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苏林华著《杨柳依依集》读后感

发布时间: 2017-01-04 10:03:01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谢希文  (厦大1950航空系)
 
久闻苏林华学长大名,直到参加庆祝母校95华诞活动期间,才第一次与苏林华学长相见。近日收到他的刚出版不久新作《杨柳依依集》,这是他写的第六本书。林华学长年近九旬,依然动手笔耕,令我钦佩不已。
书中收集多篇文章,最近的一篇就是关于母校95华诞纪感,写的非常详实感人,读了之后又加深了我的感受。另有一篇文章是这次全程陪伴照顾林华学长的志愿者黄欣写的,这位年轻的硕士生通过这几天繁忙的服务工作,深深体会到这位学长和谐可亲、十分健谈、人缘超好、令人崇敬。对于林华学长已出版的多本著作,这位志愿者认为,苏学长用朴实、平和,且真挚感人的文字回忆在厦大时期的师长与同窗,他的记忆力令人感叹。
当读到《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感》一文时,又把我带回到抗战胜利前夕的长汀,当时日寇已经打通粤汉线,东南与西南大后方只能依靠空中联系,林华学长在文中提到他与同学们常到博爱斋旁山坡上看飞机降落,我也不例外,由于我住在北山下另一侧的仓颉村,需要多跑些路才能到达面对机场的山坡。起初只有C-46 C-47 两种型号的运输机来往,后来有一段时间有多架美军P-51型野马式战斗机从长汀出发前往敌占领区执行战斗任务。夜晚时有日本飞机来袭,我们都躲进防空洞内,由于美军在山坡筑有高射机枪阵地,敌机不敢低飞轰炸,匆忙中扔下炸弹就跑了,停放在机场的飞机没有受损。
一次,我看见一架野马式战斗机降落时,起落架没有放下,结果飞机机身擦着地面滑行一段就停下,螺旋桨变形弯曲,幸好没有酿成严重的人身事故。后来家父 (按:即谢玉铭教务长) 听李庆云教授从美军那里得知,该飞行员眼看马上就要着陆,忘记将起落架放下就取下耳机,因此听不见地面人员的呼叫提醒。过了些日子,看见该飞机修复后飞走了。
我在长汀从主要为厦大师生服务的照相馆陈老板处买到三张值得纪念的照片,分别是机场上的两架 C-46 型运输机、机场上的 P-51 型野马式战斗机群、机场上的一架 B-25 Mitchell 中型轰炸机(这种飞机只来过一次)。后来我曾将这三张照片通过电邮发给老同学周炳荣(厦大中文系1950年毕业),2015814日的闽西日报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刊登一篇文章《美国飞虎队“在长汀》,其中就用了这三张照片,这是该报记者从我的老同学处得到的。
此外,1945815日的夜晚,日本投降的喜讯传到长汀,虽然我没能像林华学长在文章中详述与同学们亲往现场庆祝情景,但是那天夜晚山城彻夜不绝的鞭炮声始终记忆在我的脑海中。
本书后面有三篇文章记述与林华学长从事多年的水泥业有关的回忆录,作者认为这是他“终生难忘之回忆录”。自从林华学长1948年自母校毕业后,由校方推荐给资源委员会,分配到台湾水泥公司下属的高雄水泥廠,从此进入水泥业界,先后在台湾、菲律宾、美国、泰国等地工作将近六十年,直到满八十岁才退休。可以说,林华学长有着不同于常人、值得自豪的非凡经历。
有一篇文章《巴拿马运河话沧桑》介绍了他在台湾工作期间赴巴拿马为该国筹建水泥廠时担任全权代表的详细经过,通过该文我还知悉,当时台湾水泥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国人所熟悉的辜振甫先生。
林华学长曾因公在二十五年间七次访问德国(前三次两德尚未统一),在《德意志、德意志》一文中,除了谈到与德国洽谈在水泥生产技术与设备等业务内容外,还顺带介绍了当地风光与名胜古迹,读了引人入胜。1990年至2007年之十七年半间,林华学长受聘于泰国石油宝麟公司,任资深副总经理兼水泥廠廠长,才经过六年,就建成年产一千万吨水泥的能力,当时居全球之冠,繼仍监管该廠。该公司所采用的德国克虏伯-波黎西斯公司的设备,具有国际先进水平。这些卓越的业绩离不开林华学长期辛勤不懈的努力。严家骙学长称林华学长获实业家之名,当之无愧“(见苏林华著:《共饮长江水》第175页),我十分赞同。
我在1990年曾应邀访问位于德国波鸿的鲁尔大学九个月,那时柏林围墙已倒,两德尚未统一,但两德之间已经可以自由来往。东、西德之间以及东柏林与西柏林之间的岗哨均已拆除。读了林华学长《德意志、德意志》一文后,引起了我的一些回忆,特别是关于科隆大教堂,林华学长有详细的记述。
我初到德国,首先参观的就是科隆大教堂。这么庞大雄伟的古老建筑,用标准镜头只能拍下教堂西侧立面的一小部分,但足以产生震撼感。那天正值周末,教堂内正在做弥撒,参观暂停。后来一位教士到门口,说做弥撒的可以进来,我就随着一群人进入教堂。我沿着边侧一直走到圣坛旁边站着,直到弥撒接近尾声,有人开始拍照时,我才拿起相机拍了几张。随后我也跟林华学长一样,买票沿着螺旋形石阶直上塔楼最高处,这张票我也保留至今。我注意到我们两人登塔楼的时间相差15年,但票价始终是两马克,可见当时西德的物价是稳定的。我还将塔楼高处一段内表面刻有 1876 字样的石雕拍下留念。
200010月,我参团游览欧洲数国,再一次来到科隆大教堂,这次我用超廣角镜头,终将大教堂西侧立面(其86米的宽度居全球教堂之冠)全部摄入画面(有关照片请见附件)。
             -----(谢希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2016-11-14 完稿)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

95周年校庆各地校友会捐赠明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