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盛会中的那些同学

发布时间: 2013-12-17 15:17:17   作者:王伟明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葵已年10月金秋,厦门大学中文系79级(以下称7901)同学返校纪念毕业三十周年,聚会盛况已为众多现代的影像设备摄录,笔者笔力不逮,难以描绘“宏大叙事”,且随意写下聚会中同学的片段花絮,既为自个儿回味,亦可供日后再作“集体记忆”(此次聚会编出《正当凤凰花开》怀旧文集,寄望来日还将续出。)

一、郑俭“两度第一”

远在西班牙的郑俭,曾被7901人“誉”为“长不大的孩子”,这哥们在校四年,最喜欢的一件事是看“小人书”,当别的同学正昏天暗地读名著,写论文之时,他仍从容不迫地翻着从三明家里和在厦门新华书店购买的“小人书”,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呵呵”傻笑,毕业以后这个“雅兴”仍不见改。1990年代初,神州大地兴起一波“出国热”,郑俭通过浙江老家的亲戚帮助,居然辞去公职,撇下新婚不久的娇妻望西班牙去也。一晃二十多年过去,郑俭现在西班牙毕尔巴鄂市当起一家餐馆的老板,羽翼之下还有三个孩子(男女品种齐全,令7901一干人羡煞)。

7901自毕业后,共有三次大聚会,分别是200320102013年。2003年是毕业20周年庆,郑俭缺席了,而2010年元旦(为入学30周年庆,原定2009年,因故推迟),201310月(毕业三十周年庆)郑俭却均抢得“第一”——头一个到报到处。

据郑俭对我说,200912月圣诞节期间,他收到了厦门同学发去的邮件(地址系我从其兄处获知,详细过程可参阅我的另篇作品《寻找同学》,载于厦门大学校刊20101期)得悉7901将举办入学30周年庆,心情万分激动,因为他已经与“组织”失去联络太久了!但值圣诞期间,餐馆生意很忙,人手又紧,该怎么办?身为董事长的太太见他心神不宁,就宽宏大量地对他说,你们同学三十年能聚一场多么不易,你回去吧,这里有我操持可以了,不过没有提前预订机票,恐怕坐不上飞机。郑俭得了“赦令”,满心欢喜,抱着试试看的念头,拨通航空公司的电话,真是天遂人愿——1229有巴塞罗那飞往上海的航班,而且居然只有一张剩票——还是退票。郑俭毫不犹豫买下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到上海后再转飞厦门,就这样,郑俭马不停蹄的奔波,反而在1231比所有的同学提前一天到达厦大。次日,他自告奋勇地当起东道主同学的角色——迎宾。当天晚上,同学们都品尝了他从万里之遥带来的两样美味:西班牙葡萄酒和火腿。

此次,郑俭又拿了一次“第一”,也还是担当迎宾角色,晚上还是亮出三年前的两样美味。此时,所有参加聚会的同学仿佛觉得,这三年的时空是凝固的!

二、小林键“浮出水面”

林键入大学时仅16岁,不但年龄小,个子也小,是应届生中最稚气的一位。

然而,林键却是十足的小“帅哥”,头发乌黑,牙齿洁白,眼睛大而明亮,浑身洋溢着青春朝气。犹为可爱的是,他弹得一手好吉他,常常在班级的各种活动中,为同学伴奏,那副优雅、洒脱的“范儿”,博得同学们(尤其是同龄女孩)的阵阵喝彩。

7901人都昵称他“小林键”,多少年后也一直沿用。不过,自从大学毕业他分配去北京,福建这厢的同学就鲜有他的信息。2003年春节间的首次大聚会,原本以为他会来(因他是福建上杭人,父母都在家乡,当会回乡探亲)但遗憾的是他没出现。2010年元旦的入学30周年聚会,也未见他的身影。近三年来,我一直担任7901怀旧文集的执编,在网络上与各位同学打交道——不时发出通告,限定XX月交来文稿,可是林键就似潜入深海,千呼万唤不出来。

104下午,在逸夫楼大堂报到处,我终于见到了阔别三十年的“小林键”。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我的心中已经有数了。7月中旬,我因公经过北京,在召集人汪舟处,顺势接过他正与林键通的电话,与他进行阔别30年后的一番交谈。我问他10月份的聚会是否能来?一晃30年没见面,福建的同学都很想念你——缺席了前两次,希望这次不能再缺席了,试想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呢?他很郑重地告诉我,这次一定到厦大!

入学时曾同住一个宿舍,同属“小字辈”的我俩,在彼此照面的刹那,情不自禁地拥抱在一起。

三、杨总监“惊艳现身”

杨刚毅如今是大名人,也是大忙人,可不,贵为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总监,走到哪里都备受欢迎——传媒时代,上了他的节目,就能让“地球人都知道”。故而,杨总监总是很忙,大江南北、海内海外飞个不停,据悉,许多年来北京同学的聚会,常常找不见他的身影。

7901人都知道,刚毅兄是给7901带来最多欢笑气场和美丽回忆的一个人(此次怀旧文集中,有关他的趣闻逸事可列一干同学之首)如果缺少他的参与,这场大聚会不免要打上几许折扣,也“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这是刚毅兄大学时代常被人提及的名言,据本人考证,其语源当是对“外交辞令”的借鉴)

但是,几个月来,刚毅兄能否成行都一直是个迷。

犹记7月中旬,他在北京请我餐叙时,我就问过他。他踌躇着说,国庆档期都排满了,脱不开身呀……回泉州后我曾将此信息转报厦门的主事者,他们不免一片惋惜。不过,邀请函是照发的。

“意外的惊喜”总是中文系人的“最爱”,刚毅兄又一次诠释了这个生动的“文学定律”。104,当7901聚会晚宴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杨总监急匆匆地赶到了,他的“惊艳现身”立时博得了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于是,主持人林丹娅乘势将他推上场发表感言。

“……向大家抱歉。我刚从宁波乘高铁赶来,本来明天要飞去澳门、还有香港,但是我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觉得如果缺席这次聚会,是会挨7901骂的,所以,我舍弃到港澳的安排,下更大决心赶来赴会,因为同学是最大的缘分!……”惯于在央视那些美女帅哥面前“训话”的杨总监,这番对7901的肺腑之言,自然给同学们留下了别样的印象。

随后,风尘仆仆的杨总监给与会同学们赠送了他带来的独家礼物《马年恭贺新禧——中文国际频道原创歌曲集锦》。当他频频走动的时刻,我仔细观察下他的步态——当年作为羽球健将独特的“鹊踏枝”已不再轻盈,心中不免喟叹: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四、戴永生“耿耿于怀”

戴永生在7901中颇为特别,一是他的姓笔划最多,名列全体同学之末;二是他只在79级待一年,因病休后留到80级,与他们一道毕业;三是他同时认同两个年级,而对“7901似情有独钟,故入学30周年和毕业30周年的两大聚会,他都来参加了。

不过,此次7901怀旧文集出现的一个小“瑕疵”,却使他“耿耿于怀”。事情是这样的:

这本书的封底,用了一张34年前(1979年)入学时的同学花名册为背景,上面一一标明入学同学的学号和姓名(是按姓名笔划排列的)据说,这张花名册是仍在中文系任教的林丹娅好容易从系里的陈年档案中翻拍出来的,从装帧角度看,其作为书之封底,显得特别有历史沧桑感。不过当书正在付印中,丹娅突然给我来电话说,花名册的原件将“戴永生”的名字划了一条长横(显然是“划掉”的意思)会不会引起他的不快?有否什么补救措施?悔当时没有作点技术处理。

我告诉她书正在装订,返工显然已不可能。我宽慰她道:别介意,保留历史原貌好,同学们都知情,后人要问为什么把“戴永生”划掉,本身就有故事可讲,搞文学的人总喜欢“故事性”嘛。

报道日的晚宴,我恰与戴永生同坐一桌,此兄已看过文集,三杯酒下肚,果然“耿耿于怀”:这叫什么事呀?封底那么多同学,就我最难看,被划掉了,我还算7901的人吗?如果不是,我今天不就是混进革命队伍吗?……

我连忙端起酒杯劝慰道:老戴,别多虑了。谁说你不算7901的人?文集里不是收录了你写的《芙蓉楼影》吗?这本书能够证明,你永远和7901连在一起。

五、钟河林“三种境界”

7901毕业30周年联欢晚宴上,钟河林无疑是最Hi的一位,同学们见证了他难得一现的“三种境界”。

钟河林的同事汪舟在《7901拼盘》一文中揭秘,钟氏的“三种境界”:第一个境界,是酒喝到五六分的时候,他要朗诵诗歌。第二个境界,酒喝到七八分的时候,他要跳舞。(汪舟特别提示:如果有美女在场,他会搂着美女跳舞,但多数时候,他会自己来一段独舞)第三个境界,酒喝到九分十分了,这是最高境界。(情状如何?汪舟没有写,只曰至今还没有机缘领略云尔)

是晚,酒过三旬,方才暖身的钟河林就在人们的撺掇下登台了,他豪迈地宣称,长期以来,7901的各种重要活动,都是由“50后”的“老家伙们”在主宰,而今天,创造历史新纪元的时刻到了,“60后”要正式接管舞台!这位现任国台办《两岸关系》杂志的当家人、790160后”的“伟大”代表(论官位,已至厅级;论才情,号称7901最后一位诗人,曾得季羡林大师首肯;论酒量,自小喝长汀酒娘长大,故而名副其实)端着满斟的酒杯,一仰脖灌个底朝天,然后自得地放言:在座的“50后”,有哪个不服?可上来比划比划……

真是30年河东,30年河西,三十几年来一直占据舞台中心的“50后老家伙们,如今都英雄气短了,在钟氏咄咄逼人的挑衅中,居然不见动静……终于,有“50后”按捺不住了,登台应战者却让人大跌眼镜——马年生人王启敏——当年他的酒量根本不入流!然此公精神可嘉,他颇想显豪气地说——廉颇老矣,尚能杯酒,我喝光此杯,是为了整个“50后”争光。

有了对手回应,钟河林更来劲了,他又喝干一大杯,然后亮开嗓门吼道:“只拼酒不算好汉,下面,我要代表“60后”诵诗、献舞!”

钟氏顿了顿,开腔朗诵高尔基的名篇《海燕》:“在苍茫的大海上……”一段甫毕,台下有人起哄道:“不算、不算,7901的诗人,要朗诵自己的原创。”经此激凌,钟氏立马朗诵自己的得意之作《走进草原》:“奶茶刚刚沏好,羊是宰杀的,酒掺着蒙古汉子和姑娘的情感,歌只为我一人而唱……”

一向扮演“搅局者”的汪舟猛然窜上台助阵:“请大家注意,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烈酒奔腾起我的血液,豁达开阔着我的心胸,豪情煽起我进取的火焰,歌声让我在草原醉得很沉很远……”果如汪舟所言,钟河林越来越Hi,开始跳起自创的独舞——“老鹰舞”(并不逊于“鸟叔”的“骑马舞”,可惜杨总监没把他放上CCTV,否则当今全球走红!)

掌声如潮!真让人大饱眼福呵——汪舟笔下“钟河林的三个境界”,今晚是如此淋漓尽致!

六、阿廖沙“相约北京”

“阿廖沙”是7901人对廖鸿的昵称,因他姓“廖”,而入学时不少同学喜欢看苏俄文学,人们就把他与“老毛子们”作品里的人物挂上钩。

当钟河林在联欢晚会上大出风头之际,同为“60后”的阿廖沙不声不响。半个小时后,钟氏下场回座席上,开始出现汪舟未提及的“第四种境界”(我因与钟同桌,观察到他已“无言无语”——正闭目作酣睡状)此时,我们的阿廖沙登场了,他不喝酒,不诵诗,不唱歌,不跳舞,而是很平实地讲了一段话:

“我们7901的同学,三十年来有幸在厦门办了三次大聚会,我们从各地来的同学,心里都很感动,也很感激,所有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厦门的同学做了精心准备。我们7901在北京的同学,占了全体同学的三分之一左右,我提议,乘着多数同学还在位,还有精力和热情,应该出面也办一次聚会……

阿廖沙说这番话是有底气的,他是7901最早晋升正厅的,北京同学的聚会,他是不可或缺的成员。更值得一提的是,20105月,北京同学举行了一次非常成功的大规模郊游,在红螺山庄大团圆,廖鸿就是牵头组织者,因此,他发出的“相约北京”宣言,提出了组织聚会的另一种途径——不必拘泥于只在母校,不必每次都将担子压给厦门的同学,7901已经成为一种平台,一种文化,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把大家聚拢在一起,就永远与母校厦大在一起。

在《难忘今宵》深情优美的旋律中,7901毕业30周年纪念聚会落下了大幕。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每一位同学都在寻求答案,都在升腾另一种热望:

相约北京。

20131020草稿

22日誊正第一稿

王伟明在同学聚会上

20127901在母校聚会

7901一班

7901二班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