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届同学毕业七十周年的回顾

  • 2018年02月02日
  • 群贤文苑
  • 作者:苏林华
  • 浏览次数:

时间匆过,今届2018年,到6月中就是我们厦门大学第23届同学毕业70周年的日子。遥忆1944年中、我们285位同学在长汀山城入学,历经1945年夏抗战胜利、1946年秋复员回厦门,终于1948年6月有247位同学毕业。其时我才21足岁、固翩翩一少年,而今91、白发苍苍一老翁;而同窗者颇多骑鹤西去,令人有“山园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之感。现将我这七十年间、回归母校及级友团聚的纪实作一回顾如下:

长汀岁月

      我和英华高中四级友,即:丁政曾、严家骙、李齐崑和陈世菼都在 1944年8月到长汀参加保送生甄别试。通过后、却被分配到距校本部颇远的博爱斋九号室居住、加入福高的林为政、郑式中与阮周諏三位後,一室八人;另經考试进来的英华级友林坚冰则与福州高工校友同住博爱斋另室。

      九月时正式开学,十月中长汀机场完成,盟机入駐,空防强劲、並出击日方占领区。我方运输机的复航、使得东南各省得与大后方恢复联络。

IMG_20171123_0003.jpg

      坐落在机场旁山麓处、有半数以上级友曾居住过的博爱斋,为我们最为怀念之所。1945年底、日军攻占江西省三大机场,赣州不保,兵锋直趋长汀。其时在赣州的中正医学院急忙迁到长汀,中有英华三级友,正好前时同室的福高三位搬到同安堂,他们即补入。后我们特请照相馆在大门处挂有“国立厦门大学宿舍”处拍照留念。照片中依稀可见丁政曾手依右侧圆柱、我则背靠此柱、严家骙则坐在柱前的画面。

IMG_20171123_0005.jpg

      至于校本部则为上课及生活活动中心。大一上时,以英华中学和华南女中校友组成的英华南校友会、在校本部集思堂前大廣场会聚並留影, 内有1948级级友八位。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但厦门校址被政府征用为日军日侨居留所,故在长汀的大二、大三及大四同学只好再留汀一年,大一新生则在厦门鼓浪屿上学。我们原住博爱斋者,都搬到校本部的映雪斋住,博爱斋移交给中正医学院使用。英华四友丁政曾、严家骙、李齐崑与我在映雪斋仍是同室。

     2001年4月、母校80周年校庆之次日(4月7日),级友舒文烈与我、偕同前届学长分搭两车作返汀之旅。4月8晨参加  <  “厦门大学在长汀“ 陈列室首展仪式》,下午则在凄风苦雨中到倉颉庙凭吊萨本栋校长故居。同安堂尚有遗迹,博爱斋蕩然不见,飞机场则改成大商场。


重聚鹭岛

       1946年9月复员回厦门校本部。大三时我住博学楼二楼,和陆家沂、陆家和、陆允煦、徐其礼、朱汝安及曾宪诚 七人同室。大四时、与林坚冰、许鹏翔及赵松熙(后改名为赵孟如)四人同住映雪楼三楼一室。

IMG_20180201_0009.jpg

        大四下时、机电系机械组同学常拍照留念。其中一张18位系友者在五老峰“石笑” 奇景前合照,到2016年厦大95周年华诞时,还被航天航空学院挂在其新落成的“文化墙”上。又,1948年3月,经张稼益教授引介,我们搭船到外海登上一艘從关岛美国海军处拖来的万吨浮动船坞,合照里加入上次“石笑”处未上镜头的沈咏仁与叶中樑两位。


毕业三十周年 日月潭团聚

       1978年8月19日,厦大1948级在台同学为庆祝毕业三十周年,在台湾中部名胜区日月潭团聚,下榻 “青年活动中心”,恢复学生时代生活方式,八人一室住双层铺,女眷则另闢一室。

       参加级友有30人。----其时我应聘菲律滨、担任侨领创办的康达水泥公司总廠长,恰到台北加聘技术人员,得老板特准、多留台湾几天,得以参加盛会。级会还特别邀请厦大长汀时代之教务长谢玉铭博士光临,他由1945级丁世权学长陪同,8月19晨和我们同在台北搭游览车,下午抵达日月潭。

       夜间在活动中心聚会,唱校歌後,由级会会长卢志纯报告,继由谢玉铭老师及台湾校友会总幹事丁世权学长分别讲话,然后由30位级友分别作 “三十年自述“的录音,”挑灯夜战“之後,次晨再继。

IMG_20180201_0012.jpg

       次日全体出游,在日月潭四周的文武庙、玄奘寺及慈恩塔等景点前留影;中午大聚餐後,才搭车返程。-----会後、级会编成《厦门大学二十三届同学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册(1948—1978)》,图文并茂,並附以录音卡带存念,

       按:这次厦大23届在台级友为纪念毕业30周年聚会,得到长汀时代谢玉铭教务长亲临参加,令受教学子大为振奋。 众悉、 谢师于1939年应萨本栋校长之聘、前来长汀厦大物理系任教,後任该系系系主任及理工学院院长,1942年专任教务长,辅助萨校长为战时厦大树立严谨及优良学风。1946年7月复员回厦後,他应聘菲侓滨离校,谢公在厦大任教长达7年之久。

       1946年起,谢师在马尼拉东方大学物理系任教、並任系主任、长达18年之久。1968年自菲退休、来台定居,並应聘实践家政经济学院、教授物理及英文。故其时厦大学子每有活动、或周末探访,均有他在场。现附两张照片于此:  一为1977年4月母校校庆时、在台北花园新城听涛馆前与长汀学子的合影; 及1978年3月、丁世权、周詠棠及我访其实践学院宿舍时的照片。

IMG_20180201_0011.jpg


厦大再相逢

IMG_20180201_0007.jpg

      1948年6月我自厦大毕业,9月间承母校推荐、资源委员会选用,派到台湾水泥公司任职,开始了我一生59年的水泥生涯。1990年我应聘美国,在三家公司分别担任高级工程师、总工程师及经理职。但其时因种种关系、海峡两岸阻隔,亲友不得见者长达36年之久。

      1984年1月,我蒙改革开放政策之惠、回乡探亲,由北京来晤之胞妹寄漳(厦大1953年毕业生)及1949年届之廖开治(他英华高中时与我同班)同行,到厦大作四天三夜之旅,并由在校级友林坚冰、及英华级友林宇光陪同参观访问母校及鼓浪屿、集美等地。

IMG_20180201_0014.jpg

       在校期间,拜候过曾鸣书记,並承校友总会理事长潘懋元副校长邀宴,参加者除廖开治、舍妹、林坚冰、林宇光外,尚有司徒行副书记、李强干事,及48届同窗吴伯僖和丘书院等,並合影为念。


毕业四十周年 高雄澄清湖团聚

    1988年6月25--26日、由其时担任台湾高雄特别市教育局局长的罗旭升级友主持,参加者有同学30位、眷属22位、师长及及台湾校友会代表5位。次日移师到风光明媚的澄清湖景区活动及聚餐,到下午才尽欢而散。

       这次因我自1980年起即应聘美国,路途遥远,故未参加。会后出版有 《厦门大学第二十三届毕业四十周年纪念册(1948—1988)》。


毕业45周年庆祝会

       1993年时、国内已对外开放,故海内外级友都思回校团聚、遂决定10月7日在群贤楼举行1948级级友毕业 45周年大团聚典礼。由于我们是厦大第23届毕业生,又是45年后的重聚,故简称为 “二三四五 之庆”。

       按: 1990年初、我辞美国富乐公司(Fuller Co.)海外部经理职, 应聘泰国 “泰石油宝麟公司“(TPI Polene Co.)担任资深副总经理兼水泥廠廠长,为之兴建一座最现代化之世界级大水泥廠。虽1992年10月时、第一套设备已投产,但此时第二套机器设备仍在安装中,因我是一廠之长、请假须取得公司批准,幸一切如意。我遂叫内人陈金珠自美国飞泰,10月3日我俩提前抵达厦门,承何永龄兄接机到校、並与另二主持人吴伯僖及陈华(石德)兄见面。

       次日我俩自游鼓浪屿;5日偕同泰国来的丁政曾与蔡悦诗(碧娥)游南普陀及厦门市区。6日上午正式报到後,与政曾、其弟斌曾及悦诗和奥地利严家骙夫妇同往集美 访陈嘉庚鳌园、并访其故居及归来堂等处。是日下午我妹寄漳也自北京与会。

       原报名参加者有204人(包含级友123人、配偶65人、作为嘉宾之家人16人),但实到者则为193人。其中来自海外者、除政曾、家骙与我三家外,还有美国之吴师摩夫妇及力伯珍、新加坡之徐其礼与林仪贞。

       10月7日8时前,我们入群贤楼2楼会议室,上方挂上 “厦门大学第二十三届同学毕业45周年庆祝会“ 的大红布条,其下方是贵宾席。室之中央置椭圆形桌,留给当年老师坐,外围才是级友及眷属座。

IMG_20180201_0015.jpg

       吴伯僖兄和何永龄兄分别报告後,八时半庆祝会正式开始,这时当年教我级的老师们相继而人,由级友代表为之簪花。会中由现任校长林祖賡及92高龄之汪德耀老校长致词,教师代表郑朝宗教授、校友总会陈孔立理事长、台湾校友会丁世权秘书长等也相继致词。

       接着有个重头节目:  由于丁政曾与蔡悦诗要为母校捐建一座七层《建文楼》,已向校方送出 “承诺书”,表示要捐四百万港币兴建此楼。于是林校长在此盛会中为他俩颁发 “感谢状“,接着蔡悦诗起立说明她俩要为其父蔡建文先生奉献此楼之原由。

       之后大家在新校门前拍团体照;继在群贤楼前、各系学生分别与汪老校长(及部分老师)合照後才散会。中午大聚餐,下午级友们轮流发言,完成一半後暂停,次日下午续完。

       10月8日作海上之旅,到码头搭游艇在厦门与鼓浪屿间之海面绕行,远观厦大全景,继搭车绕行市区。夜间到南普陀吃素菜,是为“惜别宴”。 10月9日,曲终人散,互道珍重,五年后再见。

       会后,级友会编有《厦门大学第二十三届同学毕业45年纪念册(1948—1993)》一册,继又出《续集》一册,分交级友留存。


厦大77周年校庆

       1998年4月4日我自泰国飞厦、参加母校77周年校庆庆典。事前所知:4月6日上午大典之後,就举行丁政曾 蔡悦诗夫妇捐献之建文楼落成仪式。但4月4日我机降落後、接机的级友吴伯僖兄说:校方邀我在4月6日晨6时半、在“庆祝厦门大学建校七十七年升旗仪式” 中对学生致辞,夜间校方且送来模拟讲稿,但我經过深思後,决定以我自己心声讲法以应。

    4月6晨仪式开始前,校长办公室刘弢秘书接我從逸夫楼坐车到达群贤楼前的大操场。上台後,发现台上除林祖賡校长与陈传鸿书记外,还有郑学濛常务副校长、朱之文副校长(後升任党委书记)、朱崇实副校长(後升任厦大校长)、张翼副书记等十多位校方领导 一字排开为我站台,令我感动。

IMG_20180201_0005.jpg          

        继而主席林校长请我致辞,我的讲词和惯常讲法大有不同;结束前,我鼓励学生们毕业后要抱着 “今日我以母校为荣,明日母校以我为荣“ 的心态、力争上游,为母校争光,得到在场数千学生热烈掌声。致词毕,林校长当场称赞,说要教宣传部派员取去我的讲稿、以便公之于众。果然次日校长办公室叶世满秘书(按:他现已是厦大副校长之一)前来取稿,将之刊在 《厦门大学报》上,标题却是他代拟的 “我以母校为荣”;继将我的讲词刊入 《厦门大学77周年校庆材料汇编》内,校友总会网站也刊出全部图文。


毕业五十周年庆典与机电系友大团聚

       1998年是我们第23届1948级(虽校方现改称为“1948届”,但在本文中、我们仍照厦大四十年代称呼惯例、照旧不变)同学毕业五十周年时、拟举行庆祝大会,而老机电系系友也要同时聚会,遂定在10月7日到10日间、两会联合举行庆典。

       10月7日为报到日,夜间在克立楼二楼演讲室举行 “预备会”,两会人员全体参加。先由老机电系龙头鲍光庆兄主领、朱思明兄主导练唱校歌及唱 “友谊万岁” (按: 此歌源自苏格兰名歌 “Auld Lang Syne”, 後为录影带之配乐) 等;并由会务组召集人吴伯僖兄报告与会者应行注意事项及各日活动概要。----也许由于今年4月6晨、我在77周年校庆升旗仪式中的讲词颇得好评,故伯僖兄再度推荐我在10月8日开幕式中为主持人、并代表两会致词。

IMG_20180201_0018.jpg

       开幕式典礼于10月8日上午8时在克立楼三楼会议厅举行,到会者有当年师长、来宾、级友、系友及家属计三百多人、济济一堂。主席台上坐了八位: 中间两位:左为现任的林祖賡校长、右为当年的汪德耀老校长。林校长之左依次为:美洲校友会董事长吴厚沂、泰国校友会主席蔡悦诗、校友总会理事长陈孔立、萨本栋前校长哲嗣萨支唐;汪老校长之右为:台湾校友会秘书长丁世权、菲律滨校友会名誉理事长邵建寅、及我这开幕式主持人苏林华。

       八时前,先由会务组陈华兄逐一介绍到场贵宾。八时正,我起立宣布 :  “厦门大学第二十三届同学毕业五十周年庆祝大会 和机电系系友返校重聚大会----现在开始”。接着全体肃立唱校歌,继而我请大家为已校主陈嘉庚、萨本栋和王亚南校长,及已故的师长、级友、系友们默念一分钟。然後我开始我的五分钟献辞,效果如何原不应在此处着墨,不过丁世权学长致词时当场提出,他深赞我的讲词 “言情并茂“,并说看到听众中有人拿着手帕搽眼泪;引得我邻座邵建寅兄向我握手致庆。而在贵宾席上、我原不相识的余绪纓教授散场时送给我一篇手写的即景诗作,想来他颇为认同我的讲词。即:“地北天南五十年, 經邦治国赖英贤;莫道鬓霜人已老,志士何尝有暮年。”

       我依序一一邀请林校长、汪前校长、各校友会代表(台湾丁世权、美洲吴厚沂、校友总会陈孔立、菲侓滨邵建寅,泰国蔡悦诗)分别作三至五分钟讲话;最後请萨公子支唐讲,但因他下午另有演讲会,故只简短致词即毕。

    随后大家搭车到建南大礼堂下方大体育场拍两会参加者的大合照,机电系者则另有系友大合照。 中午在逸夫楼二楼“庆欢聚宴会”。下午分三组,分别为陈校主、萨前校长、王亚南前校长献花致敬;同时也有两场学术演讲。

    夜间八时起,机电系系友在克立楼三楼演讲厅举行全体大会,從1944级至1853级,计十届系友代表各一人上台报告。继由葛文勋系友提出机电系复系及成立萨本栋机电研究中心事宜,並建议成立小组专其责,從而推举出1944级何宜慈、1946级葛文勋、1947级邵建寅及1948级苏林华为四人小组成员。这也就是其后成立的“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四位发起人的由来。

      10月9日上午两会参加者搭游览车环岛观览。下午机电系十届系友与校方工学院主管洽谈复系之事;并推何宜慈、葛文勋、邵建寅与苏林华四人为代表,向校方呈递 “复系建议书“。

      晚餐後,会务组分发已编印完成的 < 1948级(23届)毕业50周年特刊》,封面是汪德耀前校长亲笔题字者。----会後,《1948级级友通讯》和《机电系友通讯》再分别出版专刊。

     10月10日,日间由级友个别报告这五十年间的生平,并讨论今後如何再聚首,並讨论《级友通讯—窗谊》如何继续在广州、上海、北京轮流主编事宜。夜间在招待所餐厅有离别宴。夜8时,举行盛大晚会;最后、唱李叔同作词的《送别》、再唱校歌後,结束了两会三天四夜的聚会。


毕业六十周年(1948—2008)纪念

       2008年10月21日至23日间,在母校举行毕业六十周年聚会,但我因在泰国主持兴建大水泥廠及予监管 17年又半後,刚于2007年中退休回美,故无法越洋返校参加,但仍应级会编辑组的要求,写成感念短文及附近影,刊于《窗谊---厦门大学第23届毕业六十周年特刊》上。

      综观此特刊中、 庆祝大会时(2008-10-21)的全体合照,参加者计78人,其中级友有30人。而在特刊上撰文者计有71 篇。

                                           

母校九十周年校庆(2011年)

       2011年1月中忽收到母校朱之文书记和朱崇实校长的联名邀请书,请参加母校九十周年校庆庆典。接着美洲校友会傅志东董事长和刘伟敏理事长联名邀我参加本会返校祝寿团,允之。抵达厦大後,成为一个有39位校友和眷属的大团。其为“七老八十” 者,为:89岁、1946年毕业的庄昭顺;88岁、1947的朱一雄;87岁、1946的陈承煜和林幼堃;85岁、1947的陈振苍;84岁、1948的苏林华;及85岁、1949的张德光计七位。

       我和47级的陈振苍兄4月3晨在洛杉矶机场登机,中午起飞,經13小时又半飞行后、4日降落上海浦东机场,到了夜间21时再起飞,一小时又半後降落厦门机场,由志愿者接到厦大克立楼。 4月4日早上报到,继有学术演讲会,下午有多座大楼挂牌仪式,夜在上弦场有露天式音乐晚会。

       4月6日上午 在建南大会场举行盛大的90周年校庆庆祝大会,会後搭车前往翔安,参加新校区奠基仪式。中午美洲校友会祝寿团团员在逸夫楼处大合照。下午在克立楼三楼有全球校友大会;继而在物理馆前有谢希德铜像揭幕仪式。夜间在建南大会场则有“厦大庆祝建校90周年综艺晚会”。

IMG_20180201_0010.jpg

       4月7日,时间比较开放。下午3时,我们23届1948年毕业的级友14人与眷属3人、计17人在逸夫楼一楼咖啡厅内茶叙。参加者有来自新加坡的徐其礼与女儿季林、台湾周咏棠和张森忠夫妇、美国苏林华、南昌舒文烈、福州唐汉铮和陈洪湛夫妇,和原在厦门的吴伯僖、陈华、纪华盛、何永龄、丘书院、林龚亮和陈鼎。谈到一半时,群起到室外拍团体照,恰好朱崇实校长和校友总会副秘书长石慧霞过璐,遂邀之合照。继後大家回室继续一一发言,仍由徐季林录像(会後半月,承她寄送每人一碟存念),5时半後,谈话完毕,移师逸夫楼别室大圆桌前聚宴,並拍有大合照留念。


95周年校庆再相逢

       2015年11月间,得校友总会来函、探询85岁以上老年校友参加次年4月初厦大95周年校庆的意愿,与会者须身体健康、并有家人陪同。入选者,会期中校方全程招待,尤其在校庆大典中,登上主席台,

       我由次女中丽陪同、 (2016年)4月2日半夜自洛杉矶起飞,历15小时抵达广州,因暴雨延後10小时再飞,4月4日下午6时才抵达厦门,全程历28小时,校方派志愿者3人接机,住入建文楼。4曰5日上午由志愿者陪同,参观校园,下午有“ 校歌石落成仪式”及“汪德耀老校长雕像落成仪式”。

       2016年4月6曰上午,在建南大礼堂 “厦门大学建校九十五周年庆祝大会” 中有30多位老校友就座。即1946届庄昭顺,1947届邵建寅、陈振苍,1948届纪华盛、吴伯僖、沈鼎旌、苏林华、陈华、周咏棠、陆家沂、徐其礼、殷凤娟(沈咏仁遗孀),1949届刘藻文、呂唯穆、何管略、李如綏、连行健、邱建平、周纯端、英景昭、蔡厚示,1950届谢希文,和1951届及後届者张克辉等12人。

       庆祝大会後,机电系和航空系级校友被邀请参加航空航天学院文化墙的落成仪式,由此才知我们这两系都被纳入本学院内了。下午在“怀贤楼校友之家“ 有老校友座谈会。夜间在建南大会场有 ”全球校友专场文艺晚会“。

       4月7日上午参观翔安新校区,重点在图书馆主楼及其5楼的 “汪德耀纪念展室“。後绕场一周後,惊叹五年不见,此校区從一片荒芜,已成为拥有数十座大楼的大学城。

IMG_20180201_0016.jpg

       我们23届1948年夏毕业者,这次有8位级友(即来自台湾的周詠棠与沈鼎旌、新加坡徐其礼、美国苏林华、西安陆家沂、厦门吴伯僖与陈华及纪华盛)和一位家属(沈詠仁同学之遗孀殷凤娟)计九人参加校庆大典。4月6日下午85岁以上老校友座谈会中也还有8人参加,但都不及毕业时247人中的百分之四,出席率偏低。且4月7日下午级友再度聚会及夜宴时,因几位级友另有邀约未到,由陪伴者及他级来宾光临才坐满15人大圆桌。

       临别时,大家互期五年后、2021年4月6日厦门大学一百周年校庆时再相逢。届时希望有较多级友参加,以盼!


尾  声

       2017年底,本1948年级 级友联络组负责人有此想法,即可否在2018年4月母校校庆期间举行个小团聚、并出纪念专刊? -----惜因现实情况及级友体况、聚会的机会趋零,但出专刊则大有可能。---目前级友们情况有如李叔同大师 < 送别》词中所詠: “晚风坲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但大家仍是 “心有灵犀一点通”,自强不息。为此我与级友共同期待: “后会有期” !

                                           -----(苏林华, 2018年2月 于美国洛杉矶县)