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南强之光 » 南强故事 » 正文

萨本栋校长二三事

发布时间: 2009-01-06 00:00:00   作者:郑启五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萨本栋,字亚栋,福建闽侯县人,1902年7月出生,1922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随即被派送美国,入斯丹佛大学学习机械,在获得学士学位后转入麻省武斯德工学院,获电机工程师学位,又转学物理,获物理学博士学位,被美国西屋公司聘为工程师。1928年回国,26岁即应聘为清华大学物理学教授,长达八年之久。1936年再度赴美,为俄亥俄大学访问教授。1937年7月6日在国难当头的时候,回国任厦门大学校长。
  萨本栋博士是清华园中的才子,厦门大学从私立改国立的第一任校长,于1937年7月下旬自北平抵达厦大上任。当时他36岁,是全国最年轻的大学校长。在抗日战争极度的困境里,他把厦大迁往闽西山区的长汀,“披荆斩棘,惨淡经营,校务蒸蒸日上”,使厦大有“抗战期间东南最佳大学”之誉。1949年1月,他因积劳成疾,不幸英年病故,时年47岁。

  为纪念我们敬重的萨本栋前校长百年诞辰,我曾单枪匹马,自掏腰包,凭借种种印象和线索,在1940—1944年共5年的旧报纸的剪报堆中久久地寻觅,寻觅的范围包括家庭的珍藏、本省的长汀县图书馆、福州的福建省图书馆、厦门大学图书馆报库、北京的国家图书馆缩微室等。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共发现5幅萨本栋博士的题词墨迹和3篇关于厦门大学师生惜别萨本栋校长离校的特写。这些资料之所以珍贵,并且赋予它们“发现”一说,是基于资料丰足的《厦门大学校史》(1921——1949)一书未见提及,笔者所见的缅怀萨本栋的文章也均未见提及。

  萨本栋博士的五幅题词源自《中南日报》。该报创刊于1938年,原名《汀江日报》,在闽西长汀出版。据介绍,该报由厦大毕业的罗翰先生主持,厦门大学各方参与协办,是当时闽赣两省的主要报纸之一。该报的几个主要的学术副刊——《语言文字导刊》、《教育周刊》、《商学》、《经济》等都是由厦门大学的教授主编,内容丰富,深入浅出,颇受读者欢迎。

  特写三份源自在《中央日报》(福州版永安印发),在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中央日报》在福建境内分有福州版、厦门版。而福州版在时间上又分有永安印发和福州印发两种。

  由于战火纷飞、时代的久远、印刷的落后等等诸多原因,这些劫后余生的老旧报纸资料破败不堪,残缺不全,字迹模糊,因而所有的发现都是弥足珍贵和极为难得的。

  这几份原始剪报资料中题词五幅如下:

  一、萨本栋提写的刊头“史佚”。由“国立厦门大学历史学会”主编的《史佚》副刊创刊号出现在《中南日报》1943年5月9日第4版上。

  二、萨本栋为联合国国旗日特刊纪念敬题“风雨同舟艰危与共”,刊《中南日报》1943年5月9日第4版。

  三、萨本栋提写的“中南日报五周年纪念——发聋振聩”,刊《中南日报》1943年5月11日第4版。

  四、萨本栋题词“德高寿永”,刊《中南日报》1943年10月31日第4版。

  五、萨本栋题词敬祝“嘉庚老伯七秩大寿——耆英望重”,刊《中南日报》1943年10月21日由“厦门大学校友总会、集美学校校友总会长汀分会”合编的“校主陈嘉庚七秩寿庆特刊(二)”。

  厦门大学师生惜别萨本栋校长离开长汀赴美国讲学的特写三篇,介绍如下:

  一、《萨本栋离汀时师生惜别速写》(400字),作者不详,刊《中央日报》(福州版)1944年5月15日第3版。全文如下“我国物理学泰斗、现任国立厦门大学校长萨本栋博士,报聘美国讲学,宣扬国策。消息披露,山城鼎沸,萨校长于本月12日自汀启节西行。是晨风和日暖,云彩分明,山城景色,益外清鲜。六时许,厦大全体师生、教职员、校友、工友,队伍整然,浩浩荡荡。横岗下市街,绵延里许不绝,汀市万民拥挤,争仰萨校长伉俪风采,各方争摄玉照,交通为之阻塞。抵达中山公园门首,萨校长身着浅绿中山装,精神奕奕,笑容满面,挥帽惜别。当由厦大姚慈心、庄昭顺、黄婉仙三女士进前呈献鲜花两束、小型校旗一面;并由语言学家、现任该校文学院长周辨明博士,引导欢呼,一时中美国歌,声震寰空,“送亚栋呼”、“厦大冲锋呼”、“一帆风顺乎”……旋绕耳际,萨校长伉俪于掌声如雷中登车离汀。”这些珍贵的文字记录如电影胶卷一般,摄下了58年前的那个难分难舍的时刻。

  二、《厦大艺展——欢送萨本栋校长赴美讲学》(4000字),作者半圭(即本文作者的母亲陈兆璋,当时为厦门大学历史系二年级的女生),刊《中央日报》(福州版)1944年5月18日第4版,文章分为“天上·人间”、“艺展全貌”、“厦大一日”、“会场出口记趣”和“尾声”共五个部分。

  文章记录了1944年5月7日,师生员工们特在大礼堂举办《欢送萨本栋校长赴美讲学——“厦大艺术展览会”》,这次展览会的主席是厦门大学经济系四年级的郑道传同学。展览会内容十分丰富,有余、虞愚、何励生、陈三畏的书法,三畏、枫野、世权的金石,一雄、启典、金徕的水墨写生,尚安的铅笔画和纪杜的漫画;还有许多木刻和校园摄影,以及《厦大一日》的十篇优秀征文。大四学生出版股连夜出版了多达四张的《艺展壁报》。师生们争先拿出自己的特长,抒发对萨校长依依难舍的情感!展览会上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两张照片,一是萨校长八岁时的旧照,二是萨校长与萨夫人伉俪的结婚照,使整个展览会亲和地象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郑道传别开生面的展品是《萨校长来厦大的前前后后》,选辑了一叠叠的电文和信扎,让历史的邮件真切地诉说当初萨师创业的艰辛!临行前的萨校长和夫人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展览,在师生们的各种作品前流连往返,展览会设有一本签名题词本,萨校长的题词“艺术家是天生的”,亲切而幽默,且字迹娟秀可人。萨夫人的题词是“文化的提高有耐天才的人服务大众”。

  三、《萨本栋先生赴美讲学离汀纪盛》(5000字),作者是吴亮夫,刊《中央日报》(福州版)1944年5月23日《中央副刊》。文章分为“欢送,欢呼的准备”、“真挚的敬礼”、“伟大的行列”、“不灭的印象”、“精神远播”、“菩萨出山,合境平安”等七个小标题。文章似乎与《萨校长离汀时师生惜别速写》是出自同一只笔,但内容更详尽,文字更鲜活,更有青年学子那奔放的气势,其中《精神远播》一节至今读来,仍令厦大人心潮澎湃。它是这样写的:

  “汽车的马力吼动了,将要向千山重叠的去处驰骋。‘自强,自强,学海何洋洋,南方之强’唱完了校歌以后,一面蓝绸绣着校训‘止于至善’标志的小型校旗,两束杂色美丽的鲜花,开始分由三位女同学呈献在萨校长伉俪的手里,掌声如雷,欢呼若狂。‘厦门大学’的旗帜将要飘扬在西方,‘止于至善’的精神将要远播在美国……”

  凡此种种,充分体现出当时为长汀时期的厦门大学呕心沥血的萨校长与师生员工在艰难之中结下的情感,留录了一个敬业的校长非凡的人格魅力!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