”朗诵)

古风 恋芙蓉四

少年时,六年长住芙蓉四。

退休后重游,遥见其成为文科女生宿舍,小侃。

识君我弱冠,

缘分芳年散。

花甲履故居,

羡君娇貌嬗。[shàn]

当年伴小生,

今日侍名旦。

秀发飘裙串,

绛唇靓淑媛。

神州金玉錾,[zàn

母校添姿艳。

我辈逾青春,

君容长辉焕。


上午10点,我们在逸夫楼迎接恩师们到来。

“老师,您好!”

今天,老师们只来四位,最年长林鸿庆老师年登米寿,仍然神采奕奕,步履矫健,谈笑风生;陈景辉老师幽默开朗,声音洪亮、谈吐风趣;梁益兴老师银发雪白,肌肤红润、温文尔雅,全然一介修行小生;吴世山老师身穿深色衣服,一改在微信群的活跃形象,少言寡语,不停地笑容表达他的欢欣。

缘分让我们师生相识、相知、长相守,五十五年的风雨霜雪,深刻了我们师生情谊纹缕。今天再相聚,是我们人生的胜利!

“老师,谢谢您!”

“老师,我们想您!”

“老师,这次聚会,你们是80后,我们是70后,等五年后再聚会,你们90后我们80后。”

师生在逸夫楼下集合,拍照留念!

一片朱红色的服饰,衬托深秋的成熟、人生情感的热烈。

接着,在逸夫楼上安排几十分钟的茶会,师生自由交谈,海阔天空,无拘无束,情投意合,气氛达到高潮。

历经风霜雨雪,方知春暖花开。曾经,梦里花落知多少,而今,硕果悄然上枝头。看硕果累累,时光,终不负所有的等待与深情!

“爽!”

十一点,在逸夫楼,师生共进午餐,共同举杯,相互祝福,更多的交流在敬酒间。


酒杯的碰撞,眼神的交汇,语言的交流,不由地激起往事的回忆。

(一)我们的初衷

厦门大学数学系64级乙班全体同学初次合影

我们——厦门大学数学系64级全体同学毕业照

编班名册

难忘的1964.9—1966.5。

1964年9月1日,我们98人——来自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因缘汇聚厦门大学,男生住芙蓉四楼、女生住丰庭楼。

我们这一届,大多数是工人、贫下中农或城市贫民的孩子,1951或1952年进小学开始读书,今天能够进入重点大学殿堂(当时厦门大学系高教部直属大学,共十三所),听说校长王亚南是翻译《资本论》的一级教授,党委书记陆维特是上饶集中营幸存者、七级干部(厦门市市委书记袁改九级干部),又听到数学系有二级教授方德植,月薪和毛主席一样多,还有陈奕培、李文清、钟同德、张鸣庸…名牌教授,林鸿庆是又红又专的年轻学者…等等。

我们的心情是神气风光中更带感恩。

学好知识、多学知识,报效祖国,是我们的志愿。

新生入学周从听王亚南校长、邹永贤部长等领导人报告开始。反修防修、预防资本主义复辟是主轴,教育史上首次发布的“学生在校期间禁止谈恋爱”禁令,让我们永生不忘。号称福建省最大最壮观的、有六千座位的建南大礼堂让我们大开眼界。

1、紧张刻苦的求学。

新生入学周政治培训结束了。我们开始上课。

我们的数学专业课任教老师:数学分析主讲林鸿庆,助教施鼎汉、黄国柱(班主任),解析几何主讲陈奕培,助教陈景辉(实际的主讲,传说是业务尖子,)、梁益兴,高等代数主讲杨锡安(传说是华罗庚的研究生),助教杨玉钦。

解析几何课程,开头是陈奕培教授主讲。老先生的儒雅教态和轻细的音调很吸引我们。他的第一节课“绪论”就讲完课本的前30页内容,大容量的教学,让我们大吃一惊。

大学和中学大不一样!

不努力不行!

入学前两年,我们日常的足迹就是宿舍、教室、食堂、图书馆四点有规律的转移。高度的精神紧张,很多同学不同程度地患神经衰弱症。

1964年,是毛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的第二年,正是高潮。

我们师生关系融洽,林鸿庆老师、杨锡安老师和所有助教,课余经常来到我们学生宿舍,或辅导、或聊天,没有隔阂,用现代语言就是“哥们”;我们大多数学专业课本是国内统编教材,《数学分析》使用苏联菲赫金戈尔茨的教材,林鸿庆老师为提高我们的学习能力,引导我们自主学习,教学方法明显带有改革的味道。1965年冬季的期末考试实行“开卷考”,四道试题,考试时间两白天三晚上,不定地点、不准讨论,允许参考任何资料。同学们为完成这场考试,可谓拼尽全力。就我来说,这两天总饭量吃不上一斤米,只得了4分(满分5分),但是,我在这两天的阅读量、思考量,是有生以来单位时间之最,交卷后是疲惫还是快意,真难以说清楚。

同学之间互助成风,就像兄弟姐妹。

每次假期归校,各自带来家乡土特产,同宿舍举行聚餐,这种乐趣只有我们这代人才能体会。学业紧张,星期天多数人都在教室或图书馆,若有外出到厦门市的同学,都得当义务采购员,帮同学买东西。回校时,手中提的,肩上扛的、背的,从拥挤的公共汽车钻下来的狼狈像,往往成为聊天吹牛的话柄。有两三个体质较差的女同学,她们任何时候生病,都会有三五个男同学帮忙护送到医院…夏天的晚饭后,建南大礼堂、上弦场、演武场,是最好的散步地点。

以下几帧生活照片,概括我们的青年时代生活场景:

2、紧密联系工农兵,接受再教育。

反修防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就得保持无产阶级本色,就得接近工农兵、学习工农兵。

首先,学兵,我们真枪实弹地进行民兵训练,练队列、练行军、连刺刀、练射击;与解放军联防,面对大小金门、大担岛、二担岛的国民党军队,我们厦大民兵参加海防站岗。每当海防值班,我们每一个民兵手持三八式步枪、子弹上膛,佩戴装满四十发子弹的子弹带和两颗手榴弹,一岗三人两个小时,两人监视海面、一人背向看管陆地,预防水鬼登陆、预防下海投敌。厦大广播电台经常摆放歌曲:“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海防前线把兵当,从来不知啥叫困难,海边站岗,风洗脸,一份辛苦十分甜,渡过千百个不眠夜,尝风宿露心更甜,眼睛锁定金门岛…”风雨无阻,直至文化大革命才终止。一九六五年暑假到漳州倒桥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十一军英雄团济南二团当兵一个月,和解放军战士磨爬滚打在一起,甚至夜行军打背包拉练。

其次学工,印象最深的是到厦门卷烟厂参加一星期的劳动:发酵、切絲、卷烟、切烟、装盒等一条龙生产。体验工人的千辛万苦的劳动。长长卷烟没有切断溜了出来,我们扛起来抽着玩,工人同志都看着我们笑。

再次,下到同安县莲花公社莲花大队访贫问苦,实行深入农户、同吃同住同劳动,在大地主叶晋泰庄园,听贫农雇农忆苦思甜。半个月过后,回校做个人总结。观看电影《早春二月》,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进行大批判、进行斗私批修。

(二)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不堪回首的岁月,苦涩的记忆,就把它埋在心里。

1970年7月,我们开始毕业分配。

我们带着遗憾,也带着梦想,奔赴自己选择的军垦农场,又接受再教育去了…

依依惜别

文革前,厦门大学学制五年。然而,66届在校延留二年、67、69届在校延留一年,只有68、70届按时毕业。是文革动乱造成空前绝后的后果。

……

既往矣!

结束语

我们走在环岛路。

住在厦门的同学介绍:环岛路南段的白城—演武路段和海军码头—演武路段,地处厦门老城区、与著名旅游风景区鼓浪屿隔海对望、与母校厦门大学接踵比邻。从演武路至白城段的环岛路,与岸同高,是一条呈S形的流线型路段,总长1.2公里,桥长超过1公里,为双向4车道,如长龙凌波卧海,腾空而起。有趣的是,桥梁造型为鱼腹式,桥墩为椭圆型、形成美丽的观海长廊,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不同层次,不同侧面观赏海岸、沙滩、海浪等景色。这一段的堤岸与桥分离,体现出桥岸结合、互为风景的特点。

我们今天的足迹留下自己的风采。

我们理当立足当下前瞻未来。

我们登上双子塔。

遥看碧水银波、黛山戴雲,游艇交错,鸥鹭翱翔;五老峰秀美伟岸,南普陀温馨祥和;厦门大学全景跃然眼底,安祥隐含热烈、现代化里透着古香,名学府的气派跃然进入取景镜,咔嚓,留下永恒。

不虚此行,我们大开眼界!

美哉!厦门!

美哉!厦门大学!

亲爱的母校,让我再看您一眼。

亲爱的母校,远方的学子永远爱您!

双子塔顶层拍摄厦门大学全景

秋风里,雁群飞;宴席散,客回归。

寻梦同窗微笑里,

入群学友坦然中。

明天再会紧铭记,

柿子艳艳比霞红。


感谢:李国樑、杨文城、陈梅钦、李福九、柯连平、陆建章等同学提供资料和修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