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师德风范 » 正文

万惠霖:凌晨,老师家的灯光激励着我

发布时间: 2009-09-08 00:00:00   作者:沈晓丽/文 张向阳/图  海峡导报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厦门有4名教师获评省第二届杰出人民教师,4日下午,他们载誉而归。在这次获评的4名省杰出人民教师中,今年71岁的中科院院士、厦大教授万惠霖是最年长的一位。说起这次获评“省杰出人民教师”,万惠霖显得很谦逊:“不是说我做得很好,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采访末了,万惠霖还特别交待“你们写稿要留有余地,我并不是‘高大全’”。
  “敬贤灯光”典故流传一时
  在厦大化学化工学院,流传着“敬贤灯光”典故,说的是万惠霖教授和他的老师蔡启瑞的故事。他们都住在敬贤宿舍区,而且挨得很近。万惠霖每晚睡觉前,都会习惯地往老师蔡先生书房看上一眼,每次他都看到老师书房里还亮着灯光。
  万惠霖说,他经常开“夜车”,晚上至少工作到次日凌晨一点以后,两三点是常有的事,可每次蔡先生家的灯光总比他灭得晚。“蔡先生比我大24岁,那么高龄还在开夜车。再者,作为学生,我的知识积累比蔡先生差很多,我更应多努力。”
  采访过程中,万惠霖很少提到自己,更多提到的是自己的老师蔡启瑞先生。“老师是我的榜样,跟老师比,我还做得比较差,还有很多学习的空间。”
  不仅要教知识,更要教品行
  在万惠霖看来,作为一名老师,首先是教给学生知识。而在这方面,万惠霖是“尽我最大可能、所知道的一切,非常努力地教学”。
  不过,万惠霖认为,老师除了教知识外,还需与学生一道在品行方面共同追求健康发展。“品德修养是一辈子的积累,不是年轻时做得好,老了就不用做了。在这方面,我与学生是一道努力的,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出来。”
  1997年就被评为中科院院士,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老院士”,万惠霖从不怕丢脸,“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我就说不懂。什么结果是哪个老师做的,虽然后面我参与了讨论,但我还是会说这是这个老师做的。是谁做的就是谁做的!”
  “我只是一个肯学习的人”
  万惠霖给人的感觉很谦逊。“我只是一个比较肯学习的人。组织上交待的教学或是其他任务,我都很认真地去做。”万惠霖说,当年获评院士,也是在那个时代,做了力所能及的工作,但也相当不容易。
  或许是工作太“较劲”,万惠霖从年轻时就患上了失眠。1991年开始,每晚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我的脑子一直活跃着,一直在想问题。如果这天真有什么问题要想,这个晚上肯定睡不着了。”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