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群贤文苑 » 正文

和学长、学姐们在一起的日子

发布时间: 2011-04-11 00:00:00   作者:张枭翔(2008级中文系)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昨天,他们带着梦想,从美丽的南方之强前往繁华的黄浦江畔;今天,他们带着感恩,千里迢迢地回到了海边的南方之强,只为给母校庆祝90岁生日。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中考时,在云南大理一个偏僻的山村里读书地我,神奇地考上了云南省排名前5的高中;高考时,学习成绩排名一直很一般的我,不可思议地考入了美丽的南方之强。更加幸运的是,这次母校90周年校庆,我被指定为上海校友团的志愿者,领略了母校上海校友们的风采。他们的睿智、他们的温情、他们对母校的爱,将一辈子影响、激励着我。

  一、亲切的龙艳学姐

  把龙艳学姐放在第一个来写,有两个原因。一是我的这次接待上海校友团的工作,是在她的大力帮助下完成的;二是她是贵州人,同为西南人,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对她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其实还应该有第三个原因的,那就是我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在上海校友团还没有到厦门的时候,我就和她在网上有多封电子邮件的往来,共同制定了这次上海校友团的接待方案。还未谋面,我就感受到了龙艳学姐极其优秀的做事风格。每次在邮件里回复我的问题,她总会给我列一个很清晰的表格,让繁琐的接待工作变得简单、明了。在见到她之前,我一直在想象着她的形象,会不会很高傲?完全没有,一见面,她那亲切的微笑融化了我的那个假想。其实,她的这种亲切,在电话里也是可以感受到的,在通话过程中,我可以一直感受到她在电话那头的微笑和热情。

  龙艳学姐很机智,在正式接待的这几天里,经常会遇到一些棘手的情况,如门票不够、有的校友没办法办理报到等问题,她总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想出解决办法。龙艳学姐还鼓励我“做事情,尽力最好!”,她的这条短信,我会长久地保存着,直至我也像她一样具备了优秀的做事能力和风格。

  是的,最事情,尽力做好!

  二、“回到厦大,我就像回到了家。”
  
  那天傍晚,我刚走出逸夫楼一楼大门时,听见有人叫我,并告诉说有一位上海校友来报到了。我返身进入逸夫楼,见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背着一个包、拉着一个箱子,茫然地站在逸夫楼大厅,他是陈志雄老学长。办好所有的手续后,我提出我带他逛逛厦大并带他去吃饭。陈志雄学长说:“回到厦大,我就像回到了家。”他执意不让我陪他去,让我回去早点休息。得知他今年已是83岁高龄的老人时,我更加不放心了,他自豪地告诉我说在上海,他每天要走1万步呢。

  第二天中午,他悄悄地问我附近哪里有鲜花店。我说我帮你买就行了,并问他要用鲜花做什么。他很幸福地告诉我,他要买一束鲜花,去看望他当年的老师,今年已是90多岁的原国贸系教授魏松寿老师。那一瞬间,我的心被强烈地震撼了,什么是师生情?什么是对母校的爱?这就是。我在想象:当83岁的陈志雄老学长,用颤颤巍巍地手,敲开90多岁的魏教授的家门,两位白发苍苍的师生见面时,那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啊!

  还有一件事,陈志雄老学长再一次感动了我。在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他告诉我让我替他感谢校友总会的李启忠老师,说是在上海时,李启忠老师答应了帮他在校内解决住宿问题。原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第二天临上车时,他又紧紧握住我的手,对我的接待表示感谢之后,叮嘱我一定不要忘了替他感谢李老师。

  “先生之德,山水泱泱”,用在陈志雄学长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三、“还是我们的芙蓉湖最美!”

  这句话,是郭俊秀学长说的。

  还没见到郭俊秀学长,在电话里,我就对郭学长有了很好的印象,总觉得他就像一位和蔼的老师,能亲切地和你交流。后来才知道,郭学长曾经真的是一位老师,而且就是我们厦大法学院的老师,2007年才离开厦大去了东方航空做了总法律顾问。

  本来他是要派一名公司的主任来代他领纪念品的,但在听我说希望和他见一面时,他爽快地答应要亲自过来报到了。见面后发现,身为大型国企高管的他,身上充满儒雅的气息,丝毫没有我担心的傲慢。

  第二天,参加完翔安校区奠基仪式之后,我和他坐车一起回学校。在回学校的路上,我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比如说读研的必要性、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利弊、高校和企业的生活差别等等,他都给了我耐心地解答和建议,让我受益匪浅。在交流中,得知他一共在厦大生活了11年,对厦大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

  当大巴车经过芙蓉2前面时,春天中午1点的阳光正在暖暖地洒在芙蓉湖上,苍翠地树木绿得似乎要滴下水来。郭学长  望着芙蓉湖,悠悠地说:“还是我们的芙蓉湖最美!”是的,多年以后,我也许会像郭学长一样成了一名成功人士,去过无数游览胜地,但我会始终觉得,我们的芙蓉湖是最美的。

  四、可爱当如叶治平学长

  叶治平学长是可爱的,当然,这种可爱,和孩童的可爱不同,是经历过人生的风雨砥砺之后剩下的睿智。

  他还在泉州老家时,他就和我在电话里进行了多次交流,发现这位老学长特别健谈,且在交谈中激情四溢、亲切温暖。

  他会时不时给我发封邮件或是打个电话,和我一起商讨接待上海校友团的事情。有一天,我正在南强二上课,他给我发来了朱德贞学姐的电话,并告诉我说朱德贞学姐特别优秀,有机会应该和朱德贞学姐见个面。后来,我真的见到了朱德贞学姐,并和她合了影。

  叶治平学长很热心校友会的事情,不停地联系来参加校庆的厦大上海校友,什么时候该去参加校庆大会,什么时候应该去参加“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他心里很清楚。

  前天晚上,我去建文楼他的住处拜访他,他很兴奋,打开电脑,向我展示他拍的照片。我连声赞叹他的摄影技术,他高兴得像个小孩。

  昨天傍晚,我在厦门会展中心“微博营销大会”会场,突然接到叶治平学长给我打来的电话。原来,他打电话来,是为了告诉我他的同学、老乡刘再复先生要请他们吃饭,在亚洲海湾大酒店,让我分享这份快乐。电话中,叶学长很兴奋,我也为他们50年前的大学同学能够再一次聚首感到高兴。

  昨天临走前,他给我送了2盒南普陀素饼,并叮嘱我要好好学习,以后有机会也到上海发展。

  哈!多么可爱、心细的老学长啊!

  五、潇洒的黄辉学长

  在这次校庆接待过程中,不时听到周围负责接待政府官员校友或是高校领导校友的同学在抱怨,他们抱怨的是他们接待的这些校友颇有架子,无法让人感到亲切。每当这时,我会暗自庆幸。


  因为在我接待的上海校友团里,根本不会出现学长学姐们摆架子的情况。

  在见到黄辉学长前,我对他稍微有些敬畏和担心,不知道身为原毕博咨询大中华区总裁,现为德国电信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的他,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我的眼前。

  事实上,我的敬畏和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在见面之前,我和他一直在用短信联系,他给我回的短信很精短,典型的商务人士的风格。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他可能在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在电话中,他的声音很小,让我联想到平日我们偶尔会在教室的后排偷偷地接个电话的场景,不禁莞尔。

  黄辉学长其实很亲切的,校庆大会前,我们在鲁迅像前集合,当我向校友们说明校庆大会要佩戴嘉宾证或是校友证参加后,他马上过来紧张地问我他忘记带嘉宾证了,要不要回宾馆拿一下。我说没关系后,他好像才放下心来。

  他很尊敬和爱护老学长们。在4月6号下午的“全球校友大会”上,本来他坐在中间,叶学长和陈学长都只是坐在左边的位子上,他注意到这个场景后,马上过来把叶学长和陈学长扶到他旁边的坐位坐下。

  在“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上”,黄辉学长做了个深情的致辞,表达了他作为一个厦大人,对厦大的无限眷恋和展望。在奏校歌的环节,我看见他在认真地唱着,相比之下,我们年轻的一辈,竟然连校歌也不会唱,惭愧。

  无论是在6号上午的校庆大会开始前,还是下午的“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上,他总是对我说我的接待工作很到位,很会把握好度,并连声向我表示感谢。

  感谢黄辉学长!让我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六、完美伉俪:朱德贞学姐和张复雄学长

对于朱德贞学姐,早有耳闻,只是没有机缘见到她本人。厦大外文系的学生应该是个个都知道她的事迹的,她给外文系和厦大捐了很多善款,为改善厦大特别是厦大外文系的办学条件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不知道朱德贞学姐伉俪是什么时候到学校的,本来,他们是有专门的志愿者来负责接待的,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负责接待他们的志愿者没有联系上他们。所以,他们两位就加入了我负责的上海校友团了。

  我直到6号上午校庆大会开始前才见到朱德贞、张复雄学长伉俪的。那时候,已经到了大会快开始的时候了,我和龙艳学姐都以为德贞学姐他们不会来了。就在我们将要离开集合地点的时候,他们到了。在母校鲁迅像前的空地上,我们合了张影,对于他们来说,合张影并不意味着什么,可是对于我,却有着很深刻的纪念意义和价值。

  临进建南大会堂地时候,出了点小问题,我们只给他们两位留了1张票。怎么办?德贞学姐告诉张复雄学长说不用管她,让张复雄学长赶快进会场。张复雄学长看上去身体有点不大好,但是记忆力和眼光却是过人的,我带他进会场找位子的时候,我一下子荒了神,排号极其复杂的建南大会堂,要找一个特定的位置不是很容易。没想到,就在我慌乱之中,张复雄学长却很看了看会场之后,就轻松地把位子找到了。并且对我说他们读书的时候经常去大礼堂,他对大礼堂是很熟的。30年过去,一个人还能对母校的一个地方有着如此深厚的记忆,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对母校的热爱和眷恋啊。

  曾经看到一句描述德贞学姐的话,它是这样说的:“想起了朱德贞师姐,温柔优雅的像一阵暖风的女人,却有着比男人更强硬的做事风格!”那天下午,当“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结束后,我问德贞学姐晚上要不要去建南大会堂看演出的时候,她小小地欢呼起来,连声说:“好啊,好啊。”

  多么睿智的一位女子啊,我的学姐朱德贞。

  七、于申学长的鼓励
  
  其实,在接待上海校友团期间,我和于申学长的接触并不多,但是他却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没有见到于申学长之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他的信息,得知他是“上海海关副关长、党组副书记,原上海海关学院院长”。在要参加校庆大会前在鲁迅像前集合的时候,于申学长出现了,我猜想他肯定是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母校的校庆的。在我们合影时,得知他开完校庆大会之后,就马上离开厦门回上海。这个时候,他还没有领到他的纪念品啊。和德贞学姐遇到的情况一样,负责接待他的志愿者没有和他对接上,他完全是摸不着头脑地来参加校庆的。

  不能让于申学长带着什么都不知道的心情离开学校。在和龙艳学姐协商后,我溜出了进行中的校庆大会会场,给于申学长领取纪念品去了。

  校庆大会一结束,我们就在早上合影的地方碰头了。当我把属于他的纪念品给他的时候,他连声说“谢谢小张!”。当我提出要帮他提东西送他上车时,他连忙说不用,在给我说了“以后欢迎报考海关”之后,自己提着东西离开了学校。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1个小时之后,当前往翔安校区的校车经过海底隧道的时候,我收到了于申学长临上飞机前给发的短信:“谢谢小张!祝学业精进,全面发展!”

  我会谨记于申学长的鼓励!

  八、遇见陈坚学长的那个傍晚
  
  4月5号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陈坚学长的电话,说他在南光餐厅吃饭,让我过去和他见个面。我当时就楞了一下,多次给学校捐款,给贫困山区捐建图书馆的他,也和我们一样,在学校食堂用餐?在南光餐厅见到他时,他正在低头吃着简单的饭菜,我看到他的穿着也是比较朴素,和我想象中的成功人士的高调不大一样。一见面,他就连声向我对接待上海校友团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让人倍感亲切。

  不得不说,陈坚学长是一位很朴素、低调的学长。应该是他较其他很多学长学姐较晚进入厦大的原因,我们的共同话题会多一些。在5号晚上的上弦场晚会上,我恰巧坐在他旁边,我注意到陈坚学长很幽默,旁边坐着几位嘉庚学院的女生,他的一些幽默精彩的话语,赢得了那些学生的欢呼。听到有熟悉的歌曲,他也会轻轻地跟着唱起来。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说由上海校友左敏、陈坚倡议设立的“厦门大学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文化研究中心”即将成立。内心一阵温暖,这个倡议和陈坚学长对母校、对社会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完全符合。

  “感恩、责任、奉献”是母校90周年校庆的主题,也是陈坚学长实际行动的概括,更是我们晚辈们奋斗的风向标。

九、那个陪老学长散步的年轻人——余云辉学长印象

  余云辉学长其实是有专门的志愿者为他服务的,不过,可能是余云辉学长团体意识很强,大部分的时候,他和我们上海校友团“混”在一起,而没有单独行动。

  认识余云辉学长是从认错人开始的。5号上午,早上8点多一点,我去建文楼下等陈志雄学长一起去听星云大师的讲座。远远地,看见一个神采奕奕的年轻人陪着陈志雄老学长从芙蓉湖那个方向慢慢走上来,他双手叉在裤兜里,认真地听着陈志雄地学长说话。我还以为是陈志雄学长的亲戚,见面后向他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陈志雄学长告诉他是德邦的校友,我马上反应过来那应该是龙艳学姐的老板、德邦物流的老总崔维星。我小跑过去,和他握了个手,向他自我介绍了一番。我问他“请问您是崔维星学长吗?”他笑了笑说不是,说自己是余云辉。后来我向陈志雄学长证实了一下,原来余云辉学长以前是德邦证券的总裁。

  后来,在校庆大会前的上海校友集合的鲁迅像前、在“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上,我又多次和他见过面,感觉余云辉学长是一个非常有风度的人,大学时代的他,肯定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

  他不像其他学长、学姐那样称呼我为“小张”,而是称呼我为“小伙子”,听起来非常舒服,因为在故乡,我的很多长辈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听说在这次校庆上,余云辉学长也捐了款,以前也多次捐款。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只要看过他那天早晨陪陈志雄学长散步地场景的人,肯定一眼就能看清余学长是一位多么善良而睿智的人啊。

  祝愿愿意陪长辈散步的年轻人余云辉学长永远年轻!

  十、公益达人左敏学长

  早就知道左敏学长了,他创办的“担当者行动”公益组织,在厦门大学是非常有名的。上学期,我宿舍的一名“西部梦想”社团的成员,曾经邀请他去漳州校区做过讲座。除了这些,还知道他以前是福耀玻璃集团的财务总监,这次校庆,福耀玻璃的老总曹德旺给厦大捐了2亿。

  第一次和左敏学长见面,是在学校科学艺术中心二楼大厅里,那天他正在校庆捐赠现场,不知道他又给学校捐赠了多少,但是知道他要出资赞助学校的90周年校庆感恩慈善专场音乐会,这场音乐会预计在本月29号会在科学艺术中心上演。见面后,我问他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担当者理事长左敏学长,他笑着对我说既然我知道担当者,那就给我一张他的担当者行动的名片吧。

  左敏学长风度翩翩,喜欢把双手背在背后,笑容可掬地与人交流。所以,和他交流,丝毫不会让人感到紧张。左敏学长可能是事情太多,校庆大会前的合影他没有来,和我的面对面交流并不多,但是可以在电话中、短信里感受他对我的热情和尊重。

  有一件事情至今让我想起来还觉得有点对不住他。6号中午的午餐,校友是需要佩戴着校友证去就餐的。可是我5号的晚上,由于太忙,把学校给他的纪念品和校友证忘记给他送过去了,害得他6号中午只能去接待处借了个校友证。

  希望在左敏学长等一大批厦大公益达人的影响和感召下,在年轻的厦大学子中,会涌现出更多的公益达人。

十一、好人王炜学长

  王炜学长来到厦门的时候,已经是5号晚上了,他一个劲地在短信里谢谢我,感谢我为他办理了报到手续和其他事务。

  直到6号上午,我才见到了王炜学长。王炜学长穿着朴素,为人低调。初见他时,让我根本无法让他和国内著名水处理公司老总对应起来。可是,他确实是上海洗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炜学长。

  王炜学长很幽默,现在我在看那天上午我们上海校友团的合影时,还能够感受到他的幽默。照片上的王炜学长,提着一个印有“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的袋子,憨厚的笑着。

  在“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上,由于德贞学姐要去给铜像揭幕,让他帮忙拿她的包,他拿了包后,转过头来小声地告诉我“我是朱德贞学姐的临时秘书。”

  在6号下午送他到白城坐车,经过白城海报栏的时候,看过一张海报栏后,他告诉我说那个演讲人是他大学时代的学生会主席。聊着聊着,我说上海校友会的这些学长、学姐都很随和,和我想象中的不大一样,我发出“上海人真好!”的感慨,他笑着说:“上海人不一定都好,但是厦大上海校友会的人肯定很好。”他叮嘱我说“以后学校的发展还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是‘老革命’了,不行了!”多么幽默的王炜学长啊!

  好几次我和他联系,他都说是在化学院,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准备讲座。直到我读到了一则新闻,才知道了他为什么老是在化学院的原因。他注资“化学化工学院三大奖学金”,设立和注资“万惠霖奖学金”,注资时间为11年,每年奖励25名品学兼优的本科生和研究生。

  读到那则消息后,我真想给他发一条短信,替整个厦大感谢王炜学长!

  好人王炜学长,值得学习!

  来参加校庆大会的还有敦邦董事长张孝松学长,遗憾的是他5号下午和我见面时说家里出了事情,必须马上回去了,所以和他接触得不多。还有5号晚上来到厦门,来给朱崇实校长的书作统稿的同济大学法学教授朱国华学长。朱国华学长比较有意思,他让我帮他找一本校庆的纪念画册或是校庆活动安排手册之类的东西,遗憾地是我去接待处找人要的时候,接待处已经撤了。没有完成他交给我的任务,在这里向朱国华学长道歉。

  后记

  当4月初的阳光就要消失的傍晚时候,我的这篇文章也要宣告结束了。虽然从3月中旬就开始为这次接待工作做准备了,经过选拔、军训、礼仪培训、校史培训,还有老师多次的叮嘱和集中学习。期间也怀疑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那些没有参加校庆志愿者工作的同学多轻松啊!但当我把最后离开学校的叶治平老学长送走后,慢慢回望这几天所经历的事情,才发觉这几天的经历是多么地令人激动和难忘啊。这几天所经历的一切,必将像一枚橄榄一样,让我在日后的时光里慢慢回味。

  我们上海校友团的成员,没有哪一位是需要学校派车接送的,陈志雄老学长代表我的这些可爱可亲可敬的学长学姐们表达了他们的态度:“我们很理解学校,我们尽量不给学校添麻烦。”是的,他们给予学校的,是一笔笔捐款和一颗颗爱心,而他们,不要求学校的丝毫回报。


  这次接待工作,对于我,也是一次很重要的经历,我在学长学姐们身上,学习到了太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必将永远激励着我去追寻属于我、属于厦大的光荣与梦想!

                            上海校友团接待志愿者:张枭翔
                            2011年4月9日一整天于芙蓉4—322 

 

关键字: 本文暂无关键字!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