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作家冰心与萨本栋校长

发布时间: 2017-05-25 08:03:37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作家冰心与萨本栋校长

苏林华

    冰心本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1900年10月5日生于福州,1999年2月28日逝于北京,由于横跨一个世纪,故被誉为世纪老人“。我自小学至初中、在课本中都念到她的作品,最著名的是<寄小读者》, 后我又读到《冰心文集》等著作後、对其诗文更为钦佩。

    按谢婉莹出生于福州三坊七巷谢家大宅内, 1911年入福州女子师范学校预科,1913年随父谢葆璋迁居北京,次年入贝满女中,1918年入协和女子大学开始文学创作。1919年8月她在《晨报》发表第一篇小说《两个家庭》、开始以冰心为笔名。後协和女大与其他教会学校合併成燕京大学。1923年她在该校毕业後,即往美国波士顿 威尔斯利学院攻读,三年後得硕士学位返国。在此期间,她把旅途和美邦见闻写成29篇散文寄回国内报刊发表、结集为《寄小读者》。

    冰心返国後在燕京大学等校任教,陆续有文学作品。1929年她与吴文藻博士结婚。抗战军兴、撤到大後方。1940年移居重庆,担任国民参政会参议员,并以男士笔名写下《关于女人》一系列文章。19458月抗战胜利後回北平,吴文藻即应政府之聘担任驻日代表团(後为驻日大使馆)文化参赞,冰心同往,她且被东京大学聘为客座教授,讲授中国新文学课程。1951年回国。

冰心与吴文藻婚礼

    1948年我自厦大毕业後分发到台湾水泥公司、开始了其後59年之水泥业生涯,服务范围遍及各国。19901起有十七年半时间在泰国、为侨领負全責建成一座世界级大水泥廠并予监管。某周日我自廠区到曼谷,居然在一家书店购到鹭江出版社发行之书《福州老照片》,赫然见到1929615日时、冰心和吴文藻博士在燕京大学司徒雷登校长福证、清华大学萨本栋教授为伴郎、陈意等三伴娘等在场下举行婚礼的大合照:前排为二花童,後排左起为: 冰心二弟谢为杰、伴娘刘纪华、舅母、新郎吴文藻、司徒雷登、新娘冰心、美籍包贵思老师、伴娘陈意、伴郎萨本栋及伴娘汪尊群。-----这些贵宾中,当以萨本栋教授之为伴郎颇令人感到惊奇

    按:冰心1923年8月至1926年7月间在美国麻省波士顿留学三年。萨本栋1924年先在美西史丹福大学攻读机械工程,得学士学位後、到美东麻省伍斯特(Worcester)工学院攻读,1925年得电机学士,後改习物理学,1927年得理学博士学位。1927-1928年间、担任伍斯特学院研究助理及西屋电机公司工程师。由此可知,冰心与萨本栋在1924至1926年间,都同在麻省波士顿。

    1928年萨公应清华大学之聘、回国担任物理系教授,至193771日他被国民政府聘为国立厦门大学首任校长,萨公在清华前後长达九年。这段时间里,冰心也在北平任教。

厦大师生 怀念萨校长

    我应聘泰国期间、每年都有三周假日,特留下一周时间来回于厦门及福州之间。1998年10月间,我们1948届级友为庆祝毕业50周年及老机电系系友返校重聚,合併举行 两会之庆“。会中有两个重要决议:  一为要求校方恢复机电工程系,另则呼吁成立 萨本栋微机电中心”,此两事由1944届何宜慈、1946届葛文勋、1947届邵建寅、及1948届我苏林华四位为发起人,成立了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每年董事会有会议,我都兼程自泰国前来参加。

    次年校方揭起 厦大四大精神“,其中罗扬才、王亚南与陈景润三个精神都以姓名冠之,唯独与萨公有关者,只用 长汀精神”表之,后經校友呼吁终以“萨本栋精神”命名之;而且机电工程系也經其批准得以恢复。

    2002725日为萨校长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日,經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建议,校方为之举办学术研讨会。当天除萨二公子支唐博士以幻灯片示出萨公生平外,另由萨公弟子十余人致辞,都对萨公之学术成就及献身厦大精神而怀念他。我亦不例外,但特别加上一段众所未知之事如下;

   “由于烦重的厦门大学校务与教学,他得了关节炎与胃病,须扶杖而行,但即使病重时,仍不忘叫学生到他家里上课。谁能想像到他1928年以26岁之岭担任清华大学教授时、与其兄萨本铁博士并为校内网球选手; 1929年6月15日名作家冰心婚礼时、特别邀请他担任男滨相,正是翩翩一少年!”。由于後面一句、语惊四座,次日厦门日报还特地将此“新闻”刊于专栏上。

    後由厦门大学教育发展中心陈武元副教授选取当天四篇演讲稿(即:潘懋元、葛文勋、我苏林华及邵建寅四人者)及六十篇文章,出版了《萨本栋博士百年诞辰纪念文集》。在纪念文章中也有我的万言文《长汀岁月与萨本栋精神》,文中我特别提出,何以冰心要请萨本栋教授作伴郎,推论其原因有三:一因他们都是留美学生;二因他们都是福州同乡;三因他们是世交: 按:冰心之父谢葆璋曾是北洋水师(海军)“海圻”号巡洋舰副管带(副舰长),而萨校长之叔父萨镇冰则为北洋时代之海军部总长,两氏是通家之好。

    以上都言之有理,但若干年後才发现,原来汉族的冰心和蒙古族的萨校长有着血缘关系。两人为表亲,冰心略长两岁,故她请萨校长担任伴郎。

厦大一家亲

    级友严家骙兄、厦大1948年土木系毕业,在台湾水利局及台湾电力公司服务多年後,1967年以水文专家身份应聘在维也纳之联合国原子能机构工作,退休後定居奥地利。201610月、 他出版了《严家骙文集》一书,其中《拜候冰心表姨记》一文引人注目。原来冰心是家骙母亲的表妹,故他是冰心的外甥。1981年时、家骙与夫人陈礼雍回国探亲,到北京时专程拜候冰心及其女吴青教授,承赠《冰心选集> 及《晚晴集》二书,四人并合影为念。-----由此观之,萨校长和家骙都是冰心的表亲。

    在萨公纪念文集中有一篇由其外甥杨福生兄弟合写的《我们的二舅舅----萨本栋》,得知萨校长是他俩母亲的二弟,其父杨永修于萨公1937年出长厦大校长时被邀担任其秘书,他且是到长汀勘察新校址者。福生兄弟翌年才随母从北平到长汀,後考取厦大。抗战胜利後转入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升至机电系教授。-----故福生与家骙是亲戚。

    2006年4月6日为厦大建校85周年日,1948届级友多位受邀返校庆祝,杨福生夫妇自北京来、严家骙夫妇自奥地利来,两家相遇、正是  “他乡遇故知 。4月7日,级友及家属17人在级友丁政曾与夫人蔡悦诗捐献建文楼之1948级展览室内合影留念。-----惜如今:  丁政曾、蔡悦诗、杨福生与林龚亮都走了,空余我们的永久怀念。

    但冰心的作品和萨本栋的精神永垂不朽,也因他们的关系,使得诸多校友们“厦大一家亲”!-----我写此文留作纪念,请各位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

95周年校庆各地校友会捐赠明细
微款大爱——校友励学金十元捐赠明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