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厦门到巴黎,我在法国学到了什么

  • 2018年03月23日
  • 群贤文苑
  • 作者:靳晨西
  • 浏览次数:
靳晨西,2002级统计学硕士,现任厦门大学法国校友会会长

2018年春节前夕,收到母校校友总会发过来的张荣校长对法国校友会的新春祝福的一封长信,一口气读完,倍感振奋和鼓舞。厦门和巴黎,虽然相隔万里之遥,但这个春节,对于我来说,厦门和巴黎从未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微信图片_20180308144137.jpg

2002年~2005年,我有幸在母校厦门大学计统系学习,在厦门三年的求学时光短暂而充实。校园内外丰富的生活和食堂丰富多样的小吃,至今日时常让我梦回母校;国内一流的统计学教学环境,帮助我在统计学和计算机相结合领域里,打下来坚实的基础。毕业后,我到了深圳,加入了一家著名的通信公司任软件工程和架构师,依靠自己扎实的统计算法知识,主持了一个电信计费软件的开发,并出差到20多国家进行市场开拓,获得了很大成功。2012年国庆节后的一个早晨,我接到一个法国同事打来的电话,通知我即将被调到法国负责软件市场的销售,尽快办理签证去巴黎开展工作。去欧洲工作,一直是自己的梦想,没想到我的第一站是全球时尚和浪漫之都巴黎。

微信图片_20180308144128.jpg

2012年12月初,我来到巴黎,与2002年9月我来到厦门读书一样,全新的生活环境,倍感振奋。但是随后工作上的困难重重和领导的高期望,加上没有一点法语基础的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压力,真有点疲于应对,根本无暇去体验巴黎的时尚和浪漫。基本上早上第一个到办公室,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晚上还要自学法语,周末也经常加班,那时出国之后才感受公司文化的独特一面,公司给你安排一个好的是生活环境,工作上一定会有一大堆困难在前面等着你去解决。公司的艰苦奋斗文化,其实与母校的“自强不息,止于至善”的校训不谋而合,领导经常讲,有困难才是我们存在的价值,迎难而上,是一个人成长的基本素质。2013年我们抓住法国某客户的数字化转型的项目机会,经过2年不懈的市场拓展,终于赢得了客户的认可,与客户签订了项目战略合作协议,并以此为契机,陆续赢得了一个个项目,2016年销售订货达到历史最好水平,客户关系也处于最佳时期,自己也被公司西欧地区部被评为优秀员工。

微信图片_20180308144140.jpg

回首过去5年的法国工作和生活,最大的收获是跨文化工作和生活的经验以及对国际市场机会的理解和把握。法国人的超期思维,对自由,平等和文化的热爱,懒散却有极高的工作效率,热爱运动和大自然的生活方式,对美食和葡萄酒文化的执着,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自己的思维和生活方式。还记得在2013年,一次在与法国某客户进行的云计算的会议上,法国人对云计算超前的理解以及对细节问题的思考,令在场的所有同事都佩服至极,同事总结法国人的思维特点是思维超前而且思考过程比较长,但行动比较谨慎。法国文化和展会产业,非常发达,工作之余逛博物馆和展会,已经成为我最大的爱好和习惯。巴黎卢浮宫,奥赛博物馆,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蓬皮杜现代艺术馆是我去喜欢的博物馆,每年都会抽时间去一次进行艺术的熏陶。每年秋季,在巴黎大皇宫举行的当代艺术展和摄影展,水平绝对一流,我绝不会错过。巴黎的展会很多,如国际农业展,巴黎博览会,独立葡萄酒农展,图书展,科技创新展等等,都会尽量参加,以更好地了解法国社会的最新趋势。在法国有句话,如果不懂法语没有关系,但如果懂葡萄酒,就可以与法国人很快成为朋友。法国人均葡萄酒消费量一直是占据世界第一,在比较正式的法国大餐中,葡萄酒和美食的搭配经常是主要话题之一,点餐的时候,恰当的选择葡萄酒非常重要。在吃法餐时,我经常用简单法语说“Je suis désolé. Je ne parle pas français. Mais, je bois français! ”(对不起,我不说法语,但我喜欢喝法国葡萄酒”),作为开场白来活跃气氛,拉进与法国客户人的距离。法国葡萄酒文化历史悠久,葡萄酒质量非常高,各地的葡萄酒都有自己的特点,利用假期,我走访了10个葡萄酒产区尤其是经常去勃艮第,波尔多和罗纳河谷产区,通过实地考察产区的风土以及与当地葡萄酒生产者交流,真正体会到法国葡萄酒文化的魅力和酿酒的工匠精神,受益匪浅。

5年内,利用工作和假期,不但走过法国很多地方,而且去过欧洲的20多个国家,5个非洲国家,并去过美国和日本旅行,接触到不同地区和国家发展程度的巨大差异和文化生活方式的不同。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去德国出差,去过杜塞尔多夫,科隆,波恩,慕尼黑,法兰克福等多个大城市和莫泽尔葡萄酒产区的一些小城市,德国人的严谨,专业和友好,极高的工业化发展水平,优美和完善乡村环境,令人印象深刻,感受到相比欧洲发达国家,中国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英吉利海峡对面的英国,每年都会去两次。伦敦的高楼大厦,浓厚的商业氛围,更快的生活节奏,让人感动有点压抑,与巴黎的时尚,大气,悠闲对比非常强烈。相比巴黎浓厚的咖啡馆文化,伦敦的Pub往往偏安一角,根本不显眼。尽管很多人抱怨英国的饮食太糟糕,但就中餐来说,伦敦的中餐的质量要高于巴黎,尤其是粤菜,毕竟有很多香港人很早移民到这里,大英博物馆旁边的老常家面馆,主打河南菜和其他北方面食,味道地道,生意非常好,逛完大英博物馆,去这家面馆吃顿家乡菜,顿时会忘记巴黎的中餐。2016年12月,利用假期我从巴黎飞到纽约,在纽约,费城和华盛顿的短暂10天旅行中,印象最深的是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一天的MBA旁听课,真正体会到美国科技和经济的强大在于吸引优秀人才和大学教育体制,美国人对欧洲的文化学习和创新,也是美国文化引流当代文化的关键因素之一。2016年,我两次从巴黎飞往东欧的摩尔多瓦出差支持项目,这个项目技术难度大,客户预算很低但是要求高,竞争激烈,经常加班到深夜。摩尔多瓦是一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也是欧洲经济发展最落后的国家之一,葡萄酒产业是其主要出口产业,全国有三分之一的劳动力从事葡萄酒种植、酿造等相关产业,而且葡萄酒性价比颇高,同样质量档次的葡萄酒,其价格是法国价格的一半。工作之余,与同事一起品尝当地的美酒和美食,成为当时最大的乐趣。由于历史渊源,法国企业大都在一些非洲国家有投资,2014年9月份我出差到塞内加尔支持项目,与其他贫穷的非洲国家相比,这里的治安不错,基础设施良好,首都达喀尔被称为西非的小巴黎,毗邻大西洋,环境优美,吸引很多欧洲人来这里生活和投资。由于我们公司的高补贴,很多同事宁愿待在这里多年,也不愿意调到欧洲或国内工作。

微信图片_20180308144132.jpg

与同事聊天,我说在法国这5年,不同于在别的国家工作的收获不仅仅体现在工作上,还有自己对法国华人社会的了解和融入。活跃在法国的很多华人社团有很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参与社团的各种活动,是了解法国社会和华人生活状况的一个很好的途径。2014年5月份,在一次活动中遇到贾子先,戴世泽,邵峰,黄一晟等校友,倍感亲切,大家一拍即合,成立厦大法国校友会筹备组,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厦大法国校友会于2015年6月1日,在巴黎正式宣告成立,曾经留学法国的孙世刚副校长亲自来巴黎为法国校友会授旗。3年来,法国校友会已经聚集了近300名校友,并辐射到生活在德国,比利时和奥地利等周边国家的校友,校友会在法国定期举行交流,与母校和中国驻法使馆教育处沟通顺畅,已经成为厦大人在法国的一个交流的平台和温馨的家园。

2015年五一节期间,回母校参加毕业10周年班级聚会,这是我自2005年毕业之后,第一次返回厦门和母校,此时的厦门天气有点炎热,甚至点污染,游客很多,交通拥挤,一时适应不过来。母校也越来越漂亮,芙蓉湖边上新的科学艺术中心非常壮观,新的芙蓉隧道,更是成为母校的一个新的靓点。多年不见的同学和老师依然那样亲切,有聊不完的话题。环顾所有的同学,大部分在国内混的不错,对国内发展的机会滔滔不绝,踌躇满志,全班唯一在国外工作和漂泊的我,显然对国内的发展和一些话题有些陌生,在同学中有些异类,毕竟国内外工作和生活环境有很大不同。

从去年开始,我回国机会明显增多,与国内朋友和各地校友交流中,发现最近几年国内经济和科技都发展很快,有很多东西可以借助“一带一路”走出国门。当前有很多企业已经不满足国内残酷的竞争,开始重视国际市场的开拓,希望我帮忙他们在欧洲和非洲寻找客户和开拓市场,经过一年多的思考和实践,我已经意识到这里面蕴藏着很大的商机去挖掘,如中国先进移动支付技术和电子商务技术,领先的智能硬件生产能力,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以及跨境中国游客服务市场等等,另外,法国的工业设计能力,文化产业成熟发展模式,葡萄酒文化的普及;德国发达的职业教育,工业技术和养老产业经验等等,都可以在中国找到合作点,关键是看如何整合双边的资源和运作。

厦门和巴黎都是我最喜欢的城市,也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两个城市。再过3年,母校厦门大学将迎来100周年校庆,正如张荣校长对法国校友会2018年新年祝福的信中倡议的,母校100年周年的校庆活动已经启动,厦大校友们能尽快行动起来,共谋校庆大计,共办校庆大事,继续发扬“校主文化”,一如既往地支持母校、帮助母校。作为普通的一名厦大校友,我的愿望是多回厦门和母校看看,希望在推动母校与法国教育交流中尽自己的一份责任和力量。

 

2018年3月4日,于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