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大学武汉校友会2023年探望老校友的温暖之旅

  • 2023年01月13日
  • 各地讯息
那些老学长们年纪愈大,对母校的回忆似乎愈发清晰和深情。我们总挂念着他们,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会带着期盼,见见他们,和他们聊聊天,然后,就会有感动,能找到那如同老酒般愈老愈醇厚的芳香。

新年近了。

1月8日这天,持续晴朗的天气,让武汉难得有了小阳春的温暖。天空澄净,城市喧闹。这真是一个适合探望老校友的日子。

那些老学长们年纪愈大,对母校的回忆似乎愈发清晰和深情。我们总挂念着他们,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会带着期盼,见见他们,和他们聊聊天,然后,就会有感动,能找到那如同老酒般愈老愈醇厚的芳香。

但今年的心情却有些复杂。去年七月份,我们校友会一百岁的长汀时期老学长钱学新离开了我们,十二月初,1953级化学系的李兴濂学长因病去世。我们第一次见到李兴濂老学长,他介绍自己的老伴林美珠学长时,脸上竟露出近乎羞涩的笑,然后有点得意地说:“我们是青梅竹马的爱情。”这真是美好的厦大旧式爱情。而就在前一天,他的同班同学陈思敏学长摔了一跤,也住进了医院。

武汉太大,所以,我们还是两队人马,分开行动。武汉校友会理事长李斌和1974级校友杨国华、1986级校友袁飞和2014级校友崔美娇,探望的是武昌的学长。2004级校友韩维、2005级校友江海英、2008级校友陈淑敏则组成了汉口汉阳小分队。

1952级化学系赵壁萃学长,今年已经88岁高龄了。在拜访之前,她的家人告诉我们,老人家的记忆力大不如前,可能不太认识校友会这群人了。但我们根据以往的经验,确信“厦门大学”这四个字,就会唤起她的回忆。

下午2:30,当武昌小分队从电梯出来时,赵学长的家门早就打开了。一进门,学长家正在包饺子,老学长站在桌边。一看到我们后,她马上满面笑容,向我们举手敬礼。

图片

壁萃学长欢迎武昌小分队的到来

图片

壁萃学长与武昌小分队围桌话年

图片

壁萃学长向大家举手敬礼

敬礼是老学长的标志性动作。第一次见到赵学长的敬礼,还是2019年的冬天。那天,母校宣传部的两位老师去看望采访赵学长。当她们告别学长下楼后,转过头,却看到老学长站在阳台上,用一个长久的敬礼,向她们依依告别。

赵学长患阿尔茨海默症,是她的先生陈宏溪学长去世后的事。尽管她似乎越来越迷失在时间之中,但只要提到陈学长和厦门大学,她就能走出时间的迷宫,能忆起远去的厦大往事,并用一个下意识的致敬动作,表达自己的敬意和喜悦。所以,当我们这次又看到赵学长熟悉的敬礼,既欣慰她身体的康健、精神的矍铄,也在那感动中,和她一起沉浸在对厦大的梦幻般留恋里。

围桌话年,厦大万事总回首。临行前,李斌会长拿出自己书写的福字挂历和慰问红包,以及袁飞校友友情提供的创意十足的台历,把它们递到老学长手里时,学长再一次举起右手,那个经典的敬礼,温暖重现。

图片

袁飞校友友情提供的精美台历

和1955级物理系翁祖棋学长的见面,被逼无奈地站在了他们家门外。学长对门的邻居阳了,为了安全起见,四个人站在门外,和门内的学长嘘寒问暖一番,递上团拜的各种礼物,便一一握手匆匆告别。

图片

武昌小分队与翁祖棋学长的特殊见面

下午两点半,汉口汉阳小分队来到李显泉学长家时,两老早就备好了水果和各种小吃,等着我们的到来。非常高兴的是,老学长刚刚“阳康”,这几天每天早晚测血氧饱和度,都在97-98,非常健康。临行前,我们把李会长写的福字挂在了学长家的墙上。当我们把校友会的慰问金和永隆书院的白茶交到学长手上时,一旁的老伴感慨地说道:“你们每年都来看我们,厦门大学真好!”

图片

图片

汉口汉阳小分队看望李显泉学长

下午5点,1961级化学系萧以德学长站在他家的楼下,在护工的陪同下,等着我们得到来。因为疫情,我们都没有上楼。一年不见,没想到老学长也得了阿尔茨海默症。但一说我们是厦大校友会的,他又想起来了,高兴得像个孩子。我们询问了老学长的健康状况,除了记忆衰退,其他方面都不错。

图片

汉口汉阳小分队看望萧以德学长

最是人间有晚晴。我们会珍惜每一次和这些学长的见面,因为我们总能从他们身上,看到积淀得越来越深厚的对母校自发的爱,以及时间激发出的厚重的美。我们也总在内心祈福,愿他们福寿安康,永享南山,虔诚一如我们对自己父母那般。

文:厦门大学武汉校友会林风云、崔美娇、韩维

图:厦门大学武汉校友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