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诚的学术研究者 热心的社会活动家

  • 2013年06月07日
  • 校友动态
简介 贺东航,1967年生,出生福建厦门。

 

简介
贺东航,1967年生,出生福建厦门。1989年本科毕业,1998年、2004年先后在厦门大学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现为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政治发展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中国农村研究院研究员,国家林业局中国农村林业改革发展研究基地主任、国家林业局政策咨询专家,中国政治学会理事、湖北省政治学会秘书长,湖北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贺东航教授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研究” (09&ZD045)首席专家,国家林业局重大委托项目“中国林改百村跟踪观察项目”(JG08062)主持人,在《中国社会科学》、《政治学研究》等重要学术刊物发表论文80余篇,多篇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转载。
学术追求
贺东航生于书香门第,父亲贺建勋为厦门大学数学系教授,国内著名数学家;母亲为厦门大学化学系教授。在家庭的熏陶下,他自小便立志当一名学者。有人说,上个纪纪八十年代是中国近百年来最好的年代,作为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是最令人羡慕的一代。那个时候的读书学习氛围不是当下可以比的,那时的大学校园学术气氛浓,老师学问扎实、要求严格,学生尊师重道、刻苦努力,贺东航就是在这样一种读书学习的黄金时代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年。四年后,他不仅掌握了扎实的理论知识,更重要的是人生观发生了改变,尽管毕业后也成了一名中师老师,但他早已在心里埋下一颗要成为一名虔诚的学者的种子。他就边工作边学习,最终考上了厦门大学的研究生,又回到了出生、成长的地方。
虽然,在厦门大学出生、成长,但是贺东航对厦门大学的理解却是在大学和研究生时代才更加深刻的。1921年陈嘉庚先生创办厦门大学时即把“自强不息,止于至善”定为校训,从进入厦大读研究生开始,老校长陈嘉庚先生的训导就伴随贺东航一路走来,成了他的座右铭,每天都是“自强不息”,做任何事都要做到“止于至善”。就这样,他于1995年至1998年在厦门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专业攻读硕士学位;毕业后在厦门大学任助教、讲师;后又从2000年到2004年在厦门大学历史系师从戴一峰教授,攻读中国近现代史专业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他心中燃起的雄心壮志仍没有停息,又在2004年来的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拜师在我国著名政治学者、农村研究问题专家徐勇教授门下,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直至出站留在了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工作。
贺东航在华中师范大学工作期间,创造了华师的“东航”速度,从2007年聘为副教授,实现了短短四年的跨越性学术飞跃,2009他破格教授、2011年入选为“教育部新世纪人才支持计划”。此时的贺东航担任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国家林业局中国农村林业改革发展研究基地常务副主任,湖北省农村林业改革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林业局政策咨询专家,湖北省林业厅咨询专家,中国政治学会理事,湖北省政治学会秘书长、常务理事,新近又当选为湖北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他具备了一名虔诚学者的第一要素,即自身学术能力强,理论基础扎实。所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作为一名好导师,“打铁还需自身硬”。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是拥有两个国家二级重点学科,政治学的排名在国内居第三,而学院的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系研究中国农村重镇,这里人才济济,云集国内的知名学者,贺东航更是其中一位佼佼者。贺东航早年在厦门大学上学、教书,那时他就养成了及埋头学术,又关注现实的学术素养,对任何问题都投入深入和理性的思考。到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工作后,借助学院的中国农村研究中心的平台,继续关注这些领域,学术研究重点在“中国模式”和国家构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公共政策与乡村治理等领域,其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认可,特别是关于农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公共政策的研究,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先后在在《中国社会科学》、《政治学研究》等权威刊物和核心刊物发表文章80多篇;其中在《中国社会科学》发表的《公共政策执行的中国经验》,提出了 “高位推动—层级性治理—多属性治理”是公共政策执行的中国经验。他以在全国农村推动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重大公共政策为案例,探讨政策执行中产生的层级性和多属性难题并寻求解决途径,分析了临时或常设性“党领导小组”在中国公共政策执行中的机制和作用,最后探讨了“中国模式”的特征,在方法论上实现了既能从微观上升到国家宏观层面的理解,也可以宏观层面关照微观叙事,从而避免在两个极端的取向进行局促的图解,得到国内学界的高度评价。
贺东航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等十余项国家级、省部级等课题研究。但对于贺东航来说,开始申报课题并不顺利,他从2000年开始申请课题,可以说是屡败屡战、但他愈挫愈勇,认真积极地检讨未获批准的原因。不要埋怨别人也不自怨自艾,要自强不息。一次不成功不气馁,连年申报。他将往年申报的经验记录在册。随时随地寻觅对自己有用的学术资源,及时将自己的学术灵感触发物储存,以期到书写申报申诉书时,自己的学术灵感涌来。贺东航教授说,“即使我连年未通过审批,但我仍然认真做好每一年度的申请标书,当社科处、院领导和专家组成员阅读之后会为我惋惜。靠搞关系得利只是一时的,优良的学术潜质是永远令人敬重的。” 为了有机会让学界知道自己的研究领域,贺东航尽可能多地参加学术会议(即使是自费),争取在会上发表见解,以学问见识请教前辈和先进。既可以有学术影响(这是学者的生命),让别人了解自己所做的领域和进展,又可以结识学界朋友。贺东航说:“要以平实谦逊的态度、长期的期盼去结交同道。还有一点,自尊自强和谦虚温和并不矛盾。”果然,从2006年开始,贺东航的课题申请成功就接踵而来,2006年他获得湖北省社科基金,2007年获得教育部项目,2008年获得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到2009年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研究”,贺东航用五年时间完成了社会科学项目类课题申报的最顶端。
对一个学者来讲,有这样的成就,初步的学术的梦想已经实现,未来的计划就是成为学术大师。
教书育人
贺东航自1998年7月从厦门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即在厦门大学从事思想政治课的教学科研工作,担任本科生的多门主干及选修课程的教学工作。2004年开始在华中师范大学从事博士后工作研究期间,承担起华中师范大学政治学研究院的研究生课程“公共管理与公共政策”的教学工作。2007年出站后在华中师范大学工作至今,在政治学研究院开设“政治学理论专题研究”、“当代西方政治思想专题研究”、“政治学前沿问题研究”等研究生主干课程。2006年起,通过培训、访学、出国等形式提升个人学术能力提升,曾到过菲律宾、丹麦、法国、荷兰、台湾、印度等境外参加学术会议或讲学访问。
2004年到华中师范大学开始,贺东航就开始带硕士研究生,又从2011年起开始带博士生。在学生眼里他是一名好导师,在指导学生方面,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先后指导博士生4人,硕士研究生过百人,在读的研究生有近30人。贺东航既要搞学术研究,又要抽出时间和学生交流,指导学生读书学习,工作量和压力都非常大,每天都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他的办公室里面有两样东西,可能是别的老师办公室没有的,那就是一张简易沙发床和几个大旅行箱。因为,经常是早上来到办公室一工作就是一天,中午就在沙发上躺一下。晚上经常给学生开读书会,之后又要加班熬夜,不得已就要睡在办公室。他经常出差或到基层调研,有时候情况紧急,就在办公室准备了旅行箱,一遍随时出发。后来想想这个沙发其实是为学生准备的,因为如果他不指导这么多学生,就不会这么繁忙,如果只是一心搞学问不指导学生就用不着加班熬夜了。他跟学生开读书会的次数、跟学生互动的次数都是其他老师不可比的,对学生的指导也是时刻不放松的。2012年上半年,组织上安排贺东航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民主派骨干干部培训班学习3个月,这么长的时间对他来说,本可以很平静的度过。但是他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一帮学生,经常是趁着周末坐直达火车从北京晚发朝至武汉,与自己带的博士生和研究生见面,指导博士生和研究生学习读书。他跟学生交流,从不要主观臆断,充分尊重学生意见,对学生错误总是宽容、鼓励,给每个学生发表自己意见的机会。
为人处事
贺东航在为人处事始终坚持:为人即做人,做事先做人。他本身就是一位正直、勤奋、乐观、为人坦荡的人,对待领导、同事、朋友和学生都坚持以德为先、以诚待人。
对待领导不卑不亢。贺东航学术成就日渐丰富,社会兼职也逐渐增多,免不了要和各级政府领导打交道。他在和领导的交往中始终坚持民主平等、人格独立的原则,从不因为对方是上级领导而显得谦卑低微,而唯命是从、盲目崇拜,他尊重领导,虚心听取领导意见,但也坚持自己的原则决不随波逐流。在学院的工作中,经常和院里的领导接触,承担任务、汇报工作,期间难免会和领导发生误会,一旦出现这些情况,他都会即时、主动去沟通,从不会因产生不公平感时而怨气满腹、大发牢骚而影响工作。
对待同事以诚相待,讲团结、顾大局。常言道:"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每个人的个性心理倾向和个性心理特征,如兴趣爱好、审美情趣、气质风度、性格特点、能力表现等,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如果在工作中,不注意尊重他人的这些个性特点,就难以有和谐的人际关系。贺东航在对待自己的同事上始终是讲团结、顾大局、以诚待人。在成绩面前从不争抢,总是先考虑到他人、考虑到团结。他现在是院里政治发展所的所长,经常要安排任务,他总是自己挑最艰巨的;当有了成绩,他总是说是大家的功劳。他这样作,所里的老师都对他是从心底的佩服,也尊敬他、爱戴他。
对待学生像严父。在贺东航的眼里,他的学生和他自己的孩子差不多,对他们都是给与诸多关爱。学习上不放松,对他带领的研究生有很严格的要求,即每人都要抓紧时间读书,每一周都开读书讨论会,每学期都有论文任务,放假也督促大家多读书、多帮助家长干活。工作上很严格,他给每个人的任务都要求按时完成,不然就会受到批评,以此来督促学生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当然,他对学生还是有温和的一面,在节假日总是和学生一同吃饭、唱歌,带学生去看电影,放假后给学生发短信、打电话问候,毕业的研究生结婚,只要他能抽出时间,他都会想办法从外地乘飞机赶回来出席,当学生毕业找工作时,他也会想方设法给与帮助。
对待朋友与人为善、成人之美。贺东航在厦门大学读书工作时,就和社会学系的朱冬亮老师结下了深厚友谊,两个在学术上有广泛的合作,在感情上也像亲兄弟一样。贺老师在华中师范大学有很好的发展平台,利用这个平台他将研究成果学以致用,积极服务国家和地方,给政府提供了多项咨询报告,得到了各级领导的重视,先后和国家林业局、湖北省林业厅和湖北省政协等多家单位建立的良好关系。贺东航和朱冬亮教授一起分享这个平台,与他合作申请了许多重大项目,相互支持。在校内,贺东航还和法学院、经济管理学院的多位老师建立了协同合作关系,将自己的资源分享给他的这些朋友,帮助他们提升自己的学术成绩。贺东航与人为善、成人之美,为别人的成长成才甘当人梯和铺路石,为别人的成功而欣慰,这也是他受到朋友尊重的原因所在。
心系国家
2013年之际,政协湖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21日上午在武昌洪山礼堂隆重开幕。贺东航当选此次政协委员,并接受了《湖北日报》记者的专访,他情绪高昂地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说自己这下可以更好的参政议政啦!此前,贺东航就十分热心于向政府提意见和建议,他认为,研究不能关在殿堂里,要对策化、应用化,服务国家。2004年,贺东航从厦门大学调至华中师范大学。期间,他非常关注林权制度改革,研究中发现很多问题。他将调研报告发往国家林业部门。一连10多份报告邮寄出去了,都没有回应。他后来反思觉得可能是报告太学术化、可操作性不强。2008年,贺东航开始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的乡村治理》。他走遍江西、福建、云南等17个省份,进村入户收集素材。看到林权制度改革中,很多百姓丢失山林,贺东航对改革持怀疑态度。恰巧,有媒体联系他采访,于是,他痛批了这项改革。报道发出后,华师大中国农村研究院院长徐勇找到他:“你的视角是基于民众立场,是不是也该听听政府的声音?”贺东航又意识到自己的偏差。调整思路后,2009年春节,贺东航将课题最新研究成果,投递到民政部。没想到,获得了回复。民政部感谢他的提议,表示将协同林业部门一起解决有关问题。两个月后,贺东航又接到国家林业局的电话,林改小组负责人邀请他面对面交流。基于此,他进一步完善研究,6月份,通过新华社内参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该内参获得温家宝总理批示。10月份,他又呼吁,《森林法》已不适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应予以修改,再次引起温家宝总理关注,并被国家林业局采纳。
迄今为止,为调研林改、为了解基层的真实情况、为得到第一手的资料,贺东航带来他的团队走遍了全国的千山万水,他自己就亲自到过全国的十几个省五六十个村庄。基层农村的条件是相当艰苦的,团队的成员大多是80后90后的学生,他们大多生活在城市,对农村不了解,到了农村后,面对出现的艰难情况使很多学生都望而却步,甚至在中途退出放弃,但是每当这时候他都会鼓励他们要坚持下去。他自己也身体力行, 2008年夏天,贺东航带领学生来到贵州瓮安一个村里调研。没地方住宿,学生提出是不是找下村支书。“不行!”贺东航当即反对:“惊动村里,就摸不到原汁原味的素材了。”在村里转了半天,发现一牛棚旁有一间空屋。“找到这户人家,交上房租,就住这里吧。”贺东航拍板,大家一脸惊讶与无奈。白天,走村入户,发问卷、做访谈。晚上,挤在牛棚旁,忍受着臭味和蚊子,整理报告。贺东航亲力亲为,学生们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就是这样,贺东航一年要带领学生做2000多份问卷,依此形成了30多份调研报告呈递国家林业系统,其中,10多份报告的意见和建议被有关部门采纳。学生后来回想起这段经历,都觉得在逆境里吃苦拼搏是一种宝贵的人生财富。
贺东航是国内较早进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研究的学者之一,近10年来其学术旨趣集中在“中国模式”和国家构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公共政策与乡村治理等领域,其研究成果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认可,特别是关于农村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公共政策的研究,向国务院、全国人大、国家林业局提交10多份咨询报告,并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其《公共政策执行的中国经验》则在理论与实践上又一次有了重大突破,从而将政治学、公共政策、科学社会主义结合,并实现了宏大政策过程的实证研究。与此同时,也躬身致力于平台建设,积极与国家林业局和湖北省林业局合作,建立中国农村林业改革发展研究基地和湖北省农村林业改革研究中心,服务国家与地方。
他的研究为国家出台相关政策提供了理论支持,为国家的改革发展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受到了多个奖项,其《< 森林法>已不适应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应予修改》、《中国共产党与现代国家互动历程研究》获得中国武汉市委一等奖;《湖北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背景、进程与展望》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二等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与我国乡村治理(系列论文)》获得湖北省人民政府三等奖;《中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存在的问题及思考》获得武汉市人民政府三等奖。
感念厦门大学
贺东航和太太、女儿来武汉已经9年了,虽然也感觉武汉的“热干面”很可口,但在心里还是时常想起小时候的沙茶面的味道,想起厦门大学凉凉的海风。他的心里始终牢记这“自强不息、至于至善”的厦大校训,他永远追求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将“至善”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自强不息、至于至善”的厦大精神撒播到天南海北。
(厦门大学武汉校友会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