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回忆

发布时间: 2015-03-25 16:41:46   作者:苏林华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1944年时,对日抗战进入第七个年头,也是最艰苦危急的一年,其时我在福建省顺昌县洋口镇的鹤龄英华中学高三毕业班,学校是基督教卫理公会在清朝1881年间即创办的著名书院,原设在省会福州,战时才搬到洋口。

这时在湖南长沙开始了第四次大会战。按,过去三次长沙会战,包含了一次常德会战,国军在战区司令薛岳上将指挥下都获胜。不意这次会战竟然败退,日军顺势南下,占领了整条粤汉铁路,于是我国东南半壁河山,包含江苏、安徽、浙江、江西、我们福建、湖南以及广东之东部,全和大后方隔绝。我们是在一个大孤岛上了。

英华母校适时地把我们五位(即:会计系丁政曾、土木系严家骙、机电系李齐昆、陈世菼与我苏林华)保送给迁到闽西长汀的国立厦门大学。厦大在名学者萨本栋博士领导下,在厦门未沦陷前就把所有图书仪器和重要资料档案迁到长汀,且1941年和1942年 厦大两度获得全国学术竞赛冠军,是一所好大学,故我们得到通知要八月中到校参加甄别试后,均欣然就道,继后也都顺利地通过考试而入学,并获得全公费待遇。

军用机场和厦大博爱斋

其时国民政府军方和参战美军取得密切联系,在长汀建造一个大机场。我方每日动员万名民工,以颇为原始工具来建造机场。完成后,盟军战斗机可升降自如,“空中堡垒”(Flying FortressB-24型轰炸机可以此为基地,出击包含台湾在内之日军基地,我方的运输机也可飞达大后方之重庆、成都或昆明等机场,形势一片好。

九月份厦大开学前,校方为我们大一新生安排宿舍,一是在校本部的“同安堂”,它虽然去年被日机炸中,但因近校中心,为大多数级友看中;另一为离校本部约二十分钟行程的“博爱斋”,它建在山腰上,隔着一个山脊和长汀军用机场相邻,但据航空总监判断,除非日机想撞山,博爱斋是最安全的。于是我们这5位英华保送生,加上一位自行投考的林坚冰(数理系),都从19449月到19459月间,也就是抗战最后一年(第八个年头)和博爱斋生死与共地住在一起。

八九月份里,有些空袭警报,日机以施工中的机场跑道为目标来袭,我方则炸后即修,并无大损。到了十月份机场启用了,这时盟机不断来临,我们就在博爱斋旁山坡上看飞机降落,有战斗机、侦察机、轰炸机和运输机,蔚为奇观。盟机从我国大后方出发,以长汀机场作为中继站,出击日军防地,甚有战果。机场可以停上20多架大中型飞机,日机白天不敢来,多作夜袭,由于机场没有夜航设备,故无机升空应战,但我方地面高射机关枪火力猛烈,日机并未得逞。

战况转危

只是好景不长,由于我方为了反攻,在江西省遂川、新城和赣州三地建起可升降超级空中堡垒(Super FortressB-29巨型轰炸机大机场,续航力可直达日本本土,因而引起日方恐惧,集中兵力攻击,我方则因长沙会战后主力西撤,无力应战,全都失守。这时座落赣州的中正医学院,因也是国立,遂而东撤到闽西长汀,希望厦大助其一臂之力;安知厦大也恐日军继续东侵,准备迁校到上杭及武平县,重要的图书仪器和档案都装箱以小船运到此处,师生们也准备应变,必要时徒步撤退去的。这是1944年底之事。

由于日军在南太平洋战事失利,且兵力不足,无力攻长汀,19451月我们顺利期考;中正医学院复课,学生们多搬到厦大宿舍内住,我们英华在该校的级友陈大镛和熊重廉就搬到我们博爱斋九号房内。1945年初我们找摄影师在博爱斋大门前拍照,33日我们“群生级级庆,八位级友又到市区照相馆合影,这些都是抗战期间难得的纪念品。

长汀暂时安定下来,我们依然弦歌不绝。寒假期间,英华校友还在市内民众教育馆内,为亡师陈衡庭家人筹募生活基金而演出易卜生名剧娜拉出走”。英华和华南女子中学校友们还在厦大校本部院系办公处集思堂”前之广场留下个大团体照。

日军虽未东侵,却转而南下,攻占广西省的柳州和桂林等,并折而北侵贵州省,朝向我们抗战司令台重庆进军,而国军一二十万支援盟国的远征军却在缅甸前线,无法回防,致局势危急。终由西北空运劲旅在贵州独山处击退日军,继而反攻。

国府随即成立陆军总司令部,由前军政部长何应钦上将主持,下辖4个方面军,专以反攻为主务。并提出:“十万青年十万军,一寸山河一寸血”口号,由蒋委员长之子蒋经国为主要干部,推动大中学学生和社会青年从军抗日,以成立十个师,其中两师之生源来自东南五省,在福建上杭县集训。厦大志愿从军者有一百多人,抗战胜利后都回校续学。

由于日军在南太平洋海战失利,其地面部队也在美军逐岛攻击下败退。在中国境内,制空权已落入我方,国军更加紧反攻,其中云南腾冲之战更为猛烈。据我手上一份“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即公元1945年)六月六日之长汀《民治日报》上的标题另可看出:

我大军攻抵柳州附近,现向据城顽抗之敌攻击中。浙南温州敌寇窜至钱仓。

我空军出击南京,明故宫等敌机场均被炸。美机轰炸柳州、桂林。

美机轰炸神户,太平洋美机二千架经常空袭日本本土。

硫磺岛争夺战已达高峰。

蒋经国辞赣专员。——按:这时正式调离江西,到中枢任职。

照此情形,国内外战况都进入佳境,朝胜利之途迈进。

我们博爱斋室友们合订了《东南日报》和《中央日报》两个大报,每两三天自战时省会永安送到,而我个人则向永安的美国新闻处索到免费的英文新闻稿本,也是随邮车一批送到,大有看头。至于长汀当地有小型的《民治日报》和《中南日报》,随处有报贩,可买到。

胜利到临

1945年(即民国34年)六月中开始放暑假,由于战局开朗,日机绝迹,日军败退,胜利在望。但因交通不便,我们都留在校内宿舍里,过着有望的日子。

86忽闻外头叫卖“号外”声,得知美空军B-29超级空中堡垒在日本广岛上空投下了人类史上的第一颗原子弹。据后各大报所示,它重4050公斤,飞行员原还担心反爆力强,幸好43秒后才爆炸,但当场死亡者仍多达八万人。

过了3天,89日上午,美国B-29超级空中堡垒机在九州岛南端长崎市,投下第二颗原子弹 ,这次较大,约一万磅,112分在长崎上空490公尺处爆炸,伤亡15万人,其中逝者8万人。

又过了6天,即815日之傍晚在博爱斋里听到远处人声嘈杂及此起彼落的鞭炮声,预感有大事发生,室友们群起奔往市区广场,知日本天皇广播“终战诏书”,宣布对中美英苏及各盟国投降。大好消息转来,广场上人山人海,谈笑声,欢呼声,鞭炮声,热闹异常;还有美军人员也参入人群。我们一直到半夜才回宿舍,还一再高声朗诵着“号外”中的电讯。

821下午4时,日本侵华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上将,派其副参谋长今井武夫搭专机降落湖南省芷江军用机场,向我陆军总部前进指挥所投递降书(也可说是对93日南京投降典礼予作安排),我方陆军总部参谋长萧毅肃,副参谋长冷欣接受之。当日芷江七里桥处陆军总部受降仪式甚为风光,后国府在其处建立受降纪念碑坊,闻文革期间被破坏,1985年才由当地政府重建之。

93在国民政府国都南京举行正式隆重受降典礼,冠盖云集,盟军首长也来观礼,日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向何应钦上将除呈递降书外,还把其佩剑一并呈奉,颇有日本古代武士之风。后国民政府明定九月三日为军人节,也是抗战胜利纪念日。

九月初,有颇为特别的受降典礼,即战胜国在日本东京湾的美国主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受降仪式。由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向中美英苏和各盟国代表签降书,美国除麦克阿瑟将军外,还礼遇自俘虏营放出的魏锐特将军加签;我国由国民政府军令部部长徐永昌上将全权代表主签。我们闻讯,更是欣然。

依据蒋委员长与美国罗斯福总统和英国邱吉尔首相的开罗宣言1025日,终使日本占领50年的台湾正式回归中华民国,故后定是日为光复节”。

胜利之后

在长汀的厦大师生们认为我们既然战胜了,19459月份就应该回到厦门原校址上课,不意厦门市政府和军方看上了厦大石砌楼房牢不可破,以之监管投降日军和安置日本侨民,最为可靠,致我们留汀的二三四年级学生有家归不得,迫得在长汀再留一年,甚而一年级新生也须在鼓浪屿租屋才能开课。

19466月长汀厦大放暑假,我们开始复员,先行回家,然后9月份到厦门校本部报到。往闽东的同学多半包了以大货车改装的“客车”去南平,但能买到公路客车者则先去永安,不意这台性能较佳的公路车居然在途中翻车,厦大毕业班女生吴纫芳头部栽到水田中,窒息而逝,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令英雄泪满襟”,我们后继各车之同学们虽大闹永安车站,却是徒然。

九月间我要去厦门,一票难求,迫得坐美军鱼雷艇改装的小船“飞驰”而去,因船舱密不通风,八小时航程中,我从头吐到底,到校时全身瘫痪发高烧,卧床一周才起。待得病愈绕校一周时,发现演武亭大操场四周有二十多艏自杀艇,颇感兴趣,后来我们在机械实习工场里将艇里内燃机引擎取下,加以分解再行装回,颇有心得,这也算是战后的一个小收获。

只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当年我恨之入骨的日本人,抗战胜利后的第17年,(即 1962年)我有机会到日本作技术交流,见到经历过“二战“的不少日本人,他们都由衷地表达对中国人的歉意。

由于1961年亚洲8个国家及地区(即:中国台湾,日本,韩国,菲律宾,泰国,印度,巴基斯坦,尼泊尔)在日本东京成立“亚洲生产力组织”(Asian Productivity  Organization=APO),1962年初, APO在日本九州岛举办第一届“机械预防维护讲习班”,为期3个月, 每国或地区选派2位代表。我则在台北通过考试,以第一名入选去日;虽说是“研修生”身份,却为日人视为代表。

讲习会第二月份课程完毕时,我和各国研修生南下长崎市(Nagasaki City),参观迫使日本投降的第二颗原子弹原爆中心”,在“平和祈念像Statue of Peace)前合影。按:此巨像建于“原爆”十年之后(即1955年时)由长崎市著名雕塑家北村西望制作,它高32英尺,肃然而坐,有神圣感;右手指向天空,示防原子弹;左手平伸,意盼和平;双目紧闭,似为弹下丧生者祈福。但最重要者是像下说明牌上的一句话,即:“此祈念像是长崎市民期望世界永久和平,希望人类不再有战争的共同心声”。——正是“前事不忘,后者之师,深望现之日本执政者,不要忘记七十年前的惨痛教训,深切反省,不要再挑战,要尊重长崎市民的期望,人类的期待,永保世界和平。

今公元2015年,正是抗战胜利后的第七十年,回想当年艰苦奋斗日子,不胜感慨。我现虽已届八十八高龄,但记忆尚新,故特记下我毕生难忘的回忆录,望国人阅之并示教。多谢!

苏林华, 20153月于美国洛杉矶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