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南强故事 » 正文

缅怀卢嘉锡老学长对晚辈校友的深切关爱

发布时间: 2009-06-18 00:00:00   作者:鹭江明月(福州校友)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母校具有许多优良传统,其中校史教育、对校友的关爱,历来都是贯彻始终、十分突出的。尤其是,不论是在校期间还是毕业之后,母校许多知名老教授、老学长,不论他名气多大、职位多高,对学子们仍然一如既往的关怀与爱护,有些事例是很感人的。
  我是1978年考入母校生物系的。80年代初毕业之后,在工作之初,曾就不少专业上疑难问题写信向母校的汪德耀、唐仲璋、翁绳周等老教授求教,他们总是在百忙中及时回信,或亲自打电话,给予指导答复。对他们也不了解的问题也总是谦虚地表示,自己对此专题也不了解,推荐建议我向另外相关专家进一步咨询。这些往事回忆起来仍然使我深受教益与温暖。
  工作几年后,我积极参加校友的各项活动,而接触校友会则完全缘于一次偶遇。那时我与夫人正在交友阶段,她还在福建师大就读。有一天,两人从我家出门逛街,在巷口尚宾路省外贸公司礼堂外马路边聚集很多人,我们近前看见门口放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厦大福州校友会校庆活动报到处,我出于好奇便上前打听,几位白发苍苍的老校友非常热情地向我介绍福州校友会的情况,并领我前去登记。那天,开完庆祝会还放映了台湾电影《欢颜》,当时台湾电影在内地刚刚解禁,还只能在内部放映。后来我每年都争取参加校庆活动,还主动承当了本单位40多位校友的联络沟通任务。通过校友活动,认识了在福州的许多德高望重的老校友,尤其是大家都敬仰的卢嘉锡老学长,他是国家领导人,也是农工民主党的全国领导人。他有在福州,都会来参加校友会的校庆活动,柱着手杖在台上发表感言,声音宏亮,他的开场白通常是:“今天是老少一堂,群贤毕至,我是老者之一,群贤之一”。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我在校庆和农工党活动中,多次与他有接触,深受到他的关怀与勉励。
  卢老女儿卢葛覃女士曾在我单位从事食品卫生工作。80年代中期,福建开始大量种植食用菌,项南书记还亲自撰写文章“尖子赞”,在福建日报上表扬在古田种植食用菌的一位农村能人。但当时种植水平较低,技术含量少,菌种接种和种植过程中杂菌污染很严重,影响效益。当时在福州工作的几位厦大生物系77、78级校友打算携手攻关,研制一种气雾消毒剂,帮助农民兄弟解决难题,提高效益。并酝酿要开办一家生物防治技术的民营科研所。当时这是新生事物,对相关政策吃不准,几番讨论,难以定夺。于是大家推荐我作为代表,通过联系,专程前往省物构所,拜访卢老,向卢老咨询。因为卢老是国家领导人,又担任过中国科学院院长,对民营科技政策肯定有深入了解。卢老非常和气,他详细了解我的来意,向我讲解了相关政策,并给我们热情鼓励,并且说:你们都是厦大校友,将所学用于生产实践,是一大方向,国家是鼓励的。厦大是南方之强,你们的科研所就叫“南强”吧!亲笔为民营所题写了所名:“福州南强生物防治研究所”。当时在福州市科委注册此类科研所属第2家。后来,研制的产品很有成效,得到推广。但后来由于大家都各忙于自身业务,这个所不久就解体了。随后,我作为农工党员,参与福建农工党党刊的编委工作,请他为党刊题写刊名“农工闽讯”。这些往事,虽已过去很多年了,但卢老对晚辈校友的关怀与鼓励却永远令人温暖,令人缅怀。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