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美尽东南的厦门

发布时间: 2013-06-19 00:00:00   作者:徐兰芳  厦门大学旅港校友会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市花三角梅和厦门全景

 

轻轻地掀开厦门的画卷,淡淡的蓝天和深蓝色的大海中夹带出一座崇尚的都市,秀美的花园,像芙蓉出水,美丽清新,亮丽洒脱,充满诗情画意,她是绽放于东南亚的一朵绚丽的奇葩。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我在厦门生活了十六年。厦门养育了我十六个春秋,是我的第二个故乡,她为我人生美好的时期描绘了浓墨淡彩,留下了许多难忘的青春记忆。

 

厦门的花草树木

 

曾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初次踏入厦门大学上学时,因听人说:没有登过“日光岩”等于没有到过厦门。于是与同宿舍的同学们在来自鼓浪屿的黄小薇同学带领下,利用周末时间,第一次登上中国最美最浪漫的岛屿。地中海小岛式的鼓浪屿,浪花朵朵,涛声哗哗,琴声悠扬,艺术典雅。岛上洋楼林立,红花绿树,让人目不暇接。上世纪的七十年代,那还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年代,不少来自国内内地省份、或闽西闽北山城的同学,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鼓浪屿,让他们惊叹不已!有同学禁不住惊问:我们是在中国吗?沿途看到许多庭院的外墙爬满了三角梅、或是门口种着各种造型的三角梅,引得姑娘们为之着迷。照说长在乡村、野外的三角梅,当年的姑娘们也不曾少见;但是三角梅,被厦门人如此喜爱、像艺术品一样地种植在宅前屋院,却真是鲜为所见!十多年后,198610月,厦门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确定三角梅为厦门市市花。在三角梅的花语解说中,有句话:因为三角梅代表了厦门人的纯洁、热烈、爱憎分明的炽热情感。1986年,我在厦门大学任教。我想起了七十年代时,与同学们一起初次游鼓浪屿时,姑娘们为三角梅着迷的情景,心想:含蕊红三叶,临风艳一城的三角梅当选厦门市市花,真是众望所归,当之无愧!

厦门位于东南沿海,充满南国情调,有不少亚热带的植物。那次,我们一众同学第一次游览鼓浪屿的一路上,那些来自北方、或闽西北的新同学,看到沿途高大的椰树、木棉树、槟榔树、棕榈树、芒果树……等等,真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闹了不少笑话。一位来自北方的同学,因从未见过芒果,当看到一棵高大的芒果树上挂着许多未熟的青芒果时,突然高声赞叹:啊!厦门的橄榄长得好大喔!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凤凰树(市树)  花开红似                         厦门芒果

啊!厦门的“橄榄”长得好大喔!

 

厦门还有一种树,那就是让曾经在厦门大学念过书的大学生们留恋一辈子的、津津乐道、难以忘怀的凤凰树。厦门的街头巷尾,尤其是厦门大学的校园内,处处可见凤凰树的美丽身影。凤凰树枝秀叶美,夏日开花荫凉满城,红花簇簇,红艳似火。因为有了凤凰树,沐浴在爱河中的热恋人,就有了情感的比喻,就有了道不完的情语、赋不尽的情诗、写不绝的情书。因此,凤凰树倍受青年男女大学生的钟爱。同样在198610月,凤凰树荣获了厦门的市树。凤凰树见证了厦门特区火红的年代,创造了厦门无数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更体现了厦门经济特区的腾飞景象。

 

厦门的海鲜美食

优美多姿的厦门白鹭

 

厦门是个海岛。海岛上有许多鸟类,海上盛产各种海产。白鹭是厦门市的市鸟。当你站在海边,欣赏无垠的大海时,可以看到成群的白鹭傲翔在鹭岛的天空,或是静静地伫立在船桅尖端,有的三五成群漫步于浅水滩,有的踏在雪白的浪花尖上作自由体操或捕捉食鱼,那么地优雅。厦门曾经是个渔港,海产十分丰富。特别是靠近厦门大学附近的厦港一带,曾经是渔船靠岸、海产集散的街市。于七十、八十年代在厦门大学念书的大学生,一定还记得那些年去厦港街市逛鱼集的往事。

曾记得,那也是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些趣事——每次回想起来,或者与曾经的同窗们聊起来时,大家都会捧腹大笑的故事。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们刚入学不久的一天中午,同学们都午休了。厦门大学丰庭楼的女生宿舍显得格外宁静。我和小敏同学因有事,回宿舍迟了。当我们走近宿舍附近时,赫然发现有两只鲜红色的、熟的海螃蟹静静地趴在垃圾桶里。我们对视了一眼,都感到十分惊讶。进宿舍后,我俩悄悄地议论着:什么人这么浪费,这么大的两只螃蟹丢掉,太可惜了。这时,睡在靠窗户下铺,来自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小石头”(昵称)哽咽地说:对不起,是我丢的。正在我们不知所措之时,“小石头”打开蚊帐,露出头来,她那红肿的嘴唇让我们再吓一跳。顿时宿舍的同学们都被吵醒了。“小石头”娓娓道来,向我们讲述她的一段委屈。她说:中午她在食堂看到有卖螃蟹,当时还不知道叫什么,更是从来没有吃过。为不枉来厦门念书、生活,决定一口气买两只,好好地品尝一番。但不懂得如何吃法?在食堂大庭广众下,她怕出洋相,于是带回宿舍,把两只螃蟹放在手上上下左右地翻转了好几轮,都找不到突破口,一气之下,朝着整只带壳的螃蟹,义无反顾地咬下去。可想而知,这个“义举”不但吃不到蟹肉,反被螃蟹刺得满口是血,于是她当即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吃螃蟹了。大家听了之后都为她痛惜,虽然还觉得有些好笑,但看见她红肿的嘴唇,当时大家都没能笑出来。

过了些日子,一位来厦门大学进修的新疆乌鲁木齐的冯同学(年轻的汉族姑娘),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们:各位,我星期六下午去厦港,看到卖“帖�呀”。所有人听了都一脸迷茫,诧异地问什么是“帖�呀”?她又认真地说,应该叫“海蜈蚣”,你们明白了吗?我们都再次摇头。这下她着急了,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我们:星期六下午,她独自去厦港购物,看到一位渔民大爷拎着一篮子活的海生动物在卖。她从未见过,于是她非常好奇,蹲下来问大爷这是什么东西?大爷说:“帖�”(“听�”,闽南语,听不懂普通话的意思)。她回说:大爷什么是“帖�”,“我听不懂”。大爷又再次回她:“帖�”。她也再次回答:听不懂。这时大爷提高声调告诉她“帖�呀”。她说:哦,明白了,这东西叫“帖�呀”。于是,她向大爷进一步用手势比划,询问可不可以吃的?大爷认真地点了头。她接着边用食指和中指作爬行的动作,边问:这很像蜈蚣,是生长在海里的海蜈蚣吗?大爷虽然继续说“帖�”,但却例行地点了头。听完冯同学富有表情的认真叙述后,我们整个宿舍的所有听众都笑到七扭八歪。后来经认真询问和分析,方知大爷卖的其实就是:“虾蛄”,或者叫“懒尿虾”。

为了让北方来的同学对厦门的海鲜有感性的认识和美好的回味,过几天,我们几位来自南方的同学合伙买了些螃蟹和懒尿虾,在一楼的老师家烹煮。热心的老师还亲自下厨煮了“猪红线面糊”和“蚝仔煎”(“海蛎煎”)两款地道的厦门美食赞助我们。那天的海鲜盛宴,由来自平潭岛的郑小妹示范吃螃蟹和懒尿虾,再由大家细细品尝,可爱的“小石头”也因此和螃蟹“一笑泯恩仇”,并深深地爱上了厦门的海鲜。

厦门是我永远向往和思念的地方,特别是,近三十多年来,厦门经济特区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诚挚祈望大家常去厦门参观游览,厦门人礼貌热情,温文而雅,风情无限,保你一见钟情。厦门的日新月异,厦门的与时俱进,厦门的温馨美丽,保证让你一生好心情。我心中的厦门永远美尽东南、享誉全球。

厦门线面糊                    虾蛄(懒尿虾)               蚝仔煎(海蛎煎)

写于2013313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