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南强故事 » 正文

忆教育家郑贞文先生

发布时间: 2011-11-18 00:00:00   作者:苏林华(1944级机电系)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1920年间、新加坡侨领陈嘉庚先生筹办厦门大学。10月间、厦门大学筹备委员会在上海市召开第一次会议,成立了厦门大学委员会,聘请留日、留美的教育家邓萃英为厦大首任校长。邓氏则推荐学者(编译家、化学家及教育家) 郑贞文为教务长、何公敢为事务长(总务长)。
1921年4月6日,厦门大学假集美中学举行开学仪式,三千多名福建省及厦门市各界代表与厦大及集美师生参加了大会。仪式中奏起了由郑贞文作词、赵元任作曲,以鹭江为背景的“厦门大学校歌”,全词如下:
       
                     自强! 自强!学海何洋洋!谁歟操钥发其藏?.
                     鹭江深且长, 致吾知于无央。
                     吁嗟乎!南方之强! 吁嗟乎! 南方之强!
                     自强!  自强! 人生何茫茫!  谁歟普渡驾慈航?
                     鹭江深且长,充吾爱于无疆。
                     吁嗟乎! 南方之强! 吁嗟乎! 南方之强!

  但邓萃英氏虽于 1920年12月正式到任,且在 1921年4月6日在厦大开学仪式中担任主席,惟他原即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难以兼顾,且他与陈校主在理念上有所不同,故一个月后(即1921-5-8)提出辞职,校长之职便由郑贞文暂代。至6月中旬、陈校主新聘之林文庆校长自新嘉坡携眷到任,郑贞文即回任教务长及兼秘书长。至是年8月,他正式辞职回上海商务印书馆,仍任编译主任。他前后在厦大工作大约十个月。
郑贞文担任教务长期间,负责厦门大学的筹备工作,甚有贡献;且他在集美时与陈嘉庚先生毗邻而居,曾共同对校舍建造及部(院)科(系)之设置悉心筹划。时至今日,仍可看到此公评: “郑贞文为创建厦门大学做了许多奠基性工作” 。

 

郑贞文生平


  
郑贞文字幼坡、号心南,福建省长乐县人,1891年3月2日出生于福州,12岁时考取秀才,15岁去日本留学,18岁时(1909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1911年武昌起义后回国,先后任都督府教育部专门科科长及福建高等学校教务长。
1912年8月又去日本深造,1915年入日本东北帝国大学攻读理论化学,27岁(1918年)时得理学士学位。毕业后回国,是年秋、应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馆之聘为编辑,翌年任该所理化部主任,主持化学及其他自然科学图书之编审工作。
1920年10月至1921年8月间、他应聘为厦门大学第一任教务长。离职后、复返商务印书馆为编译部主任,前后达 11年。其间曾参加国民政府全国教育会议,并发起及成立中国化学会。他曾经主编巨册之 《化学大辞典》,底稿己完成,却在1932年 “一二八事变” 中,因商务印书馆是日军蓄意要破坏之文化中心,故大楼被炸毁,书稿化为乌有。1932年6月,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 “国立编译馆” ,他被聘为专任编审及自然科学部主任,和译名审查委员会主任。
1932年,他41岁时,回乡担任国民政府之福建省政府教育厅厅长,一直做到1943年底(他52岁时),他得以大展鸿图、造福家乡;可以说在这11年中、是他事业的黄金时代。按:當年省政府组织较为精简,全府只有教育、民政、财政及建设四厅,及农林、卫生、交通及保安等处。教育厅厅长直接向省主席报告(当然也得向中央之教育部长报告),但当年两者之间并无主管教育之副省长、也无党委书记,所以他很能放手去做;不过厅长之下、并无副厅长,故他颇忙!
巧合的是,他这11年教育厅厅长任内,却正是我从福州省立实验小学一年下期起,到私立英华高中三年上期间之求学时期。在这11年间、我都在他的学制下求学,故对其各种创举与措施都亲身感受,当在下文述之。

 

 

普及省内教育    提高学术水准



1932年、亦即约 80年前、他接任教育厅厅长,其时省内民智尚未大开、教育程度落后。他则普设公立中小学,及允许私立学校之创办与扩充、但须向政府立案;他提倡国语(普通话)教学、禁用方言。他将教师改为聘任制、不得欠薪;开办教师补习班及培训班,以提高教学水准。在各县市普设民众教育馆。各校设置清寒奖学金、战时华侨学生也有补助金。
对于他一手创办之省立中学,他尤其关心,经常派督学及视导前来辅导,他本人也常亲临视察。由於我初一上时、在省立南平初级中学上学,其校歌歌词便是郑厅长所作、是以校址紫云岗为背景的。我如今还记得其大要如下:

 

                      噹! 噹! 噹! 噹! 紫云钟声响。
                      声激剑水九峰,四方学子聚一堂。
                      好学力行昭校训,训教并施育众芳。
                      --------------------      紫云钟声永噹噹!
       
郑厅长为倡导大家应爱乡爱国,写成一首全省中小学师生都在唱的歌:
                                     
                      山苍苍,水泱泱,绿榕丹荔是我乡;
                      鱼盐利薄,竹木材良;
                      果熟茶香粳稻黄,更饶煤铁地中藏;
                      青年青年,今日何日,复兴民族倚谁任?
                      快起来,努力生产,增进富强!
         
教育厅内设各科室,其中督学室对各中学教学及上课情况特别关注。督学时常到各公私立中学视察,抽查某教师教学实况。即:督学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听课,然后回厅送评,对于整个校况也作实勘,提出改进之道;这位督学离校前、还会对全校师生作一学术性报告。据悉、当时厅内颇多科长、秘书和督学多是来自厦大。
教育厅为提高学生程度,严格实行会考制度,即使抗战期间,初高中毕业前仍须参加厅方主持的会考;即学校三年成绩占50%,会考成绩占50%,故会考对毕业与否关系重大。如学生总成绩不及格,则须重念半年再考。
我初中三年下期时、在迁往邻县永泰、基督教会创办之福州格致中学就读,因日军在4月间攻占福州,致所有福州外围县份的中学被迫内迂,教育厅才决定本年暂停会考。但到了我在迂至顺昌县洋口镇之福州英华高中攻读高三下时、我们全班同学便须在暴雨中,穿了草鞋、戴了斗笠、疾走两小时到顺昌县城、参加厅方主办之高中会考,在两天内要考五科 (即: 国文、英文、数学、理化及史地),总成绩合格者、才能取得高中毕业资格。我因成绩较好、后还被保送到国立厦门大学。

 

抗日救亡   民教民训



 1937年7月7日发生卢沟桥事变,国民政府号召全国军民对日抗战;8月13日淞沪开战,数十万国军激战三个多月后、受损大半而西撤,国都南京迫而迂至四川重庆。至是福建省政府也将省会自福州搬到闽西之永安县;所有大专院校及省立中小学都迁至内陆各地。国立厦门大学在校长萨本栋领导下、于1937年年底迁至闽西长汀,厦门则在1938年5月12日为日军占领。
抗战初起时,郑厅长为发动全省中小学师生要爱乡卫国 、故再亲自作词、谱成一首激励士气之歌如下:

 

                     福建是我们的家乡,一千三百万的斗士,
                     守着这十二万方公里的地方。
                     敌人来吧,杀!把铁血安定我闽疆。
                     瞧,那蜿蜒的江水,崎岖的山脉,
                     正等着吸引敌人的血肉,
                     可别想在这里有半点儿猖狂。
                     来吧,我们一千三百万的斗士,
                     不怕死,不怕伤,
                     守着这十二万方公里的地方,     
                     保卫福建,保卫我们的家乡。
         
这首歌我们在校内外都常唱的。在这里可看到 七十多年前,福建省人口才只一千三百万, 而今日快要三倍了。(据2006年调查,已达三千六百多万人了。)
1938年底前,省内大专院校及省立中学均己迁离省会福州至内陆,但私立(包含基督教会创办者)中学仍有很多留榕。由于日机在1939年4月里、每日猛炸福州,於是教育厅下令、私立中学也必须迁到内地。我那时才12岁、在福州私立光复中学念初一下,也就离家跟着学校到邻县永泰之葛岭镇去住宿上学;初二上转学到迁至永泰县城之私立福州格致中学念初二上,但到了1940年4月、日军攻占福州,学校逼得要搬到闽北邵武,我们学生就自己组队、翻山越岭涉水走去;我们不作日本顺民,要奔向政府的辖区去!
抗战之前开始,省内所有公私立高中都得受军训,故我在英华高中三年期中都是在军训管理制度下生活着。不过这方面是由军方主办,教育厅协办。
为配合抗战,教育厅曾发动全省高中及高职二年级学生停课一整年,到偏僻县份和乡村去发展民智,即称为” 民众教育” (“民教”) 者 ;或下乡组训民众,称为” 民众训练”(“ 民训”) 者。这项运动办了好几年,但我入高中时已停办了!
为激励斗志,郑厅长倡导“笠剑学风”,即参加民训及民教者、鼓励每人自备一把短剑、逢山开路、遇敌搏斗;并日常戴上农用竹笠、风雨无阻、为民众服务。为此 郑厅长还特地填词成歌,如今我只记得一句,是“倭刀怎比得笠剑坚” !

 

振兴科学



郑贞文先生出长教育厅后,对全省之科学发展,更特别用心。抗战前、即1933年(民国22年)时,他便在福州办起“福建科学馆” ,其设备与陈列均甚新颖先进,馆长为留日之闽清人黄开绳先生。巧得是黄馆长之弟黄开绛正是我在省立福州实验小学四、五年级时的级任老师、所以他常带我们全班整队步行到科学馆去做试验、看科学示范表演,获益良多。
1939年(民国28年)上半年,固然当时省政府与所有公立大中学均迁至永安或内陆,但福州仍拥有科技设备精良的私立中学,故郑厅长宣布三月份各学校放春假一周作为 “科学运动周” ,他还特别回到福州来主持盛典;这时科学展览、学术演讲、理化试验之现埸比赛,他都亲自到场核察,并予评判。
这时他又亲自为科学运动周作歌词如下:

 

                     机在天上飞,艇在海里走,
                     穿山过岭有轨行车不稀奇,
                     传信通话有线打电不算巧,
                     体内输血救死人,空中取氮制肥料。
                     科学创造了,人类的文明,
                     夺天工,尽地利,造福人生功不少。
                     朋友,朋友,快破除迷信,
                     努力科学增生产、固国防,用脑兼用手,
                     向前走,向前走,迎头赶上莫落后。
         
从今日的眼光看来,七十多年前时的这些科学成果,如今并不稀奇了,但当时郑厅长指引大家向前走、要引头赶上之语则是对的!
我们进入高二时, 化学课本便是采用郑贞文厅长编的书,分为上下两册、分在高二上和高二下之一学年内念完;他编得很简明扼要、条理分明,是本好教科书;据悉已风行了一、二十年了,不过也随时代之演进而予适当修订。
到了1943年(民国32年) ,即我在战时搬到洋口镇之私立英华中学念高三上时,学校自费在临着蜚江之山坡高地处盖了一座木造两层楼,作为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室与教学及研发中心的科学馆。陈芝美校长将之取名为“心公科学馆” ,以纪念郑厅长对福建科学与教育界之贡献,(按:郑贞文厅长别号心南,故尊称之为”心公”。),并邀请郑厅长前来主持该馆之落成典礼,他也答应了。
郑厅长居然不避风霜、不运千里自遥远之闽西永安吉山教育厅所在地、搭了公路局班车(按:战时厅长可没有专车的)经崎岖山路之沙县、三元县,而至南平;然后乘汽船上溯到闽北顺昌县洋口镇;单程便须三四天、可够辛苦!后来我们才知道,郑厅长之愿来校、固为推进科学、但他与陈校长公誼私交良好也是一因,那是基于当年曾共事过私立时代之厦门大学而起: 郑厅长是第一任教务长;陈校长则于建校初期、即执教厦大教育科(系)前后达八年。(按:陈芝美教授曾带领第一届厦大教育科(系)应届毕业生前往上海、南京及福州等地作毕业旅行,其
“ 日记” 见之於  <厦门大学校史第一卷>上。)
记得当天是在“心公科学馆”前面小广场处举行开馆仪式,我们高三同学大部立于馆内暂闭之门窗后方,待郑厅长剪彩时,军号与鞭炮声大作,我们便把门窗徐徐推开,象征着开馆了!之后,他为我们作学术演讲,即化学元素之命名原则。因我国元素周期表上之命名、都是他当年一手研发及厘定出来的,听后我们印象都更为深刻。由于他这次的光临,使大家对於科学更为注重。

 

郑厅长离职之后



  1943年底,省府人事更动,郑厅长担任11年教育厅厅长职后、由东北籍之徐箴继任。(按:一年多前,主持省政十年之陈仪主席已由刘建绪接任。)之后、郑贞文先生即不再在仕途上发展,但关心地方公益。抗战胜利后、1946年暑假中,我在福州报纸上看到一全版之大幅启事,便是由他及陈芝美博士等地方名士领衔发起成立厦门大学福州校友会之举。
1949年新政府成立后,闻他曾任福建省政协委员,省文史馆馆员及对台广播组编审,也写了不少“回忆性”文章。1965年、曾为福建历史学会发起人及理事。但在1966年5月开始之文化大革命中,他几经折腾,终因肾脏病于1969年11月24日在福州逝世,享年78岁。
郑贞文先生有三子女:女郑真、毕业于基督教会创办之福州文山女中、嫁予陈仪主席之弟,后在台湾居住,敬师爱校:由于我大姨陈金屏曾任该校教务主任、后独居纽约长岛,故我常见到她与文山校友寄来慰问信与圣诞礼物。长子郑善、在格致中学念高中时,我在同校念初中;他在国立厦门大学 1946 年会计系毕业后、到台湾银行工作,后则回福州。次子郑美,抗战初起时,自福州转学到南平基督教会办的流芳小学六年下期,与我同班一学期、也同届毕业;后他升学省立永安中学,不幸因游泳溺水早逝。

 

 

后语



  我承厦大母校之邀,身历其77 /80 /85 及90周年校庆盛典,每闻雄壮之校歌声而有感;闻文革期间,因歌词中有 “谁歟普渡驾慈航”等句、语有“偏差”而受批判,遂而辍唱一二十年之久。至1986年厦大65周年校庆时,旅美1947级李联欢学长在大会堂上大声疾呼要恢复校歌,始引起校方重视,而后才逐渐恢复。
大家从厦大校歌会记起作词者是郑贞文先生,但却不要忘记他在厦大开创时、担任第一任教务长期间对学校之贡献。故现请阅厦大八十周年校庆时、校史馆主编
之《厦门大学知名校友传略》中对他的评语;“郑贞文在任职期间,为厦门大学的筹办和开学,及与学校创建有关事务等作了积极的、有益的贡献。” 之语。
由于他担任11年教育厅厅长时、我均在其学制下求学,故现也将当年之感受与心得、报导予大家,因作此文以纪之,请各位良师益友不吝赐教!

 

                                                                     苏林华; 2011年11月于美国南加州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