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校友风采 » 正文

南医大八旬老教授,用行动诠释“活到老,学到老”

发布时间: 2014-03-06 07:57:36   作者:陈思宇、丁竞竞、 耿莲莲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南京医科大学留学生课堂里,一位满头银发的老者正认真聆听着任课老师的讲授,并不时提笔记录,而他这一坐,就是整整3节课。这位老者就是国际教育学院首届督导专家、原基础医学院组织胚胎学系的郭仁强教授。虽然教授已年逾85岁高龄,但对待学习与工作,他至今仍热情无减,无一丝懈怠。比如,他通常乘早上6:50的校车,来到江宁校区,听留学生课程,下午4:40回市区的校车上,仍然会和年轻的留学生任课老师讨论上几句,或关于如何更确切地用英文表述专业知识,或关于英文授课如何获得更好的课堂效果……

350万字的医学大辞典

“我不懂医学。”1953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生物学专业的郭仁强老师进入南京医科大学的前身——江苏省立医政学院组织胚胎学教研室工作,面对医学领域,马上觉得知识不够用。“当时我的主任让我一年学一门课程,于是我就开始通过翻书、听课自学医学。第一门课学的是病理。可以说,我的医学不是一年学成的,是几十年学的。”

在多年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郭老为学校的建设做出了不小的贡献。其中,尤以教学和教材建设成绩突出,在国内组织胚胎学领域享有较高的声誉。编著多部专著,并用了长达20年的时间,翻译和审定了350万字的《英汉双节邱式医学大辞典》。这期间,由于郭老不懂医学,因此还特意找到当时的南医大校长——张振声,请他批了一个条子,特准郭老可以不限时间不限次数在图书馆借书。就这样,郭老前前后后借了30多本书,才最终凭着这种迎难而上的毅力,啃下了编纂医学大辞典这块硬骨头。

“做事情就是要不怕困难,如果一碰到困难就退缩,怎么能成事呢?”郭老这样说,“虽然我翻了几十年书,但觉得不亏。”

千页的备课笔记

早在七十年代,南医大招收坦桑尼亚留学生班之际,郭老就开始探索全英文教学。一开始,没有英文教科书,于是每个教研组就派两位老师去把中文教材翻译成英文。“我每天在家听BBC,学口语,花2年时间翻译了3本书,一本教科书,一本实验教材,一本图谱。”郭老说。

2004年,郭老开始教印度学生,“这也算是我在教学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印度是个大国,方言音多,加上留学生语速快,常常很难听懂他们的意思。”于是,为了备好课,郭老借了加拿大、美国、英国三地的教科书,“看别人怎么写,同时做笔记,用画图的方式加深印象。”

老师的备课笔记都是英文的,当时常在基础学科英文授课老师中作为样板传阅。”基础医学院教务办陈巧凤主任,回忆起郭老对推动和促进基础医学院英文教学进步所做的贡献时,不由地感慨。组织胚胎学系年轻教师王晖及罗莉老师,都保存着郭老当年的备课笔记,“总共有45本,每本都是那种最厚的硬皮笔记,一本200页,加起来有差不多1000页。”最让青年教师感叹的,是这一沓厚厚的备课笔记都是图文并茂,“用彩色铅笔画的图,非常生动形象。”

100份听课记录表

2006年起,郭老被聘为国际教育学院首届督导专家。

作为组织胚胎学的教授,郭老听起本专业的留学生课程来格外仔细,对年轻老师的要求也格外严格。“原条形成、三胚层形成、三胚层分化、神经胚形成以及胚如何从扁平状变为圆筒形,都是早期发生的重要内容……本次任课老师只用了25分钟就讲完了以上过程,讲得过于简单,学生难以理解,因此提出下列看法……”通常,郭老这样的督导听课笔记一写就是近千字。

国教院要求每位督导专家每学期听课20次,而老师则听了不少于50次,且都是3-4课时连听。有一次,督导专家在国教院领取听课记录表时,老师一下领了100份。国教院教务处黄晓嘉老师说:“老师这种执着和奉献精神,感动着国教院的每一位老师,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也是鞭策我们前进的动力。”

老师知识渊博,并不局限于本专业。为了能听好课,提出有价值的建议,每次听课之前,郭老都会自己先去图书馆借书查阅,寻找最新的研究进展。“只有自己对所听的学科心中有数,才能准确地点评。”郭老说,“另一方面,对任课老师也是一个督促,在教学内容上更高地要求自己。”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