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中心 » 各地校友会新闻 » 正文

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春节帮困慰问纪实

发布时间: 2014-02-14 16:58:38   作者: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老年分会理事会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在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黄辉会长和理事会帮困奖学基金管理部叶治平领导的关心支持下,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老年分会理事会通过商酌,决定在春节期间对近20位关心校友会工作的老年校友和生活上有困难以及身体欠佳的校友进行慰问。以下是帮困和慰问纪实。

116老年分会理事卢润祥前往仁济医院看望了正在住院治疗的曾文渊校友,让我们欣慰的是曾文渊学长的身体正在康复中。他非常感激校友会对他的关心和慰问。

理事卢润祥与曾文渊学长交谈照片

117老年分会黄启寅会长和伍欣欣副会长探望了薛蕃康、楼庆帆、陈志雄三位老学友。

薛蕃康学长是一位慈祥和蔼的老教授,今年已93岁高龄,从上海外国语大学退休。谈起他解放初期从美国留学归来,满腔热情地投入祖国的教育事业,创建上海外贸学院及外经贸系,教书育人的辉煌过去,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当谈到与他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人黄艳英于201311月因患绝症,前后仅20余天就匆匆离他而去时,十分伤感。为此我们也感到惋惜,如果老年分会早点成立,早一点拜访薛老,或许就能见到同是厦大校友的黄艳英学长。她是厦大法律系44级校友,从上海国际贸易促进会退休,开朗活泼,里里外外一把手,是家里的主心骨。让我们缅怀她,愿她在天堂快乐,保佑家人平安。他们养育了三个儿子,个个精英,事业有成,令人羡慕。访问中,我们见到了身为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领导的大儿子,他亲自为父亲到新华医院配了一大包药送来,又急急忙忙赶去上班。春节期间,保姆返乡,他将接父亲回去同住。他们对我们的到来表示了由衷的感谢。

薛蕃康学长与黄启寅、伍欣欣合影

楼庆帆是一位热情干练的老校友,今年92岁,他夫人一起接待了我们。他1942年入读会计系,对厦大充满着情感,曾撰文回忆在厦大的美好时光,并收编在《南强记忆》这本书中。他对工作了几十年的上海医疗器械厂也是满怀深情并撰写回忆录。对于老年分会的成立更是欢欣鼓舞,因为年迈体衰而没能参加成立大会,自己的退休工资也不高,但他硬是补交了200元会费,表达了一片赤子之心。

楼庆帆学长与黄启寅合影

陈志雄老师是我们厦大校友会的老领导,他热心校友会工作已经25年,虽然已86岁高龄,仍然活跃在第一线,是校友会的活地图、活账本。老年分会的成立,也得到他的鼎力相助,为我们募集资金,并参加各项筹备工作。他为人热情真诚,经常走访慰问老校友,得到大家的尊敬。对化学系92岁的王其灼老学长经常问寒问暖,关怀倍致。陈学长兴趣爱好广泛,特别是书法,各种字体都书写得美妙。他每天练功不断,把动与静结合到完美境界,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这天下午分会副会长叶炳栋来到财金系48级的周展对学长家中,这是一套面积不大的二室一厅的住房,屋内摆设显得杂乱且陈旧,顿时让来访者感到一阵心酸……;原来周学长是位独居老人,他今年87岁,老伴于10个月前过世,膝下无子女。当问他平时生活如何料理时,他说烧一大锅粥放冰箱中,要吃时再热一下,菜与邻近饭店联系好,需要时打电话饭店会送到家里。生活就是在这样孤独而平淡中度过,让他最感到头痛的是平时连讲话的人都没有。

所以今天校友会有人来看望他,他感到由衷的开心并万分感谢上海校友会的领导。交谈中周学长讲到他坎坷的经历,那是1957年被打成右派。工资由原来的78元降到14元,他说我是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有什么错却蒙冤整整20年,直到1977年才得以平反恢复名誉。他说他能活到今天都是因为他心胸宽广,从不计较。他说:“宽容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并一直激励着他这一生。周学长拿着送去的“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老年分会通讯录”时,称赞说:“太好了”,但对着缅怀80位校友名单又无限地惋惜,因为其中有不少他熟悉的名字。不觉之中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多想再陪伴老学长一会……,但还是不得不依依不舍地向老学长告别。

周展对学长留影

118分会理事陈伟伦与叶炳栋约好去探望化学系50级侯天铎和王尔文二位学长,二位学长均已86岁高龄。侯天铎学长热心于校友会活动,尤其是在筹备老年分会时,积极协助联系老校友,王尔文学长所在敬老院的信息就是他们几位50级校友提供的。侯天铎学长因住房条件差(仅一小间),婉言谢绝了我们到他家拜访,当知道我们要去王尔文学长所在宛贤敬老院时,就约我们一起去,这样他还可以探望他的老同学,我们欣然同意了。下午2点半我们在宛贤敬老院与二们学长见面了,二位学长非常高兴并万分感激校友会领导对他们的关心。王尔文学长二腿膝盖因被撞伤而动了手术,不幸的是手术失败造成二腿膝盖关节坏死,无法站立,上下床和坐轮椅均要别人帮助。王尔文学长所在宛贤敬老院条件较差,一间七、八平方米的房间放了三张床位,一个月收费三千多元,服务项目是:床位(床上用品自备),三餐(但伙食很一般),一般护理(帮洗脸擦身);医疗费用自负。因住客85%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所以生活的空间基本上局限在这间小屋内。在我们告别时,嘱咐他们今后有什么困难或是需要帮助时,老年分会通讯录上都有联系电话,及时与我们联系,他们再次表示感谢!

120正值大寒节气,卢润祥和许钟瑶二位分会理事先后看望了朱浩然、黄登凯、陈慧芬、朱翰声等四位老校友,并分别送上了慰问金或慰问品。

朱浩然校友住在老式工房五楼,夫妇俩目前与孙女同住,室内陈设比较简陋。在交谈中了解到朱学长大学毕业后分配在福建省政府部门工作,而其爱人则在上海,夫妻长期分居两地。直至上世纪80年代因工作需要和有关领导关心才调回上海。可以看出这个家庭收入不丰,生活很简朴。朱学长体弱行走不便,加上楼层高且无电梯,无法下楼,因此只能每天呆在室内,感到十分寂寞。对于校友会派人看望他并送上慰问金,表示非常感激。

朱浩然夫妇照片

黄登凯与陈慧芬夫妇是生物系4950级的老学长,都分配在上海第一医学院(现复旦大学医学院)担任教学工作。黄登凯校友虽年事较高,但精神状态仍很好,相当健谈,据他介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且因冠心病安装了支架,由于住处靠近原工作单位以及附属的中山医院,故均能得到及时医疗救治。唯独陈慧芬学长身体状态欠佳,因患过脑梗无法与来访者交谈,但当得知校友会来人后十分激动,示意道谢。

下午,二位理事来到上海第一福利院看望朱翰声学长。朱学长从厦大毕业后先分配到部队,后转业到上海江南造船厂从事行政工作直至退休。他所住的房间有三位老人,室内光线明亮,整齐干净,在本市属于条件较好的敬老院了。但毕竟没与家人在一起,难免感到寂寞难耐,好在他的三个儿子每星期都轮流到福利院探望,聊慰老人心情。对于校友会来人看望,朱校友显得非常高兴,很想和老校友多相聚一会,聊天叙旧,但由于福利院开晚饭时间较早,为了不影响校友的正常作息生活,二位理事便依依不舍告别了这位老学长。

卢润祥理事与朱翰声校友交谈照片

123卢润祥、许钟瑶二位理事看望了林金锌、涂则卿和史丽珊三位校友,并送上慰问品。三位校友得知校友会将派人前来探望的消息时都很激动,十分感谢校友会及老年分会的关怀。

林金锌和涂则卿夫妇均是物理系57级的校友,它们居住的田林十村居民大多是中科院系统的员工,该小区环境清静、道路整洁、绿化保养良好,与我们之前访问过的小区相比,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从室内的摆设等方面来看,他们的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我们还看到了墙上挂着一张巨幅照片,经询问得知是1978年全国科技工作大会的合影,前排坐着邓小平、李先念等中央领导,林金锌校友由于在科研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荣幸地参加了此次大会。林金锌的身体欠佳,好在原单位中科院对他比较关心照顾,每年都能得到很好的住院医疗。二位校友都很健谈,大家回忆起往日在厦大的时光都无比感慨。

林金锌和涂则卿夫妇合影

相对而言,史丽珊校友的居室比较简陋,基本上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装修,家用电器、家具也很陈旧。交谈中我们得知史丽珊的家庭生活比较困难,这主要是受到患有精神病儿子的拖累,因此她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对此,我们都十分同情,也衷心祝愿她儿子能通过适当的治疗和护理,使得病情有所改善,从而减轻父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提高老年生活的质量。

卢润祥理事与史丽珊校友交谈照片

124黄启寅会长和伍欣欣副会长到吴泾探望化工系邓佩英校友。邓佩英是印尼归侨,1949年回国,老家在泉州,1957年考入厦大经济系,第二年因经济系停办又转入化工系,1963年毕业分配到吴泾化工厂。因在企业退休,养老金较低,现在孤身一人在上海。幸好她生性乐观,人际关系也不错,还乐于帮助邻居家小孩辅导功课,或为朋友写文章,日子过得忙碌又充实。老年分会为她送上慰问金和水果。她心怀感恩,热情接待我们,不知不觉交谈了2个多小时才惜别。

邓佩英校友与黄启寅会长合影

128叶治平领导带领老年分会正副会长探望了陈鹏生和乌通元二位老学长。陈鹏生是厦大法律系49级的校友,在华东政法大学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桃李满天下。他的才干和学识造就他在上海的政界和法律界成为有名望的人士,我们为厦大有如此杰出的校友而感到自豪。陈学长虽已83岁高龄,目前仍在上海兴业银行担任顾问,发挥余热。我们在探望前与陈学长联系并约好时间,不巧他感冒发热到38.9度,但他仍按约接见了我们,推延了挂瓶的时间,为此让我们十分感动,是我们年轻校友的学习榜样。

陈鹏生学长与叶治平、黄启寅、伍欣欣、邓伊平合影

乌通元学长是会计系39级的元老校友,他虽已93岁高龄,仍精神矍铄,十分健谈,尤其是讲到当年去厦门大学上学的情景,显得格外激动和感慨。他说当年由于抗日战争,校址被迫迁到闽西山城长汀,从上海到长汀交通极不方便,有一天从新昌到义乌因没有交通工具,他们只好步行了整整一天。当时不仅要提防日本兵的伤害,还要承受因生活条件恶劣而引起的疾病和寄生虫(虱子)的威胁。乌学长在谈到在厦大学习期间的感受时,对萨本栋校长的“德、智、体”全面育人的宗旨十分敬佩,他说我们在中学时只知道学知识,到了厦大才知道功课再好,没有好的品德和健康的体质,仍然达不到学校的要求。当年进校时都要经过严格的体检,而且每年都要体检,所以同学们都很重视品行修养和体育锻炼。乌学长学识渊博,解放前在国民党航空公司招考会计时,他在三千多人中脱颖而出,取得第一名。他在上海从事保险业几十年,是保险业的泰斗。

乌通元学长与叶治平、黄启寅等人合影

……

我们的帮困慰问活动仍在进行中,这次参与活动的几位分会理事年龄在7278岁,也就是说七十几岁老小孩去探望八九十岁的老小孩,但我们还是感到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活动,一定要坚持搞下去。在这里我们呼吁各位校友,尤其是年轻校友们献出你们的一份爱心,去关爱那些需要帮助和慰藉的老学长,让他(她)们都有一个快乐而幸福的晚年生活。

(厦门大学上海校友会老年分会理事会报导)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