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师德风范 » 正文

师生情深——在悉尼我见到了陈奕培老教授

发布时间: 2010-02-17 00:00:00   作者:蔡少艾(数学系78级)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一月二十三日,周六,天气炎热,气象预报温度可高达41度。而我的心情却出奇的兴奋和激动,丝毫未受热浪影响。下午厦门大学校友会安琪会长、吴维祥师兄与我相约一同拜访远道而来的我们的老师,数学系的老数学家、老教授陈奕培先生。

   这次的见面机会来之不易。周五早上一上班,龚以初老先生的电话就送来了好消息,告诉我陈老师来悉尼,月底回去。为促成会面,细心的龚老师特地挂越洋电话回厦大陈老师家取得陈老师在悉尼的联系方式,我们才没错失这难得的机会,多亏了龚老师。

   从我办公室向西北驱车约三十公里就到了陈老师的住处,是一占地超过一公顷的大房。我们到后,按了门铃,很快陈老师亲自为我们开门。我知道他也正期待着我们的到来。

  一阵寒喧过后,老师一再表示不好意思惊动了校友会,惊动了大家。我们陪老师走入客厅,老师告诉我,他来澳大利亚与儿子孙辈们过圣诞节是亲情,与我们是师生情,校友情。

   见到已有86岁高龄的老师身体健康,我很是高兴。一坐下老师告诉我们,从美国要乘飞机二十多个小时到悉尼。而这房子是他第一次来,房子占地大,他只到过这约五分一的地方,再过一周他又要飞去美国的休斯顿。这一连串的数字,就简略且一目了然地包含了丰富而完整的信息。维祥告诉安琪这就是我们学数学的特点,数字表达方式。

   陈老师健谈。说着以前的事,我们才知道陈老师是41年入学46年毕业,他是当时唯一的数学系的学生,是数学系最早的毕业生,而且是在抗战期间厦门大学搬到长汀办学时的艰难岁月的学生。我们的老系主任方德植老教授是42年来到数学系任教。我心想我们系可就是从那时开始了辉煌。

  老师还教过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数学家陈景润先生。我们系素来对学生的要求严格。当年还是讲师的陈老师在给陈景润上微积分课程时,陈景润是个十分勤奋认真的好学生。无论是作业还是考试,他总是在题目之后就写出简短的正确答案,而缺少中间论证推导过程。出于关心和爱护,陈老师亲自登门造访。陈景润似知老师为此事而来,忙从抽屉里取出自己写下论证过程的稿纸,嗫嚅地解释:“所有计算过程都有做,在稿纸上...”。

   我记得我入校读书时,当年老师常要求我们学习要“从薄到厚,从厚到薄”,求真、求实、求精,严谨与完美;特别是在考试时,老师总是要求我们在推导论证过程中不能直接引用已有的定理,应当自己重新推导证明。正是在这种严格要求下,我们从中学到了扎实的基本功和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使我们一生获益匪浅。就如维祥谈起他在福师大教书时,也继承了我们系老师的光荣传统。在福师大开创上课无须打开教案,而把课上的生动,精彩又井井有条的先例。这其中我相信有一半应归功于我们在老师们对学术的认真求实求精的精神带动下、熏陶下养成的学习习惯,加上维祥师兄有扎实的基本功、融会贯通的能力和勤奋认真备课的结果。

   老师谈今论古,还是象以前一样,象以前在讲台上同我们上《拓扑学》一样,不紧不慢,有条不紊,娓娓道来。谈起《拓扑学》,维祥说起陈老师善于把高深抽象的拓扑深入浅出形象的讲解令他至今难忘。莫比�斯�(Möbius strip)就是特例,将皮带头的一端旋转一百八十度再与另一端连接,就成典型的莫比�斯�,你可以不越过边界走到反面,正反两面是相通的。深奥的拓扑学顿然成了简单的皮带连接问题,简单又不失形象。望着老师,我宛如有回到二十八年前的学生时代,又能听到老师的声音老师的教诲,这是一种幸福。

   有谁会想到我会在毕业后二十八年,在悉尼见到老师?机会难得,与老师合影时,摄影师在捕捉镜头的当儿,老师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我心里暖洋洋的,我也紧握老师的手。

   心细的维祥师兄还准备了桃子李子芒果柚子,取其桃李满天下,硕果累累之意。很贴切地表达了我们对老师的敬意。老师也很关心校友会,对我们说搞好校友会是要有奉献精神的。就以他自身为例子,他那一届全校毕业生近两百名,因老师留校,他成了组织活动的联络员。在他们毕业六十周年的一次活动前,他花了近三年时间为每位同学编写简历介绍和他们的成果。而后在成功举办活动后,由于大家年事已高,决定以后不再组织大活动后,把所余会款十多万元捐献给母校校友总会。可见陈老师等老一辈知识分子敬业敬职多做少说多奉献的精神。

   不知不觉已是七点钟了,还有许多说不尽的话。维祥和我给老师留下联系地址,老先生对安琪会长说:请你也留下你的痕迹。我和维祥听后都乐了。数学式的术语幽默。陈老先生握着安琪会长的手,一再嘱托说:请你一定代我向在澳洲的厦门大学校友们问候,预祝大家新春快乐!祝福澳大利亚厦门大学校友会蒸蒸日上!我希望还能多活几年,再回来这里看看大家!

   老师一再坚持把我们送到门外,一再关照我们别走错了路,我们告诉他:数学系的学生方向感很强,不会走错。陈老师不无风趣地说:我担心你们会沿着莫比�斯带走回到这。话音未落大家忍不住笑了;可能的话我是很想沿着莫比�斯带走回到这。

   与老先生依依不舍道别,与先生紧紧拥抱。贴着先生的脸庞,我双眼朦胧了,失语了......

   回家路上,我们感慨万千。我们衷心祝愿我们尊敬的老师们健康长寿。希望今后能有更多的机会见到更多的往日恩师们!

                                 蔡少艾(数学系78级)

                                 二零一零年一月于悉尼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